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Last Time

One Last Time

蔣友柏和姚仁祿的「蘋果與蛇」,即將展開史無前例的雙人接力寫小說,說故事,請您一同來閱讀,參與想像的行列。 因為要結束了,所以開始回想,開始,長什麼樣? 記得,蘋果與蛇本是一本書, 用我們不同的視野,詮釋孫子兵法。 但,緣未到,所以未完成。 放一陣子後,突然,決定,在愚人節, 開始用兩人的對話,對外發聲。 沒有設定主題,風格,方向,預期… 一路寫下來,也好一會了… 在寫蘋果與蛇時, 用的,是對朋友的聲音, 想的,是對朋友的尊敬, 談的,是對朋友的好奇。 也許因為本意非常簡單, 一路來,並不會覺得無趣,無法聊,或聊夠了。...
As what? As who?

As what? As who?

姚仁祿:「每個生命,都是自己寫的劇本故事所組成。每個動人的故事,都是心血寫成的劇本。」:蔣友柏:「我能編故事,是因為,相信,所以認真的讓它成真,所以,我活在我的故事中。」 記得,在一個女兒四歲的雨天裡, 在車窗邊,逛著中山北路。 不想讓車程太無聊, 不想讓塞車影響自己, 不想讓女兒太快長大, 我編了一個故事: 「車窗上的雨珠, 其實是一個個精靈, 滾著球,找朋友。 一旦找齊了朋友,就會往地上鑽, 完成幫忙植物成長的使命。」 之後,下雨天的車程, 轉換為一個秘密的遊樂園。 記得,在兒子四歲的颱風天, 我用一樣的邏輯, 把風吹動的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