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仁祿:「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無論怎麼設計,都離不開,人類自私,這個基本圈套⋯」
蔣友柏:「或許,一千年後,網路可以讓屬於人的腦進化,讓人物種的格,提升。但該思考的是,人的自私,可否讓地球,有下一個一千年?」

蘋果與蛇 蔣友柏
資本主義的基本邏輯是:
在公平的競爭條件下(或是政府不刻意干擾的情況下),
市場會自由、良性的發展。
經過物競天擇的process,
自然會留下市場最需要的企業。
也就是說,只要努力,
我就可以從市場中擁有你所沒有的「我的」。


共產主義的基本邏輯是:
在共好的前提下,
所有的人都一起、平等的,為市場作嫁。
在互相平等的狀況下,經過同理心的echo,
自然的會建立出一個互助互補的市場。
也就是說,不需要努力,
我的,你的,都是一樣的。


過去的100年,資本主義,持續的茁壯。
雖然,市場並不公平,政府並不中立,
但我有你所沒有的,完全符合人性,
所以持續被正義化。
(QE的進場就是一個案例)


過去的100年,共產主義,持續的衰退。
因為,所謂的大我意識,已經被網路/社群,小我化。
人的自私,一旦被限制,就會極度的反彈,
就算,為的是一種崇高的理想。


我想,資本主義或共產主義的成功與失敗,
都是因為「人性」中的自私。
先學會面對自私,
才能設計出新市場中的遊戲規則。 

蘋果與蛇 姚仁祿
西瓜,一定是自己喜歡的那邊大﹍
人,是生物;
生物,靠基因遺傳,
基因為了遺傳,一定是自私的;
所以,人的本性,一定是自私的。


人,要不自私,
只有離開生物遺傳的本性,才做得到。


十八世紀以後,人類社會的兩大制度設計,
「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
無論怎麼設計,
都離不開,人類自私,這個基本圈套﹍


所以,兩個制度,實驗了過百年,
大致也顯現缺憾。


你說的對,人類要學會面對自私,
才有機會,設計下一個比較進步的機制;
問題是,讓人類不自私,
就像要玻璃不能破一樣,基本不可能。


從基因的角度看,
自私,是天職;
無私,等於自殺;
所以,基因不肯無私。
那麼,怎麼辦?還有路嗎?
幾千年來,人類的大思想家們,
設計了一種模型,希望人類可以不自私﹍
(因為,自私,形成慾望,慾望,造成痛苦。)


這一種模型,就是宗教。


至於,宗教實際運作的方式,那就多了﹍
訴諸烏托邦,例如天堂,極樂世界者是;
訴諸更高格局者,例如菩薩助人者有;


我自己,覺得這個模型,有希望﹍
可惜,這個模型,深信的人,不多,
佔便宜的人,倒是不少,
所以,也沒有解決問題。

蘋果與蛇 蔣友柏
西瓜,求的,不應該是大而已。
應要考慮到,值不值,適不適,與對不對:
.值,大小的差異就不大。
.適,大小的感觀就沒差。
.對,大小的重量就無感。

社會主義或是資本主義,
在考慮人類自私的大小時,
都採用了人性本善之說:
人性本善,所以人會在社會主義下平分;
人性本善,所以人會在資本主義下公平競爭。
卻忘了,人,之所以不能長期清楚的思考,
是因為,人的自私,會因為貪,而倍長。

宗教,在處理的,
就是教導人,如何面對貪。
所有的宗教,也都在宣導行善,得福報。
只是因為地理文化的不同,所以有不同的面貌。
(試想,如果耶穌與佛陀的地理位子對調,
一出生,就會被視為妖孽,而沒有機會長大傳道)

因此,我是無宗教者,卻有信所有宗教。
因此,我也看到,
宗教,在人的自私與貪之下,變成了各種資本主義的工具:
.為政治角力
.為基金會使力
.為開發地產用力

任何系統,在人的影響下,
都會因自私而成人形。
一旦有人的形體,系統,
就不會再客觀的繼續運作。
因而,到現在,多數的人,還是只想:
西瓜有多大?
而不是除了西瓜外,我還有什麼選擇?

蘋果與蛇 姚仁祿
人類,有兩種進化的可能﹍

一是,基因演化,
就像數百萬年以來,人類從猿人的粗劣,逐步演化至今;

二是,品行演化,
過去數千年來,人類的大思想家,
也設計了品行的演化系統;
雖然,還看不到成果,卻不能否認,
時間久了(例如萬年)也有演化的可能。

我為什麼這麼說?

