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攻地、建城,
卻能賴以耕地的養分是?

不再攻地、建城,
卻能賴以耕地的養分是?

四十多年前(1973),我曾花了二十幾年, 建立了一個以制度經營的 四十來人小公司(第一種領導), 我離開,十五年後, 公司還在,經營也可以。 我猜想,這是制度變成文化的好處。 後來的八年,我在大愛電視服務, 那是一個大型部落之下的中型部落(一百多人吧), 經營的方式,是攻地建城, 地的養分,是全球華人心裡期待的「真」, 城牆的磚塊,是「善」。 七年前,我建立了「大小」這個小部落, 三十人不到,不再攻地,不再建城, 賴以耕地的養分,是「美」。 人生要美,需要真, 也需要善,更需要勤。 只有平凡的真與善, 才有獨特的美。...
景氣好壞,可以透過政府公布的數字來定義嗎?

景氣好壞,可以透過政府公布的數字來定義嗎?

台灣的問題,在產業結構的重組,而不是景氣。 如果,只顧景氣,不顧產業結構更新, 台灣就是停止在三十年前的產業規劃,沒有進步…. 然而,產業轉型,與其說是政府的責任, 不如說是企業家的機會, 因為,台灣的政府結構設計, 讓多數「能者」無法進入其中。 至於選舉,我還是認為, 人們最好不要要求政府承擔太多; 因為政府責任太多,組織就會變大,政府做為就要變多; 這樣,稅收就會變多, 監督稅收使用的人也要變多, 無形中,變成大政府。 邏輯上,我還是喜歡小政府的設計。 因為,一個答應你「出錢少,享受多」的旅行團,...
那時,我是否也在敢與不敢中掙扎?

那時,我是否也在敢與不敢中掙扎?

突然,傷感起來⋯ 我們,都很努力的經營人生, 向山上爬,越過一個又一個的山峰, 雖然辛苦,卻也有成就感; 我想,我們共同的失望, 應該是,每次到了山峰, 回頭望,跟上來的人,不多, 為什麼? 許多年的經驗,讓我理解, 跟不上來的,有兩種特質: 一是,不用心; 二是,不勤勞。 用心,就要動腦, 坦白說,相當費神的,很累人, 因此,懶散的人,做不到; 勤勞,就要動手, 坦白說,非常簡單的,不費力, 但是,懶散的人,也做不到。 所以,歸根究柢, 落後的人,多數,緣自「懶散」; 懶得,為自己,建立一個舞台, 甚至,懶得夢想一個舞台,...
無常就是正常?

無常就是正常?

互相祝福吧,祝福大家都能平安, 雖然我們深知,因緣果報是必然, 也深知,世間無常是正常…. 平安就是福。 在臺灣,看我們自己,健康狀況算是良好, 家庭、事業也都順暢; 雖然,從媒體看,我們社會,似乎吵吵鬧鬧; 經濟,似乎一灘死水 (但,我一直認為,那只是媒體看, 我覺得,我們社會,不算高分,但也平安)﹍ 既然平安,所以,是「福」, 福,就是,我們可以過著尋常日子, 該努力,就努力, 該休息,就休息, 該放下,就放下, 該提起,就提起﹍ 家人、同仁、同胞,能照顧,就照顧, 照顧不了或無緣照顧, 也只能為之祈禱,隨緣隨分。...
別人,為什麼定位你是有價值的?

別人,為什麼定位你是有價值的?

能存在,都是因為, 擁有旁人難以取代的價值…. 我常鼓勵同仁, 要做為對別人而言,有價值的人; 其實,無論是企業、政府、非營利機構、 宗教團體、個人, 能存在,都是因為,對服務的對象, 存在著,旁人難以取代的價值。 企業能存在, 是,因為滿足了消費者的需求; 政府能存在, 是,因為滿足了人民的需求; 非營利機構能存在, 是,因為滿足了企業與政府的不足; 宗教團體能存在, 是,因為安頓了人們心靈的罣礙、缺憾與恐懼; 個人能存在, 是,因為滿足了機構或個人的需求﹍ 換句話說, 價值,與品牌的概念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