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動刀

鳥動刀

「蘋果與蛇」將從品牌、創意、與設計的角度 與您分享蔣友柏和姚仁祿二位創業者的理念。 本來說好要改變A&S的對談方式, 因為經過一年多的腦力激盪, 平常的體驗, 已越來越沒有文字的感覺。 但人生就是充滿「意外」, 這週,讓我碰到了另一個第一次: 我家有很多動物。其中, 擁有最大的活動空間的,是4隻鸚哥。 其中3隻,是從小養大的, 所以毛色美,塊頭大, 又不怕人,都自許為人。 剩下的一隻,卻是一隻老巫婆, 因為家人覺得她太醜了,所以買回家, 以免她要在鳥店孤獨的終老。 跳跳,那隻老巫婆,在週三動了一個手術。...
腸病毒

腸病毒

蔣友柏:「一旦時間是你的朋友,品牌就會快速茁壯。」 姚仁祿:「客戶要深刻的體會到,真正的好東西,客人絕對願意等。」 當「等」是可以被利用與設計時,品牌溝通的機會就會增加。 最後,有可能成為最有價值的廣告溝通媒介。 女兒這週因為腸病毒而在家休息。 被感染的原因與學校處理的方式, 讓我對於台灣的教育體系,再次的失望。 因為,它剝奪的我知與選擇(兩樣民主價值)的權利, 只因為校方疏忽(怕事)與家長自私。 在上一週,五月的第一週, 就已經有小孩確定感染腸病毒。 不過,同班家長都未被知會。...
文創

文創

蔣友柏:「創意,是一個產業。但要建立這個產業,政府必須放棄重用文青(綿羊),而且引狼入室。」 姚仁祿:「創意產業,需要「狼」~理解主流,卻反對主流的真正人才,才能成功。」 我一直對這個詞(文創)很反感。 認知中,Culture innovation是英國發明的。 突顯的,是保有舊價值的新設計。 但在台灣,卻被直接翻譯成文化創意, 用兩種對立的價值,來表述創新與設計。 文化,是一種傳統。 創意,是一種反傳統。 兩者相加,只會四不像。 而這,也是我在「設計界」混了進10年後, 不斷看到的問題: 政府一直在推廣文創,...
男性公訴

男性公訴

蔣友柏:『名人出軌事件,又讓所有的男性, 被定位為死性不改的「慾望」追求者。』 姚仁祿:『出軌離譜的事,誰都能做,並非只有名人才會出軌脫線。 「無限的耐心」與「無私的愛心」才是最好的文明規範。』 這週,又有名女人的老公, 登上頭版。 這週,這位名老公, 又再次的以所有男性的立場, 解釋自己的荒唐。 這週,這個事件, 又讓所有的男性, 被定位為死性不改的 「慾望」追求者。 這週,這位強辯的「先生」, 讓多少的家庭, 不得不吵架。 雖然,我不斷的告誡我女兒, 男人都不是好東西。 但在心裡,還是希望, 這個statement不是真的。...
啟動柏

啟動柏

蔣友柏即將啟動“柏”品牌,希望以simple為設計,honest為價值, 定義“柏”的商品,故事,與定價。姚仁祿:『所有的成功「品牌」, 都來自於心中期望與人「分享」的概念;成功的品牌,需要誠實。』 想了3年,決定,今年啟動「柏」。 一個環繞在自己價值上的品牌, 以時尚的方式表現希望與恐懼。   要的,是證明一些別人不敢投資的設計, 是可以用”新”的邏輯打出一片天。 求的,是把自己活的方法與喜好, 轉換為可以穿戴使用的商品。 想的,是用對的方式, 做對的設計,談對的合作,得對的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