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世界,讓傳統的組織結構,正在朝向老子的「小國寡民」走去;靠網路連接的「大世界」裡的「小部落」正在成型。你我的孩子,會活在這樣的世界裡,很長的時間,因此,懂得生活在小部落裡,是重要的學習。


蘋果與蛇 蔣友柏

領導者有兩種:
一種,著重在經營共識;
一種,投資在創立共識。
其一、經營的是組織,
放心力在讓多數的人,
為了相同的共識而聚,而賣力。
最大的風險,是人心的改變。
自古,就知道,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只要不是自己的,
都會有藉口,離開或破壞共識。
多會以,不是我負他而是他負我結束。

其二、經營的是部落,
放心力在讓多數的人,
為了相同的意識而存,而拼命。
最大的挑戰,是聚集對的人。
自古,部落的興衰,
靠的,就是對的人,在對的時,
做對的事,捉住對的機會。
人,一旦不對,
部落,就會式微消失。
可是,碰到對的人,靠的是奇蹟與運氣。
所以,多數的部落,
最終,都會成為歷史裡的專有名詞。

經營團體的共識,要先認知到,
團體共識,在不利他的前提下,都是假象。
暫時的榮耀,就如同國王的新衣,
只是自己看得高興而已。

投資共識的創立,要先準備好,
共識創立,在不犧牲自己的前提下,都是空談。
暫時的興奮,就如同夏天的雪人,
只會短暫的贏得目光而已。

我,面對人生,選擇了二。
接下來的挑戰,不是外在的改變市場,
而是藉由犧牲自己,
進而內在的收集人才。

 

蘋果與蛇 姚仁祿

賈伯斯,是第二種。
因為是第二種,他挑人嚴格,
不合部落規格,就被剷除;
也因此,許多人罵他,
覺得他不厚道。

他,厚不厚道?我不知道;
但是,我知道,
蘋果,是人,做出來的,不是制度。

如果是制度,那應該有許多公司,
像蘋果一樣,不是嗎?

所以,我的看法是,經營者有兩種:
一種,重制度,成為文化(IBM是);
一種,重人才,成為部落(蘋果是)。

兩者,都不容易,但是,
第一種,弄起來了,撐得久,
可惜,弄起來,要很久,
少說,幾十年。

第二種,酋長對了,就起來,
可惜,酋長不在,
不容易再有對的酋長。

你我,都比較像酋長,
但是,酋長也有兩種,
一種像你,年紀輕,
希望你的部落,地盤繼續長大;
一種像我,年紀大,
希望我的部落,人人安居樂業。

你的部落,攻城掠地,
靠的是,認真思考,
其他荒地,怎麼開墾;
我的部落,晴耕雨讀,
靠的是,認真思考,
有限的田,怎麼收成。

我們卻有個共同點,
勤勞,不只身勤,
還要腦勤,更要心勤。
因為,天道酬勤,
所以,無論經濟好壞,
我們依靠勤勞,都還可以過得去。

 
蘋果與蛇 蔣友柏
我才改完我女兒的作文,
最後一句就是:
「不管人生再怎麼無聊,平庸,
都可以藉由腳踏實地的努力,
一點一滴的累積實在的平凡,
進而得到獨一無二的光環。」

她能不能理解是一回事,
但從平常的生活中,
已經讓她體驗到,
勤勞(體,心,志)
是讓生活更好的主要作息。

生活的好壞,決定在如何看待事情。
壞事中,也會有可以耕耘的改變;
好事中,也會有可以放棄的獎賞。

重要的是,多看,多想,
一直看,一直想……。

反觀社會,情勞已經取代了勤勞。
人們,不擔心,
做的夠不夠多,夠不夠實,
而是有沒有面子,別人如何看待。
人們,為了陌生人的情感,
而決定要如何勞動。

當然,就只能以經營共識為最終目標;
因為,要的,
就是讓自己在共識中有最大的曝光。

當上酋長,情非自願,
而是時勢/命格所使然。
從抗拒,經歷徬徨,
體驗無助,到現在的堅決,
讓生命,有了一段難忘的刻痕。
也理解到,
格局,歷練,傷痕,經驗,無法強求。