第一,基因演化,是生物演化,簡單,卻要長時間。

第二,品行演化,是規格改變,困難,卻可能短時間。

人類的腦,有三層,
最內的,是爬蟲類時代,發展出來的腦
(求生,自私的,幾億年前發展);

中間的,初級哺乳類時代,發展出來的腦
(感覺的,好惡的);

最外的,人類才有的那一層,發展出來
(處理複雜思考的腦,或該說,
能將複雜問題,整理成簡單概念的腦,
是新腦,很晚才發展的)。

無論資本主義還是社會主義,
人類,只要還沒能力,運用複雜思考,
就一定被最內層的「爬蟲類原始腦」綁架;
所以,只能自私。

其實,
網路時代之後,人類的腦,
忽然認知能力大增;
也許,人腦,可以演化快一些,
讓比較多人,品行演化,
能懂得不自私,最有好處,也說不定?

要多久?
我也不知道,
順利的話,一千年以內?

蘋果與蛇 蔣友柏
資本主義/社會主義也不過二世紀的歷史。
或許,還太年輕,所以不適合被診斷。
有了網路,隨時可以連結眾腦。
這個不到一世代的新行為,
卻快速的讓人的品格,
因為學習的方式不同而進化。

或許,一千年後,
資本主義/社會主義會成熟到可以診斷出,
如何進行才能發揮實力。

或許,一千年後,網路可以讓屬於人的腦進化,
讓人物種的格,提升。

如是這樣,該思考的是,
人的自私,可否讓地球,有下一個一千年?

蘋果與蛇 姚仁祿
人類再有一千年?
我看沒問題,只是全球暖化,
可能讓未來的人們,活得辛苦些。


如果,我們換個想法,倒過來想,
回顧一千年前,西元1013年,
那時的社會,是什麼樣子?


那時,歐洲,西班牙最強,卡多吧(Córdoba),是個大都會,
穆斯林盛行,科學逐漸發展,
醫學(手術)也已經有了教科書﹍


那時,東方,中國北宋,都城開封,
恐怕比歐洲城市進步些,
再過二十幾年,蘇東坡才出生﹍


東西方的科學、技術、城市、文學,都在快速發展;
當然,更古老的埃及及印度文明,也在巔峰﹍


我的意思是,
回顧過去的一千年,
未來一千年,轉眼就到,
沒多久,千年就到,
我們現在的摩登建築物,
就成了我們在京都看到的古蹟。


高速處理的「集眾思維」,
也會讓未來,更快到來,
也許,我一直企盼的人類的「人品演化」,
確實會有可能超越人類的「基因演化」?


那時候,自私,也許已經像欺負女性一樣,
是格調不高的「舊思維」,


那時候,無私,也許已經是像我們上街要穿衣服一樣,
是「文明」的演進?

蘋果與蛇 蔣友柏
把時間放遠,不論回顧,或引頸,
都容易讓複雜的問題,有解答的面貌。
但我認為這只是針對行為的分析,
而非本能。

本能,是很難改變的:
生物的本能,讓我們求生存,
再求活的好,再求活的爽。
前兩者,是本能反應,
最後卻是單純的貪念。

停止欺負女生(或現今的欺負男生)
與奉行人品至上,並不會讓人的「生存」出現改變。
所以,這些自私與無私,
並不是可以設計出來的。
這些,一定是心甘情願下才會發生的演化。

網路,眾腦資訊在做的,
就是集體式的傳播大量免費的資訊,
讓人的「認知」與「智慧」,
不再被physical location所限。
因此,有機會,快速的,促進智慧的演化,
進而提升人品。
這也是全球都在體驗意識形態革命的原因。

不過,如何抗拒本能的用網路,
又是另一個類似資本主義問題:
– 不要只顧著與自己的小圈子互動。
– 不要只顧著提升自己的人氣。
– 不要只搜尋附近的美食。
– 不要只顧著談情說愛…。
這些,都是使用網路時的自私行為,
也是讓眾腦智慧無法有效發揮的主因。

自私,是不會變的,
千年前如此,千年後也會如此。
所有的輝煌,
都是因為可以短暫的控制自私而得來的。

或許,擁有足夠的智慧,
才是解決人性本能的解答。
以智管心,以心引智。
在危險的平衡中,有趣的進化。

蘋果與蛇 姚仁祿
說得也是,要是很簡單,
自私問題早就解決了。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