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做事業要像種田:彎腰插秧、步步後退,看見田間水中,映照天上有雲、有田、有陽光、有雨水⋯忘記二十世紀的大還要更大,體會二十一世紀的小才是大。


蘋果與蛇 蔣友柏

不知道為什麼,
越來越難生氣。
越來越常冷冷的看事,
靜靜的處理事。
雖然知道,
心中還是有一堆火,
卻開始學會引導熱度,
而不是處理熱度。
 
過去,對於不尊重、
不理智、不合理,
一定是用自己的牆去撞對方的牆。
和別人比厚、比硬、
比高、比力大。
每次都抱著牆破再補的決心,
爭自己應得的方寸。
 
現在,已經不介意方寸之爭。
反而用繞的、爬的。。。
避開之前會在意的無聊之牆。
 
用心的把自己的牆,
因為自己的舒適而做出調整。
所以,可以站的比之前直,
也能彎的比之前低。

  

蘋果與蛇 姚仁祿這樣的變化,稱作「演化」⋯
生物的演化,就是,
讓自己不斷隨著環境演進,
以保護自己的基因,
得以延續⋯

人類這個物種,
除了生物基因,
還有「理念」與「理想」的觀念基因,
為了讓「觀念基因」繼續生存,
我們會像保護「生物基因」一樣,
甚至超越對「生物基因」的保護。
 
換句話說,我們理解,人生苦短,
能夠實踐的理想不多,
因此,會以較低較軟的姿態,
呵護實踐理想的機遇⋯
 
年輕時,我們不覺得,
時間,是實踐理想的關鍵資源⋯
聰明人,到了中年,
開始感受、開始理解⋯
有慧根的,
開始以毅力,讓自己柔軟,
開始以勇氣,讓自己低下⋯
 
外行人,以為這是屈服,
有眼力的,
看懂這是把「理想」
當成「基因」在呵護。
 
畢竟,好機長,
只會在強風與強風之間,
抓緊寂靜的片刻,精確的起飛,
雖然,年輕時,他曾認為,
冒險起飛,才酷。

 

蘋果與蛇 蔣友柏

任何形態的演化都需要被珍惜。
因為,都是在很多的不可能轉為可能時,才會發生。
少年時,求的太淺,
常以帥為演化目的。
結果,只成就了自以為是⋯
青年時,求的太偏,
多以自私為演化目的。
結果,只換得了傷痕累累。
 
現在步入中年,
反而沒有明確的目的。
覺得,帥,只是外表,
既不能服眾,又無關能力,
且無法轉換成價值,
那求帥又如何?
 
覺得,自己,只是一人,
既不能延續,又無能獨享,
且害怕無力孤獨,那自私是為何?
 
當視野換、心胸闊時,
就清楚的知道,要的,
是渺小的希望。
想成就的,是困難的理想。
 
只要希望不死,
理想就會在指尖前。
只要理想在指尖前,
活著,就會有意義。
 
或許就是因為不想:
12歲時仗勢欺人、24歲時醉生夢死、
36歲時隨波逐流、48歲時倚老賣老、
60歲時回憶當年⋯
 
所以,身體演化,精神也演化。


蘋果與蛇 姚仁祿

完全理解。
延伸來看,任何機構、
任何制度,也是一樣,
有的,從懵懂,到熱血,
到覺悟,到珍惜意義,不拘形式⋯

有的,從熱情,到自大,
到迷失,到意義瓦解,
只剩形式⋯
老去,是一種生命的形式,
不是意義⋯
 
從這個角度看,
任何機構,慶祝創辦幾年,
不如反省創辦的意義何在?
 
沒有「彎腰」,
就看不清楚,
自己的腳,站在哪裏,
你說是否?

 

蘋果與蛇 蔣友柏

經營創意,
就是一個好的例子:
都留舊血,
公司的制度默契都夠, 
但卻容易隨波逐流。 
只能用「慶祝幾週年」來安慰自己;
都換新血,
公司的新意熱度都足, 
但卻容易自我為是。 
只能用「他們不懂我」來欺騙自己。
如何拿捏,
是領導者的責任。
 
以往, 都往前看,
告訴大家, 前方, 有梅林;
現在, 慣往下看,
靠訴自己, 腳下, 有實地。
 
以往, 跑跑跳跳的, 
不經意, 踩壞腳邊的小世界;
現在, 徐徐漫步的, 
不經意, 發現腳邊的小世界。
 
如同你所說的,
老去,不應是意義。
一旦感覺到被老去環繞, 
就不敢看自己的腳, 
更何況看清遠方的地平線。

 

蘋果與蛇 姚仁祿

所以,能彎腰,敢彎腰,
才能「自知」立足何處⋯
能自知立足點,
遠眺,才有意義,才是理想;


不知立足點的遠眺,

不是夢想,不是理想,
只能算是漂流⋯

從這個角度,再深思,
立足點,如何牢固?
 
我想,應該是,
彎腰時,仔細看,自己腳下,
加上閱歷的知識成分,
是磐石、還是流沙。

 

蘋果與蛇 蔣友柏

我倒是不太在意腳下是磐石還是流沙。
如是磐石,就要思考, 
是否有跳起的肌力?
或是站穩的耐力?
如是流沙,就要判斷, 
是否有位移的心力?
或是接受的毅力?
 
因為,不論是磐石,
或是流沙, 都是命。
命,只要願意承受,
就不會只有一種結果。
只要結果可以出現變化, 
挑戰就有意思。
一個有意思的挑戰, 
不論是站在磐石或流沙上, 
都不枉一生。

 

蘋果與蛇 姚仁祿

你說的,倒是真的⋯
不過,這也看出來,
我們的不同:
我,在意基礎;
你,在意實力。 
 
我,以基礎為實力;
你,以實力為基礎。
 
我們有不同的生存邏輯,
卻都肯賣力挑戰現況,
所以,有得談。

蘋果與蛇 蔣友柏

一生中,
能遇到「有得談」的朋友,
何其幸運。
我,有背景,
出生就有基礎,
但卻也體驗過不屬於自己的基礎,
有多麼的脆弱。
所以,只能靠自己的實力,
作為基礎。  
讓人,想拿也拿不走。
但這種作法,只適合少數人,
而且,人去,基礎就沒了。
 
所以真正認識你後,
我不斷的引導周邊的人,
建立基礎,
而非單純的增強實力。
所以,我在時,
是矛盾的事半功倍。
但我不在時,
卻會是反普的事倍功半。
只可惜,目前,還沒有人悟懂。
 
我們,都在用不同的方法,
靠自己的腳(不是政府或大企業),
往一開始就感覺到的意義,
有意思的前進。

 

蘋果與蛇 姚仁祿

網路解構,
大企業與大政府,
終將逐漸萎縮⋯
也許,新時代,
做事業,要像種田:

彎腰插秧、步步後退、
看見田間水中,
映照天上有雲、
有田、有陽光、有雨水⋯
 
忘記二十世紀的大還要更大,
體會二十一世紀的小才是大。
 
蘋果與蛇 蔣友柏

 同意,理解。
所謂的新創新,
不會是挑戰世界上沒出現過的事物,
而是改變自己腳邊的事物。

也許是藉由角度,
濾鏡,或心境的不同,
而感覺到改變;
或許是藉由後退,
上跳,或俯身的動作,
而體驗到改變。
 
這種改變,才能彎著腰享受。 
好險,我腳邊的世界還小,
低頭,還不會太晚。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