做多做少

做多做少

姚仁祿:「持家、治公司,要緊的,還是「觀念」所造成的「心靈姿勢」﹍」蔣友柏:「要活的瀟灑,心靈的姿勢是決定了一切。人生本就該難, 要不然, 就不是體驗living,而是surviving。」 學習, 為的是什麼? 以東方的思想, 為的是學到做人處事的方法。 生活,為的是什麼? 以人類的原點, 為的是做到存活在世的自私。 這兩種並列的價值, 互相抵制,互相共存,互相拉鋸。 這是否就是人與非人的差別? 家庭,不斷的成長, 就像時間,只往前, 不停止,不往後。 事業,不斷的成長, 就像果樹,只展葉, 不開花,不結果。 這兩種並存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