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定」的目的,是為了方便「管理」;但是,「規矩」不同,看似簡單,但是,推動「規矩」,比推動「規定」難多了…


蘋果與蛇 蔣友柏

近幾天的溫度吶喊著:
夏天到了!
所以,週遭的行為模式也開始往夏天的行為靠攏。
其中, 最明顯的,
就是公司渡假的人數變多了。
光是這一個月,就有7個人渡假去,
20% of the entire company。

以往,對於渡假一事,我都是採取老闆心態:
「事情都做不完了,還想玩?」
現在,當一切穩定時,員工渡假一事,
變成我有沒有做好的scoring system。

去哪:反映了他的收入與文化水平。
多久:反映了公司專業與責任感的普遍性。
回來帶什麼伴手禮:反映了員工對公司個性的理解度!

這一些細節和心態的加總,
隱射出一家公司的價值與文化。
欣慰的是,目前,整體的評分,還算高。
去的,都是有一定生活水平的國家。
時間,都不算短。
收到的禮物看的出是經過用心尋找的。

這,讓我在暑氣下補空缺責任時,
心頭可以不慍不火。
公司的這些成長,讓我期待,
我這次的渡假,真的可以放心走!

蘋果與蛇 姚仁祿

主管的最高責任,不在管理,而在領導;
領導,是否稱職,有四個檢驗:
1)是否,為組織,建構明確的「目標」?
2)是否,有影響力,讓被領導者,
有「意願」支持「目標」?
3)是否,有吸引力,找得到,
具有「能力」執行目標的團隊?
4)是否,有整合力,讓團隊個人的內心,
具有相同的「價值觀」?
第四個檢驗,最難。
你今天,談的,
就是最難的企業「價值觀」…

我常向同仁說,「大小團隊」,
沒有「規定」,只有「規矩」;
因為,「規定」的目的,是為了方便「管理」;
可是,規定就像「法律」,規定得再嚴密,
總有疏漏,就算寫了一百零八條,
還是會覺得,要補上,一百零九條,防不勝防。

但是,「規矩」不同,「規矩」不像「規定」,
或許,也有條列,但是,明顯的精簡,
例如佛教的「五誡」,就是一例。

規矩看似簡單,但是,
推動「規矩」,比推動「規定」難多了…
因為,「規定」只要頒佈,
執行的重點,在監督,有沒有人違反「規定」;
「規矩」要成功,卻要溝通價值觀,
執行的重點,在於建構一個相信這個價值,
同時,據以執行任務的團隊。

你從渡假的種種細節,觀察的,
正是,你公司的「價值觀」,
有沒有被理解的蛛絲馬跡。
佩服。

蘋果與蛇 蔣友柏昨天剛好寫了一篇文章titled合約關係。
談的,就是「規定」是以人性本惡為核心所設計的,
但「規矩」卻是以人性本善而延伸的。
所以,有價的互動,
都因缺乏信任而需要硬性規定。

但,無價的互動,
都因不求所報而隻有軟性規矩。
這,也反映在公司與家庭的狀況裏:

在公司,看似無規定,但卻有明確的規矩。
讓每個人,都知道自己的價值,都有被關註的時間。
這樣,才會有成長力,才會吸引更多的人才。
進而,架構出有影響力、吸引力、與整合力的組織。

在家庭,看似有規定,但卻沒有明確的規矩。
讓每個人,都在找自己的價值,都在架構自己的空間。
這樣,才會有互補能力,才能一起面對人生無常。
進而,培養出有包容性、多元性?多變性的家庭。

I concluded in my writing:
「This got me thinking,is a contractual relationship
the cause for thelack of confident in humanityand
in term limited our acceptance for unknownfuture?」

也許,因為如此,所以暑氣重時,
不穩的心,反而比較容易心浮氣躁。

蘋果與蛇 姚仁祿

合約,是備而不用,
那是相處的「規定」,
規範雙方的權利與義務;
約定,是用而不備,
那是相處的「規矩」,規範雙方的應對進退。

後者,沒有權利與義務,
卻有高一層的人倫關係,依此應對,依此進退。
如此推論,「規矩」重信任,
沒有片紙隻字,還是可以信守…

合約(規定、法律),是現代的,執行起來,
講究「法」,理,似乎沒用,情,更是干擾;
約定(規矩、承諾),是古典的,執行起來,
講究「理」,法,似乎不用,情,自然存在。

我是一個心古典,眼現代的人,
有時,心與眼之間,焦距不免模糊,
需要用心,才不會步伐紊亂。

蘋果與蛇 蔣友柏完全同意你的論點。
也能理解你的矛盾。
但我認為,心古典,是領導的必要條件。
因為,過去,沒有現代方便,
所以,心反而較為實在。
這種實,自然會造就出整合力。

眼現代,是領導的必須條件,
因為,未來沒有過去簡單,
所以,眼反而不能固執。
這種新,自然會成就出吸引力。

而不斷的把這兩種相斥的價質混和,
就會有影響力。

所以,我雖然認同合約存在的必要性與合理性,
卻不願向「法」,一種社會的規定,低頭。
反而,越活,越註重,
自己,是否活的有規矩?

蘋果與蛇 姚仁祿

也許,我們在台北巷弄裏的公園邊,
正在努力的,形塑一種,
誠實的,面對世界改變的,
新型的,小而有力的,
新公司的價值觀。

蘋果與蛇 蔣友柏
Perhaps

蘋果與蛇 姚仁祿

關於Perhaps,
愛因斯坦說:
「Keep on sowing your seed,
for you never know which will grow –
perhaps it all wi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