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不分

大小不分

青少年智力高,耐力低;見識高,注意力低;他們喜歡隨處互動,時時分享。要如何和這個世代溝通?並不容易,但很有趣。 科技,生活, 與價值的演進, 讓年齡成熟, 喜好的規則改變。 小時候,沒有電腦, 沒有手機,沒有AI。 心,有較多的空間, 停在一個純真的階段; 智,有較多的時間, 停在一種簡單的果斷。 10歲時的任天堂, 不會偵測我的動作, 不會連結我的朋友,就連畫面, 都無法與現實的美相比; 20歲時的手機,不能用手指書寫, 不能了解我的習慣, 就連功能,都無法與室機的實用類比。 我,經過了人的智慧與人工智慧的轉換初期。...
分眾市場

分眾市場

分眾市場是否存在?姚仁祿:「拜先進設備(像fMRI)之賜,腦神經科學,發達許多,行銷,不該再以大眾、分眾這種老牙的模型來看。我認為行銷的重點,是決定產品(或服務)能賣給大腦的那個部分,並產生什麼體驗。」 分眾市場,是一個越來越普遍的用詞。 雖然,這是一個不可被否認的現象, 但在品牌操作上,真的有這麼重要嗎? 分眾,是因為在網路生活化時, 小我意識的普及性與正當性的增重, 讓groups減化為individuals, 再轉換為communities。 因為每個communities多多少少有自己的個性,...
管理

管理

蔣友柏:「做事要用心,帶人要帶心,處事要小心。」這三句話,是我在管裡中學到的。姚仁祿:「天生的領導力,命中注定的職業,加上勤奮不懈的用心、小心,造就了出色的領導人。」 管理, 是一種讓公與私和諧運行的能力。 管理, 卻不是人人都會的一種能力⋯ 我的夥伴對我說: 管理,是與天俱來的。 後天,求不得。 會就是會,不會,就是不會; 我的朋友對我說: 領導,是與天俱來的。 後天,求不得。 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 我再次的開始親自帶兩個團隊, 更深的體驗到: 正確的管理方法, 才能讓團隊動起來。 明確的領導方向, 才會讓團隊熱起來。...
暑氣重

暑氣重

「規定」的目的,是為了方便「管理」;但是,「規矩」不同,看似簡單,但是,推動「規矩」,比推動「規定」難多了… 近幾天的溫度吶喊著: 夏天到了! 所以,週遭的行為模式也開始往夏天的行為靠攏。 其中, 最明顯的, 就是公司渡假的人數變多了。 光是這一個月,就有7個人渡假去, 20% of the entire company。 以往,對於渡假一事,我都是採取老闆心態: 「事情都做不完了,還想玩?」 現在,當一切穩定時,員工渡假一事, 變成我有沒有做好的scoring system。 去哪:反映了他的收入與文化水平。...
可碰觸的想像

可碰觸的想像

可被接受的設計,條件有二:1)最好能眼、耳、鼻、舌、身都碰觸);2)有故事。 碰觸,所以存在;故事,所以相信。 隨著科技的進步, 許多,本只能想像的事物, 漸漸的,不再只是想像。 在科技還未全面滲透生活的時候, 人所嚮往的想像, 多數,是與現實完全脫節的。 不是考據不到的過去, 就是完全脫離的未來。 當科技成為生活中的自然時, 人所嚮往的想像,明顯的質變, 化為未脫離現實的想像。 就如同「侏羅紀公園」, 是把過去,帶進現在。 讓只能想像的物件與現實重疊。 或是「鋼鐵人」, 把未來拉進現代。 讓人可以想像, 卻又不會感到陌生。...
自我安慰

自我安慰

蔣友柏:「是否,都是因為對自我的信心不足,所以想藉由外力來自我安慰?這,是否代表,在某些程度上,網路的進步反而讓使用者的心智成熟度,退步?」;姚仁祿:「我們人類,除非自信堅定,都會有『尋求支撐』的習慣性反應。」 這週,蘋果去遊歐洲, 所以,剩蛇,獨白﹍ 人活在世上,求的,百百種。 但因為人類的社會, 已發展成高度配合的群居社會。 所以,多數的人,求的, 是別人的認可與認同。 這,直接的反應到每個人, 在社會中的階級,生活,視野。 讓慣性的尋找認同, 變成了second nature。 過去,要得到這種被認同的信心,非常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