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友柏:「突然間,轉念了。能放下複雜,切換成簡單,真好。」
姚仁祿:「沒有罣礙,沒有擔憂,輕鬆的體驗生命的複雜與糾葛,就是單純。」


蘋果與蛇 蔣友柏

今天,有夏天的感覺。
心念如同小孩一樣,想著:
可以去游泳,真好!
該出去渡假了,真好!
可以多遛狗了,真好!

已經好多年,沒有著麼簡單,純真的慾望了⋯
過去,不論春夏秋冬,
想的,都是生意,責任,家庭。
不知為何,突然間,轉念了。
能放下複雜,切換成簡單,真好。

 

蘋果與蛇 姚仁祿

羨慕⋯這個美麗的週六,
我反倒被工作擠滿。
早上在家,準備會議,
下午開了一下午會,
回到家,已是傍晚。

會中,有人提起,
期待你的Gift concept⋯
不過,早上在家,工作中,也享受著⋯

看著,陽光灑滿一地,
院子裡,櫻、楓、流蘇、伴著矮個子的灌木,
享受久雨之後的豔陽⋯

最認真的,是圍牆邊的一排竹子,
趁著春雨,勤奮的長滿一後院的筍子,
讓狗兒們寸步難行⋯

KiKi一早,躺在樓上陽台的木deck,
單純著曬著太陽,
腦子裡,只想著,哪一個路人走過,
要是太吵,牠要起來吠他幾聲⋯

叮叮噹噹,興奮的在屋內屋外追逐,
大概久雨,悶得慌,看見陽光,瘋了,
平常喝水的碗,踢來踢去的當水球玩⋯

太太忙著將各種蔬菜水果,
變出果汁、果盤,偶爾抽空,
認真看報,拿起iPad打幾個字⋯

兒子,忙著在床上,昏睡,
享受難得不上課不上班的週六⋯

近午,匆忙起床沐浴,
悠閒的邊看電視球賽,邊吃了幾分鐘brunch,
跟著我們下山,我們開會,他去打工了。

週六艷陽天,我們一家都忙,
也算開心,也算單純。
我想,沒有罣礙,沒有擔憂,
輕鬆的體驗生命的複雜與糾葛,就是單純。

 
蘋果與蛇 蔣友柏羨慕⋯
你已把家庭,工作,與生活,
無接縫的綜合在一起。
而我,
卻還停留在一段一段的體驗中。

不過,就如同你所說,
因為沒有擔憂,執著,
所以生活的點滴,變的應該,
簡單,所以念,自然純。
因為習慣把事情早早做完,
所以雖然上週才答應要寫6篇專欄,卻已完成40%;
因為習慣想到就行動,
所以當女兒的眼鏡被偷時,就已經訂了新的一副;
因為習慣自己做事,
所以當小孩上才藝課時,就已把家事做完;
因為習慣想到就送禮物,
所以當「節慶」來時,可以不傷腦筋⋯
因為這些習慣,
所以我可以輕鬆的享受突然出現的陽光。

但要養成這些習慣,
卻要很不輕鬆的要求自己。
(Gift concept我會再細想一次。盡力的不讓他失望)

 

蘋果與蛇 姚仁祿


佩服⋯
一直佩服你的快手快腳,
前幾年,懷疑,你做事,
到底有沒有仔細想?

近幾年,知道,你的快速,
是養兵千日的結果。
我們個性不同,你快我慢;
雖然都有養兵千日的習慣,
用兵拔劍,方法卻是不同⋯

你重攻,我重守;
你擅長狠,我擅長忍;
倒是,我們料事,都準。

因為,擅長不同,所以,
我們總覺得對方有自己缺少的東西,
值得佩服。

 
蘋果與蛇 蔣友柏感謝,對於我的急與躁,
做出這麼有深度的解釋。
事實上,我很少仔細想。
可能是被騙多了,傷多了,害多了,
所以,接收風險的天線比較粗。

只要感覺不對,就會直覺得找方法避免最壞的預估發生。
多數的時候,都以「狠」為方式,
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直覺建構的方法。

把天線轉向自己時,可以保護自己的世界;
把天線轉向客戶時,可以保護他們的商業。

不過,可能與你相處久了,
所以現在有時,也會用忍的方式,等君入甕。
就像剛才,要把鳥群請出房間,
過往,會把手主動的靠近他們,
希望他們願意上來。
現在,因為夏初的賀爾蒙,
所以,只要讓母鳥在身上,位移遊行就自然會發生。

我倒是希望,在千日後,
可以對守,對忍,有一些新的理解。
以後,就可以自然的在動靜之間游走。
那時,或許念會更純,生活會更輕鬆。

 

蘋果與蛇 姚仁祿

你對鳥,讓牠們順服,
已經有孫子不戰屈人的味道;
哪一天,
你用得上老子「上善若水」的哲學思考,
那就更是動靜皆宜,自在輕鬆了。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