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保有「天真」,又能有「教養」,是新時代「出人頭地」的必要條件,更是「活得自在」的功夫。


蘋果與蛇 蔣友柏
純真是一個每個人與生俱來的特質,
但卻不一定每個人都可以持續的擁有她。
小時候,純真,讓世界,變簡單;
長大後,純真,讓世界,變複雜。

我是到30歲時,
才發現,要貫徹純真,
需要極大的勇氣與資源。
才驚覺,要保護純真,
需要極大的實力與支援。

也認知到,自己,
已被汙染,不可能再純。
能做到的,只剩下,對自己真一些。
那時,我為自己冠上了
「真小人」的帽子。

我,以不期望自己可以純真,
或可以擁有純真。
但,希望,
下一代可以盡量的保有純真。

所以,教他們的第一個堅持,
就是「不騙」自己,不騙人。
第二個堅持,
就是「不管」別人,
「只管」自己。

 

蘋果與蛇 姚仁祿

我喜歡寫「天真」二字,
「純真」很少寫﹍
因為,「純」字對我,
有提煉的意思,
有那麼一點加工製造的味道;

「天」字對我,
有與生俱來的意思,
我很珍惜。

至於,真,那就更難﹍
難在,為了方便與人相處,
我們總是自我包裝;
因此,我喜歡你說,
你期待下一代可以保有純真,
不要騙自己﹍

連自己都騙的「失真」,
很悲哀,卻是普遍的現象;
許多人,還沒開始騙人,
就學會騙自己,
因為騙人難,騙己容易。

所以,我的邏輯是,
要保有「天真」,先保有「真」;
要保有「真」,
先不要養成「騙」自己的壞習慣。

 

蘋果與蛇 蔣友柏
天真,是比較成熟;
純真,直覺上,
就是一種做作。
所以,如果把題目換成:
不要天真的相信純真,
似乎,比較有我的味道。

這週,發生了很多事,
這一些事,
都是「騙自己」易過的局面。
慶幸的是,
沒有說服自己騙自己,
所以還未意氣用事;
麻煩的是,
因為自己騙不了自己,
所以只能正面承受。

在生意場上,這是一種天真;
在私領域中,這也是一種天真。
天真,
讓我的生命動機簡單,
卻複雜了生活的過程。

面對小孩的天真,
覺得,生活簡單真好;
面對員工的天真,
覺得,幫人打工真好;
面對客戶的天真,
覺得,請人做事真好﹍

天真,真好。
保持天真,真難。

 

蘋果與蛇 姚仁祿


你說,天真,
讓生命的動機簡單,
卻讓生活的過程,
變得複雜,此話甚是。

天真,原本可以讓生活簡單,
為什麼反而複雜?
就像,果園裡,
沒有農藥的蔬果,
採了,簡單清洗,就可以吃了;
現代生活,為了許多複雜的目的
(包括看起來賣相好),
加了農藥,
要簡單的吃水果,
過程就複雜了。

可喜的是,
由於出了許多問題,
現代生活的許多「不天真」的加工與包裝,
到了「水到渠成,因緣成熟」
可以被改革的時候了。

例如,
二十世紀的教育與學位系統,
就是一個「不天真」的加工與包裝的過程。

我一直深信,
天真的教育,就是:
1)丟掉制式教育的加工,
學校能因材促發,
引起個人學習的興趣;
2)丟掉學位的包裝,
社會能以能力與成果用人,
引起個人進步的動能。

 

蘋果與蛇 蔣友柏

不天真,
是一種入社會的保護機制。
如你所說,從小時的教育,
一個幫助「天真者」
進入社會的第一階段「好意」,
就開始一片片,一段段的剝奪,
汙染天真。

因為,有已忘記天真的家長,
不需要「太多」天真的社會,
不敢太相信「天真」的師長,
與急著要拋棄天真的同學,
所以,小孩自己學到的第一件事,
多數是:趕快長大。

這讓多數的人,在入社會時,
已經非常熟練「講話」與「包裝」。
但卻沒有實力,
失去天真,無法想像。

多數的「受訓者」也會誤判,
以為,入社會後,與入社會前,
會面對同樣能力的人,
與同樣的評分標準。
卻很難認知,社會上成功的掌權者,
閱人的能力極強,
任何的騙,都只是班門弄斧。
習慣用「不天真」生活的人,
在他們的眼中,只有有限價值。

不過,執著於天真,
而沒有相對的實力與心態,
會讓天真轉換為沒有理由的任性。
這,對我,
比「不天真」更糟。

 

蘋果與蛇 姚仁祿


對的,保有「天真」,
絕對不能變成「任性」的藉口。
天真,是先天,與生俱來,
是創新的源頭;

任性,是後天,教養不夠,
會失去與人互惠、互動的能力。

如何保有「天真」,
又能有「教養」,
確實很難,
但是,面對新的時代,
這兩者,
不只是「出人頭地」的必要條件,
更是「活得自在」的功夫。

因為,
沒有天真,就沒有創新的能力;
沒有教養,就沒有人願意幫你。

 

蘋果與蛇 蔣友柏

所以我天真的相信,
有一天,可以活的自在。
我也認知到,
為了那24小時,
我可能會投資一生。

但,這不就是人生?
所以我天真的相信,
因為我的天真,
所以下一代可以多保有一些天真。
至於這個動作,
會不會讓他們沒有教養,
已不是我所能預見的。
反正,那是他們的人生。

寫著這些「天真」的想法,
發現,自己還不是完全的「奸商」。
只能天真的相信,
這是一件好事。

 

蘋果與蛇 姚仁祿

你沒有資格稱自己是「奸商」,
頂多,可以自稱「天商」
(天生懂得買賣的人);
一個企業領導者,
懂得讓自己擁有客人需要的價值,
就懂得買賣;
懂得做買賣,也就能,
讓他領導的企業,
有著「清楚而簡單」的邏輯,
可以:
1)讓自己的企業,
在財務上自給自足;
2)讓自己客戶,長時間內,
不斷回來,或介紹熟人前來。

這個「清楚而簡單」的邏輯,
就是一般管理學者愛說的
「business model」。

我認為,
企業家能夠堅持以簡單邏輯經營企業,
就是「天真」;
不能堅持,
以清楚而簡單的邏輯,經營企業,
就只好「人前人話,鬼前鬼話」,
不知何者為真,
能這樣,才叫「奸商」;

我看,「奸商」,
你是沒有資格的…。
因為,雖然,
你曾經過許多生命的困難,
你還是很「天真」的面對生命的無常。
這樣的人,經商,如何奸?

 

蘋果與蛇 蔣友柏


Thank you。
也許這就是我該要傳下去的核心;
也許這就是我們在重複的故事。
也許這就是創意者的天真。

一個非常適合今天天氣的結尾﹍
久別的溫暖的午後。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