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ft to last

Gift to last

蔣友柏:「寫蘋果與蛇的初衷。不在乎有沒有人看,只在乎自己是否能平心而論。好好的解釋出,一些可以當成禮物的觀點」。姚仁祿:「論語,也是對話,後人看的。所以,我們儘管自言自語,有人會在文字浩瀚的海灘,撿到的。」 天生有傲氣的缺陷, 後天有霸氣的缺點, 所以我,不適合教人, 甚至在多數的時候,不適合與人相處。 因而,發展出了一套自己「關心」的方式, 一種「越關心批評的越細」的扭曲。 久了,自知,這不是每一個人都可接受的。 有事業後,開始不斷的提醒; 有小孩後,更是不斷的反省。 我想,期望改變傳遞自己思想的方式, 是我寫蘋果與蛇的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