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經濟前途,不會太受政治紛亂的影響,真正影響臺灣經濟的因素,不是政府的做為,而是,民間跟上世界變遷的能力。知識分子能做的,不是影響政治,而是以觀念影響,幫助民間。


蘋果與蛇 蔣友柏只有在少數國家,
政治,可以被媒體
用娛樂新聞的角度來報導;
只有在少數國家,
政治,可以成為一種全民討論的飯後議題。

台灣對此的獨特喜好,
並不是因為比較民主或相對民主,
而是因為:
有抱負的政治家,
在龐大的老舊機器中,
只能為該被淘汰的人拿鞘;

有背景的第二代,
在世襲的家族資源下,
只需要拿竅的按表操課。
這,造成,台灣的共議制民主停步,
退化為最落後的產業。

一輩子,都在政治中打轉,
看過,聽過,數不清的假與作做。
也曾相信,難免的惡,
是為了達到民主、
民生、民享的必要手段。
問題是,看了20幾年,
<發現,民主,在人性的驅使下, 只會淪為護己的口號。

何時,民主過?
都是一小群人在主導所有的運行;
何時,民生富?
都是一小群人在佔有多數的財富;
何時,民享福?
都是一小群人自私的護著自己家。

以前,如此,以後,也會如此。
因為,台灣的政治家,很難有格局。
能活下來的,都是政客。
現在,我不太相信台灣的民主,
反而比較相信強者生存。

強者,也許無法改變政府,
卻可以,不隨政府的無知起舞。
強者越多,政府的壓力就越大;
越不需要政府,
越容易得到正確的民主。

蘋果與蛇 姚仁祿政治民主,
是一種人類設計、
人類創造的制度;
任何人類設計,
人類創造的制度,

因為沒有時間,
像物種改良一樣的演化,
所以,絕對都有缺憾⋯

民主制度,
最大的缺憾,是,
只能,簡單的,
以選票,決定一切。

當然,這樣的缺憾,
如果,有足夠的知識支撐,
與道德導引,也還可以運作;
但是,如果不能如此,
不夠成熟的選民,
很容易被政客,
通過媒體,操縱思考。

其實,我們都知道,
台灣的民主,
不算成熟,還在學習;
社會條件也不夠
(知識支撐,道德導引都不在);
因此,多數的人,
在投票時,藉以判斷的資訊,
絕對沒有自己買車的時候,來的多;
所以,我們的社會,
投票,比較像買手機,
當做是消費品,
反正壽命很短,總覺得,
做錯決定,也無所謂。
既然,人民投票,隨便投;
政府機構,自然不夠好⋯

這樣的政府,
有人,集體作弊,偷雞摸狗,
不把法治當回事,
被抓,裝傻裝可憐,
都可以蒙混百姓,
順利過關,再順勢拿翹;
有人,看不順眼,寶劍出鞘,
想要替天行道,
沒料到,劍道不精,
寶劍太重,反傷了自己。

更可惜的是,
應該為大家解惑的媒體,
一方面,為了生意,
把嚴肅的國家大事,
當做八卦娛樂處理;
一方面,也實在沒有能力,
所以,只能起哄,
無法擔負傳道、授業、解惑的角色。

我認為,這樣的社會狀況,
短期,絕對,改不了⋯
所以,我不只同意你說的,
也自己常這麼鼓吹,
凡是,想認真做好的事,
絕對不要依賴政府,
自己來就好。

還好,我們的制度,是民主;
要是我們生活在不民主的社會,
我們想不靠政府,
自己來,還行不通呢。

蘋果與蛇 蔣友柏


有幸活在不成熟的民主中,
算是上輩子有修德;
有幸體驗過不民主的民主,
也算這輩子有實力。

政府,不論古今,
都是一種少數人為多數人設計的組織。
只要是人的「大」組織,
都會有四種人存在:

