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眾市場

分眾市場

分眾市場是否存在?姚仁祿:「拜先進設備(像fMRI)之賜,腦神經科學,發達許多,行銷,不該再以大眾、分眾這種老牙的模型來看。我認為行銷的重點,是決定產品(或服務)能賣給大腦的那個部分,並產生什麼體驗。」 分眾市場,是一個越來越普遍的用詞。 雖然,這是一個不可被否認的現象, 但在品牌操作上,真的有這麼重要嗎? 分眾,是因為在網路生活化時, 小我意識的普及性與正當性的增重, 讓groups減化為individuals, 再轉換為communities。 因為每個communities多多少少有自己的個性,...
自我安慰

自我安慰

蔣友柏:「是否,都是因為對自我的信心不足,所以想藉由外力來自我安慰?這,是否代表,在某些程度上,網路的進步反而讓使用者的心智成熟度,退步?」;姚仁祿:「我們人類,除非自信堅定,都會有『尋求支撐』的習慣性反應。」 這週,蘋果去遊歐洲, 所以,剩蛇,獨白﹍ 人活在世上,求的,百百種。 但因為人類的社會, 已發展成高度配合的群居社會。 所以,多數的人,求的, 是別人的認可與認同。 這,直接的反應到每個人, 在社會中的階級,生活,視野。 讓慣性的尋找認同, 變成了second nature。 過去,要得到這種被認同的信心,非常困難。...
文化行銷 畫蛇添足

文化行銷 畫蛇添足

蔣友柏:「文化,是 一種內涵。當這種內涵累積夠多的內容,就會產生感動。」姚仁祿:「文化,是一種生活形態的呈現,也需要「沒有行銷的行銷」,生活的呈現,如果受到外人歡迎,外人自然就會想來看看我們,或是想要學習我們。」 文化,是一種內涵。 當這種內涵累積夠多的內容, 就會產生感動, 就會因為國際市場的供需, 而開始外銷。 歷史上,除了宗教外,五大文明, 都是藉由這一種方式,與世界接軌。 但不可否認的,過去,多數的外銷, 都是因為文化內涵膨脹成為「帝國主義」, 而半強制性的,對外傾銷。 加上,過去,地球是冷的、鬆的、圓的,...
文化流氓

文化流氓

「媒體識讀」還是「媒體是毒」?姚仁祿:「媒體傳播知識,要「仁」,批判時局,要「義」,如果媒體傳播知識,盡是垃圾,就是「不仁」,批判時局,盡是私心,就是「不義」。」蔣友柏:「只要不懶,網路,就是自己的媒體。掌控自己的資訊來源,就不會擔心亂吃毒,或只能吃毒了。」 我曾經用這一個phrase(文化流氓)批評過起訴我的檢察官。 那時,似乎,沒有錯; 那時,似乎,太衝動。 但回過頭來想,似乎,這一個詞, 表現出了目前社會上所充斥的無奈。 有文化證書的人,通常都有滿肚墨水。 一旦有權有利後,肚中的墨水就會慢慢的染到心。...
感官迷失

感官迷失

五感行銷,就是研究眼、耳、鼻、舌、身的感覺與腦的連結,可惜社會上充滿太多的雜音,讓人們麻木了感覺。擅於溝通的人,要會設計,讓行銷在適當的時候,使消費者啓動適當的系統,因此,平常需懂得「靜觀情勢、直觀心事」的修鍊。 現在,討論五感行銷, 五感體驗, 是一個流行的趨勢。 但,是否,在認定上, 是用正確的邏輯在看這一件事? 首先,五感, 本就是人與世界接觸的五種知覺。 這一些知覺, 會觸發各種情緒, 來讓「人」在一定的環境限制下, 活的比較久。 就如同在自然的環境中, 裸露身體,是自然的。 多餘的裝飾, 反而會讓求生,變得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