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友柏:「做事要用心,帶人要帶心,處事要小心。」這三句話,是我在管裡中學到的。姚仁祿:「天生的領導力,命中注定的職業,加上勤奮不懈的用心、小心,造就了出色的領導人。」


蘋果與蛇 蔣友柏


管理,
是一種讓公與私和諧運行的能力。
管理,
卻不是人人都會的一種能力⋯

我的夥伴對我說:
管理,是與天俱來的。
後天,求不得。
會就是會,不會,就是不會;

我的朋友對我說:
領導,是與天俱來的。
後天,求不得。
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

我再次的開始親自帶兩個團隊,
更深的體驗到:
正確的管理方法,
才能讓團隊動起來。
明確的領導方向,
才會讓團隊熱起來。

管理,
是讓對的人,在對的時候,
做對的事。
讓對的事,在對的互動中,
產生最適當的效果。

領導,
是讓週遭的心/頭熱起來。
心熱,就會有期望,
盼望,因而敢眺望;

頭熱,就會想行動,
戰鬥,因而敢挑戰。

在最適當的效果中,
摻進眺望,就不會有結果,
就會不斷的進步;

在最適當的效果中,
摻進挑戰,就不會有結論,
就會不斷的進化。

管理與領導,
說起來簡單,
做起來,
似乎,真要有一點天份。

 

蘋果與蛇 姚仁祿

對極了!
認真剖析,我認為,
管理的核心,是領導,
其他的,是管理技術(Skill)
與工具(Tools);

領導,難學;
技術與工具,可學。

學校的管理學程,
可教技術與工具,
而且這兩者,日新月異,
各種管理理論與工具,
隨著環境變化與科技進步,
不斷推陳出新。

領導不同,
領導需要特別的人格特質;
有人,適合領導眾人,
卻不會領導身邊的人;
有人,適合領導少數,
卻不會領導龐大隊伍;
有人,適合領導海軍,
有人,適合領導海盜;
有人,適合領導地攤,
有人,適合領導商場。

兩個腦袋湊在一起辦事,
其中一個,就要領導;
有趣的,是領導者,
卻不一定是那個發號施令的人,
Servant leadership就是好例子,
明明是僕人,
卻是僕人聽命辦事,
然而,在實際,
是僕人在領導。

但是,無論領導少數,
還是多數,
領導部下,還是領導長官,
有本領讓人「頭熱」、「心熱」,
是基本人格能力,學不來,
硬學,
大概,也是半吊子。

綜合而言,
管理的技術與工具,可學;
但是,團隊,
少了領導能力,
就像沒有目的地的巴士,
滿街團團轉,
很忙,卻白忙。

 
蘋果與蛇 蔣友柏做事要用心,
帶人要帶心,
處事要小心。
這三句話,
是我在管裡中學到的。

做事用心,
才能學,才能進步。
雖然沒有一個人是通才,
但卻不應「某部分」的能力比較強,
而用「指導」的心態叫底下的人做事。

上位者,做事要更用心。
學習的廣度與深度要更齊全。
這樣,才能管理的讓人服氣。

因為需要與客戶溝通,
所以練就了基本:
簡報製成,和簡報演說。

因為需要與設計戶通,
所以加強了專業:
趨勢判讀,和設計製成。

因為需要與市場連通,
所以創造了互動:
設計體驗,和體驗設計。

會了這些,
人才會願意讓你管。
帶人比心,
才能了,才能互助。

很多時候,
人才只是把工作當成工作。
因為他們知道,
自己,還有其他機會。

把工作視為工作,
而不是事業,
會讓自己的心,封閉。
心一旦封閉,就無法看到,
了解夥伴的心。
所以,給的,只會是指令,
而不會是請求⋯

帶心的指標,
就是當請求的壓力遠大於指令時⋯
處事,一定要往最壞的想。
這會讓人比較悲觀,
但在領導時,
一定要讓被領導的人,
安心,放心。

當準備好最壞的時候,
就會不卑不亢,不急不躁。
這,才是穩定群體的力量。

一種精神上的鼓勵,
一種信念上的支持。

用心,帶心,小心,
就是我領導與管理的基礎。

 

蘋果與蛇 姚仁祿

做事,用心;
帶人,帶心;
處事,小心。
其中,「帶人帶心」,
就是領導;

我還是深信,
領導,這種能力,學不來;
因為,這不是外掛的能力,
而是embeded在基因裡的能力。

「If your actions inspire
others to dream more,
learn more,
do more and become more,
you are a leader。」

這句話,
是曾任美國總統的亞當斯說的,
我喜歡他說:
領導人,啓發,
讓人夢想更多,
學習更多,
做得更多,
變成更多⋯

如你所說,能讓人「心熱」、
「頭熱」就能帶動人。

 
蘋果與蛇 蔣友柏
所以,很多時候,
知道,這是求不來的。
有些事,就是命注定,
要放,也放不下。

而我,適合領導海盜。
所以套一句海賊王中白鬍子的一句話:
「不論是什麼樣的笨蛋,
只要上了我的船,就是我的兒子」

這就是我讓人心熱、
頭熱的基本態度。

 

蘋果與蛇 姚仁祿

所以,畢卡索的母親說,
我的兒子,是剛好當了畫家,
所以成為領導時代的藝術家;
如果,他去從軍,
他會是領導勝戰的大將軍;

我想,如果她曾想到海盜,
也會說,
如果,畢卡索去當海盜,
他會是令人佩服的大海盜!

我的意思是,
天生的領導力,
命中注定的職業,
加上勤奮不懈的用心、小心,
造就了出色的領導人,
不是學位。

 
蘋果與蛇 蔣友柏
我的夢想,
一直是在學位的背後。
而不是,
在學術的面前。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