一種格局的酋長,只會有一位;
下一位,一定會以新的面貌塑型部落。
所以,就不想太多,
好好的,趁還有年輕的心時,掠地建城。
好讓,快退位時,部落中,有一片土壤,
讓智者們,安家立業。

也有一定資源,
讓勇者們,繼續探險。

 

蘋果與蛇 姚仁祿

四十多年前(1973),我曾花了二十幾年,
建立了一個以制度經營的
四十來人小公司(第一種領導),
我離開,十五年後,
公司還在,經營也可以。

我猜想,這是制度變成文化的好處。
後來的八年,我在大愛電視服務,
那是一個大型部落之下的中型部落(一百多人吧),
經營的方式,是攻地建城,
地的養分,是全球華人心裡期待的「真」,
城牆的磚塊,是「善」。

七年前,我建立了「大小」這個小部落,
三十人不到,不再攻地,不再建城,
賴以耕地的養分,是「美」。

人生要美,需要真,
也需要善,更需要勤。
你教女兒,勤於累積實在的平凡,
就是這個意思,
只有平凡的真與善,
才有獨特的美。
也許,她再長大些,
才能懂得,勤於真善,必生美好。

求真,行善,而產生人生的美好,
比錢財,比虛名,來得要緊許多,
這是酋長,必須教給部落的責任。

 
蘋果與蛇 蔣友柏我們的經驗有些不同。
自小,我都是看到打著制度之名,
卻是以部落在經營的政治。
那其中,沒有什麼真善美,
只有以共識框住自己立意的正當性。

當酋長不在時,
就會不自主的用本性來爭奪當上下一個酋長的權力。
至今,台灣的政府,還是如此運作。
所以,我的一切商業判斷,
都緣自於「政治」這一種科學。
這一門科學,讓我,
自然的以人性本惡為出發點看事,規畫人生。
因為被「假共識」傷害過,
自然的想遠離第一種領導。
自然的讓自己成為第二種領導。

而過去的「傷」,讓我在領導之初,
為了要強迫創立共識,
把自己化為一把刀,
有心無心的傷害週遭的人。
雖然不假,
但還是對它人造成傷害。
造成,人很難聚,很難留。

有了小孩後,
心態,心情,心願,都慢慢的改變了。
也慢慢的看到簡單的真,
平凡的善,成人的美。
做事,多了一份尾勁;
做人,多了一分餘地。

也許,因為如此,
所以,部落也有了些變化…。
對的人自然聚,錯的人自然流。

 
蘋果與蛇 姚仁祿


政府、政治圈,
之所以給你那樣的體驗,
是因為規模太大,
個人逐利,造成的負面效果;

全世界的組織都一樣,
規模一大(人數一多),裡面的個人,
自然以自己的利益,
為最重要的思考點。

部落也一樣,部落規模太大,
因為大(人多、資源多),
所以,也會掉進政府、
政治一樣的思考、運作或衝突模式;
這是我親自經歷過的經驗。
換句話說,
部落,只能小,才能運作,
太大,就功能不彰了。

我一直喜歡,老子的道德經,
第八十章,
陳述「小國寡民,知足生活」的政治概念。
可惜,道德經的組織管理見解深刻,
中國古代帝王(包括現代的企業家),
為了疆土、權力可以不斷擴張,
當然不會重視「道德經」的見解;
反過來,政治家與大企業家,
一定重視、宣揚儒家思想的。

