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誠 . 物擾

菲誠 . 物擾

蔣友柏:「讓更多的誠,滲透不誠的世界。」 姚仁祿:「解決問題,多用真心,少用政治。」 這週,台灣媒體罕見的, 火紅的,討論著一個國際問題: 一個應得到的道歉。 這週,台灣政商鮮少的,一致的, 認同了一個國際問題:一個應的到的主權。 這週,台灣,又因為一個意外,一個悲劇, 一個不知所位(自己的位子)的憤怒, 讓藍綠紫紅調配出新的顏色。 憤怒,因為菲不誠; 憤怒,因為物紛擾。 當面對一個不誠的人時, 求平等,望公平,是妄想。 不誠,是一種習慣,一旦養成, 就會是一個不可撼動的生活態度。 這時,給機會以展現紳士態度,反而是自找沒趣。...
文化行銷 畫蛇添足

文化行銷 畫蛇添足

蔣友柏:「文化,是 一種內涵。當這種內涵累積夠多的內容,就會產生感動。」姚仁祿:「文化,是一種生活形態的呈現,也需要「沒有行銷的行銷」,生活的呈現,如果受到外人歡迎,外人自然就會想來看看我們,或是想要學習我們。」 文化,是一種內涵。 當這種內涵累積夠多的內容, 就會產生感動, 就會因為國際市場的供需, 而開始外銷。 歷史上,除了宗教外,五大文明, 都是藉由這一種方式,與世界接軌。 但不可否認的,過去,多數的外銷, 都是因為文化內涵膨脹成為「帝國主義」, 而半強制性的,對外傾銷。 加上,過去,地球是冷的、鬆的、圓的,...
科技與自然

科技與自然

科技,來自人性,但是,懶與貪,這種負面人性過濃的話;科技,就讓人變笨了。 蘋果與蛇本週分享話題:「科技與自然」。 本週,讀者關心的題目是: 科技與自然(Nat Shu建議的); 大家都知道,科技,會越來越方便; 自然,卻越來越遙遠﹍ 例如:玉山,沒有親自攀登過的人, 可以透過衛星地圖看玉山,也可以透過3維地圖看玉山; 而且,一定比自己攀登,還看得清楚。 然而,雖然, 我們可以通過科技,「知道」得很清楚; 卻因為沒有親自攀登, 所以,沒有辦法通過攀登,「感受」得清楚; 沒有辦法感受的是: 登山時,心與山,對話的真實,...
夠不夠,在我

夠不夠,在我

姚仁祿:「如果,歸零就是放空,一,就是放空後的腳步;如果,二是陰陽,無論一,是陰,是陽,總是我們世界的一部分」;蔣友柏:「現代有太多人,一味的想要懂,所以才忘記和。進而,1被2綁架,2被3影響,而萬物,就失去了互助互利互生的理由。平衡,也就不在…。」 莎士比亞說過, 「to be,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套用在基督教的教義下, 可以轉換為: 「to sin,or not to sin, that is the question。」 這週,議題似乎是: 當1不夠用時,要如何過?...
未來的價值

未來的價值

新人,以誠信、負責、創新、求知、溝通、決定的「六力」培訓;老人,以品格、品行、品德的「三品」來考驗;不管是22K或是220K,在別人眼中,才能成為人才。 價值,有很多種。 但薪水通常都是 直接的與市場價值連結。 而市場價值與被利用的價值 又有正向關係。 簡單來說, 在正常的商業行為下, 越有利用價值的人, 越值得雇主投資。 現在,年輕人在討論起薪時, 都是以「未來價值」或「過去歷程」定調: .我肯學,所以我值錢。 而我通常的回應是,我教你,要收學費。 .我有想法,所以我值錢。 而我通常的回應是,我的想法已經在賺錢...
As what? As who?

As what? As who?

姚仁祿:「每個生命,都是自己寫的劇本故事所組成。每個動人的故事,都是心血寫成的劇本。」:蔣友柏:「我能編故事,是因為,相信,所以認真的讓它成真,所以,我活在我的故事中。」 記得,在一個女兒四歲的雨天裡, 在車窗邊,逛著中山北路。 不想讓車程太無聊, 不想讓塞車影響自己, 不想讓女兒太快長大, 我編了一個故事: 「車窗上的雨珠, 其實是一個個精靈, 滾著球,找朋友。 一旦找齊了朋友,就會往地上鑽, 完成幫忙植物成長的使命。」 之後,下雨天的車程, 轉換為一個秘密的遊樂園。 記得,在兒子四歲的颱風天, 我用一樣的邏輯, 把風吹動的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