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秋變葉

入秋變葉

蔣友柏:「陪孩子長大,重點在陪。」;姚仁祿:「陪著孩子成長,是大學習!」面對所有我們關心的人,我們不能替代,只能陪伴…. 這次去日本,很短,只有4天。 說休息,沒有休息到; 說放鬆,沒有放鬆到; 說看新,沒多新可看。 可是,體驗到了, 女兒,已經從女孩,轉換成女生了。 回想起第一次帶他們出國, 為的,是彌補在台灣, 因為與身俱來的不同, 所無法體驗的平凡: .不太能去看戲,因為只要我在,多數會被當戲看。 .不太能去遊玩,因為只要我在,多數會被看著玩。 …太多的不太能, 因為我,一位父親,...
Last Xmas and the first Xmas

Last Xmas and the first Xmas

勇敢向 Will be 說再見,就是丟掉地圖;勇敢走向 Maybe,就是迎向不隨便的未來想像。靠 Will be 形成的未來,路,越走越窄,只有靠想像的 Maybe 創造的未來,才會寬闊。 我父親是12/22日辭世。 在把病床的床尾板拆了之後, 我就不再過聖誕節了。 記得,兒時,聖誕節是一個特別的節日。 不常出現的父親,一定會在家中,放上一個真的聖誕樹, 自己爬上爬下的佈置。 樹下,有著大大小小的禮物, 等著聖誕夜時,在蛋酒的甜味中, 被我們興奮的破壞。 這個記憶,是不可被侵犯的… 再次的過聖誕,是因為小孩長大了,...
Gift to last

Gift to last

蔣友柏:「寫蘋果與蛇的初衷。不在乎有沒有人看,只在乎自己是否能平心而論。好好的解釋出,一些可以當成禮物的觀點」。姚仁祿:「論語,也是對話,後人看的。所以,我們儘管自言自語,有人會在文字浩瀚的海灘,撿到的。」 天生有傲氣的缺陷, 後天有霸氣的缺點, 所以我,不適合教人, 甚至在多數的時候,不適合與人相處。 因而,發展出了一套自己「關心」的方式, 一種「越關心批評的越細」的扭曲。 久了,自知,這不是每一個人都可接受的。 有事業後,開始不斷的提醒; 有小孩後,更是不斷的反省。 我想,期望改變傳遞自己思想的方式, 是我寫蘋果與蛇的初衷。...
美國神話

美國神話

對於陪伴青少年,應該尊重和關心,尊重的,不是他做錯的行為,而是尊重他是一個應該被尊重人;關心的,不是他受了傷,而是讓他不要覺得孤獨;因為被尊重的人,才能自愛;被關心的人,才能自信。 我認為, 這幾週,家門口, 隨時都會有記者群的出現。 為的,是訪問一位年少輕狂的青年。 對於面對自己犯的錯, 我認為是必須的人生經驗。 所以,不論如何,對於法院的判定, 我都會建議家人虛心接受。 但這次的混亂中, 有一點讓我一直不能釋懷: 那就是AIT對警方陳述, 因為我家與中國近代史的關係, 所以怕會有槍械留在家中,...
牛奶怪談

牛奶怪談

食安攙偽,有法可管;媒安攙偽,因為政府怕媒體,消費者信媒體, 就讓媒體,為所欲為了。突破這個媒體造假的「偽」,只有「真」⋯ 如何「以真破偽」,是我們打抱不平的考題。 不一定是因為有犯錯,而是樹大, 在風靜時, 是所有人仰望的避風港。 但在風狂時, 卻成為所有人都鄙視的過街鼠。 這,就是我人生的縮寫。 努力的架構自己的人生,就是希望, 家人,可以有機會, 在遠離人群的情況下,在展開的枝葉下, 風靜乘涼,風狂沉靜。 這週,商周牛奶的報導,讓我憶起了從前。 這週,商周回應: 劉佩修:「我覺得最近有點失焦, 研究方法不對或者是個黑心媒體,...
選擇

選擇

如果我們不改變現有制度,持續凡事都要競爭才對,生意越做越大才對,學校成績越好才有未來⋯ 我們人類,終究只是被十九、二十世紀思想改造的「人類」,跟「基改大豆」沒兩樣。 人,從自然轉入社會時,  選擇放棄了一些天性: 在自然中,心控制腦: 心,用情與感在刺激腦; 腦,用智與慧來回應心。 讓人,身處危險中,卻隨心所欲。   在社會裡,腦控制心: 腦,用理與智在抑制心; 心,用夢與愛在反抗腦。 讓人,身處安逸中,卻無心為之。 這,是人類在進化時的一種選擇。   但這一種選擇, 卻不是每個人的自由選項,  而是,與生俱來的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