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友柏:「不能讓我專心做創意的時間,卻也提供了另一種創意的來源。練習後,就能在不專心的時候,看到答案。」
姚仁祿:「創意,一定不能靠曇花一現的靈感;時刻用心觀察,有個「疑」出現,這個「疑」就是原料。」


蘋果與蛇 蔣友柏


大眾對於創意產業,
都會投射許多的藝術氣息,
直覺得認為,
做創意的等於搞藝術的;

武斷的相信,
靈感來了,才能慢工出細活。
這種錯意的認知,
起因不在市場觀念錯誤,
而是被廣告公司誤導:

.晚上陪客戶social,因為要管好account?
.中午才進公司,因為要工作到很晚?
.靈感,是突然出現的﹍

結果,創意越做越差,
身體越來越差,
競爭力也越來越差。
這,就是低產值的生活。

每天,能讓我專心做創意的時間非常有限。
永遠,都會有雜事,正事,
突發事,穿插在每一刻。
所以,我會在這一些自主時間中,
快速的,專注的,把問題解出來。

但,每天,
不能讓我專心做創意的時間,
卻也提供了另一種創意的來源。
練習後,
就能在不專心的時候,
看到答案。
所以,我珍惜
每刻不自主的時間所提供的可能性。

對客戶,我隨時有靈感。
因為他們付錢買的,
就是經驗累積的曇花一現。

對客戶,我隨時備戰。
在他們上班前上班,
在他們下班後休息。

對客戶,我極少應酬。
我不再相信,
價值/專業是建立在交情上。

結果,生意越來越穩,
身體越來越好,
機動力越來越高。
這,就是高產值的生活。

蘋果與蛇 姚仁祿


你這個體會,
真值得與許多創意人分享
(老的、少的)。
我有相同的見解:

1)創意,既然是腦力產業,
一定不能靠曇花一現的「靈感」;
2)腦必須穩定的產出,
才能叫做以「腦力」為核心的「產業」;
3)如何「穩定」產出?
必須有穩定的「原料」,
穩定的「加工」;
4)時刻用心「觀察」,
有個「疑」出現,
這個「疑」就是「原料」;
5)時刻用心「思考」,
就是加工「半成品」;
6)擁有許多「半成品」,
在訂單來的時候,
才能按個別需求,
迅速客製化組裝「成品」(創意)。

蘋果與蛇 蔣友柏你陳述得更貼切。
平時,過著平凡,
不怕麻煩,緊湊的生活。
在這個時候,
反而腦可以有規律有邏輯的亂想。

這些亂想,狂想,空想,
都沉澱在腦海中。
當客戶來買創意時,
因為累積了許多沒有負擔的「半成品」,
所以只要了解問題點,
就能快速解決。

創意,是手術刀。
動刀的方式是經驗。
技術+速度,
就是我的產值。
唯一的問題是,
要提供這種專業,
要活得非常規律自制。

蘋果與蛇 姚仁祿

我一直認為,
只要是練功,都要自制!
做好菜,是練功;
做好人,是練功;
打好球,是練功;

設想好創意,當然是練功;
想練好功,自制,是首要﹍

「自制」為何要緊?
因為,人先天會懶、會累、會厭﹍
自制,可以衝破這些
拉住我們向前的的心理因素;
但是,真正要高產值,
卻也不能太繃緊;

佛佗悟道之前,幾年時間,
自己過度自制的修道,
累翻了,卻沒有大成果?

某日,偶聽琴聲,自悟:
「繃太緊,放太鬆的琴弦,
都無法彈奏好的音樂!」

因此,真正高產值,
就像一把好琴,
身心鬆緊適度,
是很要緊的。

蘋果與蛇 蔣友柏
而我是認為,
創意是一隻天馬,
大多的時候只會行空。
自制是唯一可以讓天馬踏地的方式。

所以我公司雖然09:30上班,
但我一定08:30到,
多數直接跟我的員工(業務/顧問/柏),
也會在08:30到。
所以我的家人
雖然沒有要求我一定要參加所有活動,
我還是盡量,盡力參與。

之前,在沒有誠心接受時,
這些緊繃,讓我彈出來的音過度尖銳。
每每,讓旁邊的人刮傷。

現在,因為接受,
這些平常,不太會影響我的弦。
所以,在身邊會比較有安全感。

創意,很空,很飄,很直覺,
但卻是一門專業。

自制,限時,很累,很變態,
但卻是執行創意專業的主要輔助心態。
低產值的創意,只是放氣球;
高產值的創意,
是把天空中的氣球綁下來。

蘋果與蛇 姚仁祿

高產值的創意,
是把天空中的氣球綁下來。
很像我年輕時,喜歡的一句:
「reach for the star﹍」
摘星,曾是我澎湃的夢﹍

中年後,我喜歡:
「over the rainbow﹍」
飛越彩虹,一窺究竟,
成為我心繫的夢﹍

近年,心中的一角,
逐漸聽見的是蟬鳴、鳥叫、
花香、蝶影、月光、日出﹍
似乎,飛越彩虹之後,我逐漸領悟,
自然,才是我內心的樂曲﹍

蘋果與蛇 蔣友柏
自信,所以自在,因而自然。
這似乎是所有高產值的核心﹍

開業10年,
所以已經有存活的空間,
這帶來自信,
在不景氣時,客戶還讓我成長,
這帶來自在。

自然,離我還有一點距離。
我還沒有好好的與內心對話﹍

所以,我的高產值,
目前,只限於工作。

蘋果與蛇 姚仁祿

嗯,我很慶幸:
年少時,工作,來自興趣;
中年後,工作,變成修行;
六十後,工作,
成為life style。

能如此,
除了謝天,我還能說什麼呢?

蘋果與蛇 蔣友柏我知道,當工作變成lifestyle時,
工作就會自然。
卻又本能的抗拒
把工作與生活直接融合,
雖然兩者是不太可能分開。

高產值的工作
會帶來許多新的生活選擇。
但其黑暗面也是
過多的選擇不表示會更自在。

我將步入中年,
生活/工作,目前都是修行。
但我不希望到60後,
才學會work style + life style。
這樣,陪我一路走來的人就會太辛苦。
我希望這個修行,
也可以有高產值,
在40歲前,
摸到自然,學會自得。

到這個境界,
創意的好壞就絕不會取決在靈感的來去,
而是信手直覺的專業見解。

蘋果與蛇 姚仁祿

是的,我也相信,
你會比我更早體悟,
讓工作,成為life style。
你還不到四十,
四十是個point,

我的經驗是,
站在四十那個點,
似乎上下左右,四面八方,
什麼角度都想試試看,
能不能跳躍起來﹍

你較聰慧,也許,
不需要跳躍太多,就能覺悟。

蘋果與蛇 蔣友柏你的經驗很準,
我(36)已經在思考如何裝上翅膀,
所以今年「前製動作」很多。
只希望不是蠟翅膀,
在靠近夢想時,融化﹍

其他,多跳,多摔,
多試,多想,就對了﹍

蘋果與蛇 姚仁祿

多跳、多摔、多試、多想﹍
很棒,祝你成功!
而且,
幾年來的近距離觀察,
我很確定,

你的翅膀,一邊是毅力,
一邊是勇氣,絕對不是蠟﹍
當然,也要記得,
你的燃料,是想像力﹍

 
蘋果與蛇 蔣友柏謹記教誨:
想像自然,
帶著自信(勇氣)
與自在(毅力),
往中年前進。

蘋果與蛇 姚仁祿


祝福!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