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Last Time

One Last Time

蔣友柏和姚仁祿的「蘋果與蛇」,即將展開史無前例的雙人接力寫小說,說故事,請您一同來閱讀,參與想像的行列。 因為要結束了,所以開始回想,開始,長什麼樣? 記得,蘋果與蛇本是一本書, 用我們不同的視野,詮釋孫子兵法。 但,緣未到,所以未完成。 放一陣子後,突然,決定,在愚人節, 開始用兩人的對話,對外發聲。 沒有設定主題,風格,方向,預期… 一路寫下來,也好一會了… 在寫蘋果與蛇時, 用的,是對朋友的聲音, 想的,是對朋友的尊敬, 談的,是對朋友的好奇。 也許因為本意非常簡單, 一路來,並不會覺得無趣,無法聊,或聊夠了。...
第一顆蘋果的最後幾口

第一顆蘋果的最後幾口

慾望、希望、恐懼與設計的正向關係,是由三顆蘋果促成的:亞當的蘋果,牛頓的蘋果以及賈柏斯的蘋果;2014年的蘋果與蛇,要從第一顆講道理的蘋果,發展到第二顆說故事的蘋果,敬請期待。 我認為, 慾望、希望、恐懼 與設計的正向關係, 是由三顆蘋果促成的: .亞當的蘋果 讓人有了自我, 不再以神的規範為生活目的。 .牛頓的蘋果 讓人了解自然, 不再以神為框架而定位自己。 .蘋果的蘋果 讓人建立連結, 距離、價值、與階級的概念。 蘋果與蛇,寫了好一陣子, 用心的把我們的思考邏輯、 高度、與廣度刻畫了下來。...
大小不分

大小不分

青少年智力高,耐力低;見識高,注意力低;他們喜歡隨處互動,時時分享。要如何和這個世代溝通?並不容易,但很有趣。 科技,生活, 與價值的演進, 讓年齡成熟, 喜好的規則改變。 小時候,沒有電腦, 沒有手機,沒有AI。 心,有較多的空間, 停在一個純真的階段; 智,有較多的時間, 停在一種簡單的果斷。 10歲時的任天堂, 不會偵測我的動作, 不會連結我的朋友,就連畫面, 都無法與現實的美相比; 20歲時的手機,不能用手指書寫, 不能了解我的習慣, 就連功能,都無法與室機的實用類比。 我,經過了人的智慧與人工智慧的轉換初期。...
心秋落葉

心秋落葉

企業裡,要大家不要只以老習慣做事,不知進步, 領導人,不斷推陳出新,與時俱進,挑戰陌生領域, 是讓組織不要腐化呆滯,不再進步的唯一法門。 本來,預期在去日本前, 與你聊一下黃色小鴨的現象。 探討,生在台灣, 當政府缺乏「夢想」與「信任」時, 人民會把對「快樂」的期望, 轉移到任何可能的物件上。 但秋天的落葉, 偏要,飄過我的眼前。 讓本以壓抑的心, 在放鬆前,繃緊了弦。 9月,是編列預算的時候。 今年,我刻意的不多參與, 期望,能看到,在身旁久的人, 懂得規劃未來的邏輯比動作重要。 可惜,他們目前還不懂。...
分眾市場

分眾市場

分眾市場是否存在?姚仁祿:「拜先進設備(像fMRI)之賜,腦神經科學,發達許多,行銷,不該再以大眾、分眾這種老牙的模型來看。我認為行銷的重點,是決定產品(或服務)能賣給大腦的那個部分,並產生什麼體驗。」 分眾市場,是一個越來越普遍的用詞。 雖然,這是一個不可被否認的現象, 但在品牌操作上,真的有這麼重要嗎? 分眾,是因為在網路生活化時, 小我意識的普及性與正當性的增重, 讓groups減化為individuals, 再轉換為communities。 因為每個communities多多少少有自己的個性,...
放暑假

放暑假

暑假,孩子開心,父母頭痛。 蔣友柏:「暑假,對孩子來說,就是一種認真的休息。」姚仁祿:「現代社會的教育單位,不應該把暑假當成老師休息的機會,而是重新定義,思考嶄新的學習模型,設法讓孩子持續學習。」 小孩開始放暑假, 我也開始進入「熱地獄」的修行模式。 一放假, 與小孩相處時間就會變得多且密集。 在一個已充滿小朋友的家中, 這兩位真正的小朋友, 總是帶著未爆彈,到處撞⋯ 夏天,一不注意, 就會身陷地雷,進退兩難。 但每一次放假的風雨, 卻都是我最深刻的記憶。 有時,最平凡無奇的事, 因為時間的不同, 會自然的成為讓生命感動的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