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講後的社會

演講後的社會

蔣友柏:「沒有一定的權、勢、錢的前提下,沒有人會願意長期的支持單純的好意。」 姚仁祿:「社會企業,很難在人類社會成功,因為大部份人類是自私的,以至於社會企業的設計,非常困難。而革命型社會企業,是自己有感的部分,各自掙扎,總有一個掙扎,因緣俱足,推翻了1.0企業。」 上一次的公開演講, 效果有點「過強」。 讓很多朋友叫好與擔心, 也讓很多只聽到 「片段轉述」的陌生人批評。 因為如此,我答應了你, 短期內不再做「公開的演講」。 以免讓「好意」 因為個性與演出而失真。 但那次,對政府,我所談的, 是重視小我的原因。 是在告訴政務官,...
米與飯

米與飯

米經過蒸、煮、烹調而成為不同滋味的飯,就如同人才。人才,是企業的「產品」,至於企業拿來買賣的「產品」,其實是加工「人才」產生的「副產品」。蔣友柏和姚仁祿的「蘋果與蛇」對談「人才」培育的看法。 這週有一個機會, 做與米相關的設計。 所以就慣性的開始找碴: 1、米的價值在哪? 東方的城市是由市集而來。 市集是由交換農作物而來, 所以務農不但是文化之本, 也是城市演進之根。 但米,現在似乎沒有價值。 只是一種原物料。 好一點時,是個禮品, 但多數時,只是充飢。 2、米與飯的差別在哪? 米的價差不大。 不論是哪一種農夫,哪一種田,...
三民價值共產化

三民價值共產化

十二年國教的議題,您了解核心的問題在哪嗎? 姚仁祿:「十二年國教的「高中均質」是「理想」,但是,教育部卻是以「齊頭式的均值」與「排斥菁英」為理念核心,設計推動辦法,看似公平,其實是擴大不公平。」蔣友柏:「我不支持十二年國教,我認為台灣沒有良好的課外學習環境……。」 求學時, 修過philosophy(哲學), 所以對於共產主義的 「全民公平化」有一些膚淺的了解。 那時,認為要平等,是理想,卻不可能成功。 因為人性,會需要階級、勝負、獨樂。 現在,認為要平等,是狂想, 卻會脫離社會正常演化。...
感性力

感性力

理性與感性,是企業與品牌必要的雙翼,白木顧問董事長蔣友柏及大小創意創辦人姚仁祿,談品牌的“感性力”。 感性,是一個與身俱來的本質。 但隨著社會化, 這個主宰情感連結的本質, 漸被淡化。 很多台灣的大公司在談品牌, 做品牌,打品牌, 都只是在買「數字」, 而不是創造感動。 這個行為, 也只是單純的財務槓桿操作。 感慨,是多年執行經驗下的反省, 原來對於感性的尊重是強求不來的。 當一個企業,尤其是主事者, 自我感覺太好時, 新世界永遠都有一窗之隔。 對你, 用智慧引導客戶到窗邊開窗是創意; 對我, 用佈局迫使客戶到屋外是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