  1. 拿竅的家臣:
    知道如何設計自己的組織做出正確的事。
  2. 拿鞘的家僕:
    知道如何引導自己的組織做出適合的事。
  3. 拿翹的家奴:
    知道如何包裝自己的組織做出利己的事。
  4. 拿俏的傢俱:
    知道如何讓自己做好花瓶該做的事。
在台灣,第1類的人大隱,
第2類的人掌勢,
第3類的人掌權,
第4類的人掌名。
人民,不論古今,都很懶。
只要有人聚集,
就會有很多人希望別人做決定。
這個心態,
讓社會可以劃分為四種人:
  1. 拿竅的懶惰聰明人:
    知道如何用最有效的方式從A到B。
  2. 拿鞘的勤奮聰明人:
    知道如何用最正確的方式從A到B。
  3. 拿翹的懶惰愚蠢人:
    知道如何用最事不關己的方式由A到B。
  4. 拿俏的勤奮愚蠢人:
    努力的讓無意的錯取代有意的對。
在台灣,
第1類的人設局,
第2類的人成局,
第3類的人破局,
第4類的人沒局。
這些,就讓台灣的本質不實。
當本質不好時,
談其他的理想,都是騙局。
因為多數是人性的原因,
所以,我認為,
台灣,共議制的民主無法成立,因為:
  1.  只有少數的政治家
    有被社會認同的非學術類價值
    (例如:商業價值),
    所以,政治,
    是他們唯一的事業。  
    當政治是事業時,
    私心就會影響理想。
  2. 多數的政治都是世襲制。  
    因為提出政治,
    政治家族的資產就會極遽減少。  
    所以,政治,
    是一種必要的保護傘。  
    當政治是工具時,
    改變就不如不變。

蘋果與蛇 姚仁祿

近幾天,
有些企業家朋友,問我,
目前政壇的紛擾,
台灣會怎樣?

我的回答是,
在台灣,人民的經濟,
不靠政府,很久了;
所以,政治喧鬧,
大概不至於對台灣經濟,傷筋害骨;
真正實力派的企業家,事業的經營,
只要不想佔政府便宜,
其實,不必靠政府幫忙的。
當然,依賴政治生存的人,
大概,在這次政治暴風圈中,
是要小心落石,或者是,土石流的。

至於,許多年輕朋友,薪資不好,
我覺得,這是本世紀,
教育與學習轉型,
台灣沒有跟上的問題,
不是經濟問題;
你我在實務上,都知道,
許多企業,找不到人,
也許多人,卻找不到事;
既然,找不到人,就不是經濟問題,
而是人才規格與企業需求的問題。

其實,這種問題,
知識份子,是有責任的,
真正的知識份子,
應該要與政治保持距離,
才能把社會問題,看得清楚,
也才能,向社會,說得清楚;
可惜,這樣的知識分子,越來越少了,
多數,在政治上,選邊站之餘,
還狡猾的躲避著落石。

蘋果與蛇 蔣友柏

可能在政治中滾久了,
所以,對最近的紛擾,
沒有什麼感覺。
因為,這麼大的一齣劇,
一定是按照劇本走的。

為的,還是如何把權與勢轉
移到另一小部分的人手上。

這,對社會,
不會有太大的干擾;
這,對政治,
不會有太大的傷害。
台灣的人民是善良的,所以很健忘。
過一陣子,就會風平浪靜⋯

不過,悲觀的認同,
台灣的下一代,在現在的狀況下,
沒有什麼機會被培養成有為的知識份子。
這會讓台灣的民主越來越混亂,
自我意識與堅持越來越少。

能做的,只有打開自己的雙手,

圈住有「希望」的幼苗,
把落石檔在外面。

期望,有幾棵,
可以茁壯成樹,不畏落石,
進而能照顧其他的幼苗。

台灣的延續與民主,
不能靠政府,
而是要靠民間的聰明懶惰者互助互祝。
 

蘋果與蛇 姚仁祿

所有有意義的人類歷史進展,
大概都有知識份子做支撐。
知識份子,提出,
引導「觀念(idea)」,
讓歷史的軌跡,或大、或小、
或快、或慢,逐步轉彎。

我們今天聊天的觀念(idea)是:
1)台灣的經濟前途,
不會太受政治紛亂的影響。
2)真正影響臺灣經濟的因素,
不是政府的做為,
而是,民間跟上世界變遷的能力。
3)知識分子能做的,
不是影響政治,
而是以觀念影響,幫助民間。

蘋果與蛇 蔣友柏

這也是我們開公司
與寫蘋果與蛇的初衷。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