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講後的社會

演講後的社會

蔣友柏:「沒有一定的權、勢、錢的前提下,沒有人會願意長期的支持單純的好意。」 姚仁祿:「社會企業,很難在人類社會成功,因為大部份人類是自私的,以至於社會企業的設計,非常困難。而革命型社會企業,是自己有感的部分,各自掙扎,總有一個掙扎,因緣俱足,推翻了1.0企業。」 上一次的公開演講, 效果有點「過強」。 讓很多朋友叫好與擔心, 也讓很多只聽到 「片段轉述」的陌生人批評。 因為如此,我答應了你, 短期內不再做「公開的演講」。 以免讓「好意」 因為個性與演出而失真。 但那次,對政府,我所談的, 是重視小我的原因。 是在告訴政務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