為什麼?
因為,儒家思想,
倡導領導與服從概念,
是以你說的「第一種領導」為哲學基礎的,
君臣、上下、各種人際關係,
「規則」清楚規範。

小酋長,領導小部落,就不是這樣的;
小酋長,應該重視的,
是「規矩」,不是「規定」;
規矩,重視彈性;
規定,重視制度。

好在,二十一世紀的世界,
網路變成主要訊息流通的結構,
這個變化,讓世界變平,也讓組織扁平,
既然組織扁平,規模,就自然大不了了;
這也是為什麼,世界各國的政府,
最近幾年,看起來,都失靈的原因,
因為,老的組織方式,
散掉了,堵塞了;
網路世界,讓傳統的組織結構,
正在朝向老子的「小國寡民」走去;
靠網路連接的「大世界」裡的
「小部落」正在成型。

你我的孩子,
會活在這樣的世界裡,很長的時間,
因此,懂得生活在小部落裡,
是重要的學習。

 
蘋果與蛇 蔣友柏幾年前談過一個概念,
在新舊世界交替的夾縫中,
螞蟻會活得比大象好。
原因是,在變動中,小世界雖也會不同,
但因為需求少,所以容易適應。

現在,新世界已經重疊到了舊世界。
這時,老鷹一定活的比大象好。
在新舊重疊的混沌中,
能看到大概的方向,
就有支撐下去的希望。

大象,捍衛的是傳統。
不問改變,不論現實,
一定會按照舊時的規定生活。

螞蟻,講究的是儒家思想。
每一個人,都有一個要做好的功能。
不能越矩,不能奢望。

老鷹,服從的是道家意念。
不抗勢,但順勢而為,
而上,而自主。

酋長,對現在的部落,要兼顧:
-大象對傳統價值的尊重;
-螞蟻對發揮功能的勤勞;
-老鷹對利勢而行的智慧;

但更要的,是確定,這一種勇敢,
是為了別人而為,
並非為了自私而使。

 
蘋果與蛇 姚仁祿

昨天,遇見一位詩人企業家友人,
他說,他花了幾個星期,寫了文章,
希望解答自己心中疑惑:
「資本主義與民主制度,
效果不彰,問題出在哪裡?」

時間不夠,可惜,我們沒有深談……。
但我粗淺的看法是,
十八世紀工業化之後,
為了應付人多、
地大以及經濟不斷發展的需要,
資本主義及代議民主,
似乎是可以解決問題的方式。

但是,網路世界以及數位科技的發展,
解構了這一切;
嚴格說,我們的政治,
不再需要分層式的代議民主,
cloud management,
以及 cloud solutions,
即將取而代之,管理城鄉,管理國家;

我們的經濟,
不再需要集中式的資本主義,
cloud economics,
以及 cloud society,即將取而代之。

但是,我同意你說,
過渡時期(也許二十年),
確實需要hybrid領導,
學象,尊重制度,直到消失;
學蟻,功能分工,直到無效;
學鷹,順風飛高,
知道世界完全改變。

 
蘋果與蛇 蔣友柏
感謝分享。
象提供的是生活的長度,
蟻提供的是細節的寬度,
鷹提供的是格局的高度。

因為Cloud的另一面就是Crowd:
代議民主的最終目的就是提供Crowd solution;
資本主義的最終目的就是建立Crowd economy。

以前,缺乏工具,
所以有很大的空間讓少數人玩弄共識。
共識,一有被玩弄的空間,
民主制度就會因為少數人的掌權而看似完整。

現在,工具氾濫,
所以有很大的空間讓多數人推翻共識。
共識,一有被推翻的空間,
資本主義就會因為多數人的需求而縮小規模。
這,是我對你朋友提出的問題,
所想到的直覺答案。

對於這次投石所引出的有趣漣漪,
就這樣它平,有點浪費。
但這題目又太大….

也許,試一種新的模式,
下周繼續談?

 
蘋果與蛇 姚仁祿


很好啊!
深入想想,動動腦筋,
比較不會變癡。
下週繼續。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