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與蛇」將從品牌、創意、與設計的角度
與您分享蔣友柏和姚仁祿二位創業者的理念。


蘋果與蛇 蔣友柏
本來說好要改變A&S的對談方式,
因為經過一年多的腦力激盪,
平常的體驗,
已越來越沒有文字的感覺。

但人生就是充滿「意外」,
這週,讓我碰到了另一個第一次:

我家有很多動物。其中,
擁有最大的活動空間的,是4隻鸚哥。
其中3隻,是從小養大的,
所以毛色美,塊頭大,
又不怕人,都自許為人。
剩下的一隻,卻是一隻老巫婆,
因為家人覺得她太醜了,所以買回家,
以免她要在鳥店孤獨的終老。

跳跳,那隻老巫婆,在週三動了一個手術。
在她的胸大肌前,有一顆很大的突起,
讓她無法飛翔,皮膚也被撐破…
雖然鳥麻醉的成功率有80%,
但還是帶著求神拜佛的心態咬牙讓她開刀。

這個決定,
讓我看到二個沒想過與一個已忘記的事實:

1、跳跳胸前的突起,不是腫瘤,而是壞死的肌肉。
似乎,因為鳥店用不乾淨的針注射(為何要注射我不清楚),
所以,小感染慢慢就演化為大面積的壞死。

對很多人來說,鸚哥,
代表微不足道的價值,
沒有經濟利益,沒有觀賞價值,
所以,不用多花心思,
用能過且過的態度處理就好。
但老巫婆,在我們的心中,
已是家中的一份子,
其它的小男生,也已敬她為女神。

所以,一個陌生人過去的不在意,
造成了自家人現在的白擔心;
一個領導者過去的不經意,
往往會造成品牌現在的風險。

2、以一隻40公克的生命來說,
求生的意志,出乎意料的強烈。

在一個她願意快樂生活的環境中(我家vs鳥店),
放棄,遠比想像中的難決定。

很多時候,
品牌只是一味的探討為何不應放棄理想,
卻沒有想過,只要環境是適合的,
自然的, 快樂的,
要抹滅本質的初衷就變得很困難。

而我忘記的,是我家董事長的善良,
她陪著跳跳一整晚,直到麻醉退了,
習慣用別的肌肉平衡走路後,
才放心的休息了一下。
這份不論卑賤/物種的善良,
就是感化我本身腐敗的主因。

一件心驚膽跳的第一次,
讓我想起了打拼的原因與前因後果在品牌建構上的關聯性。
所以,想藉此,做一座橋,
把過去我兩對話的方式留在身後。

下週開始,以每月探討一種philosophy(哲學)的方式,
在互相的專業上互動。

也就是說,之前,我們只是在聊天,
雖有達到放鬆與轉頭看的效果,
但在本業的邏輯提升上有限。
而既然,雙方都缺乏時間細細整理出自己對於
設計、創意、與品牌的理論,
就藉由A&S來逼自己,
做到企業領導者在傳承上應該盡到的責任。

不知,這樣可好?
 

蘋果與蛇 姚仁祿
當然好,我們,每個月,
專注一個關於設計、
創意或品牌相關的主題。

如果,更認真些,
我們應該先架構出來,
未來三個月的三個主題
(每個主題對談四週,四個子題),
以免,一忙,就失焦了。
你說是不?

我在日本出差,看小型旅館設計。
回應對談,也許慢些。

也祝福跳跳,恢復神速﹍

 

蘋果與蛇 蔣友柏
我不久後也會去日本。

但不是刻意去看設計,
而是特別去玩。

對我,這種「心態」
反而會注意到很多設計的細節與新意。

至於未來的A&S主題, 我建議如下:
1、 品牌:品牌到底是什麼?
a、品味 b、品行 c、品格 d、品德

2、創意:創意到底如何創造?
a、觀察 b、高度 c、體驗 d、無心

3、設計: 設計到底如何定位?
a、價值 b、本質 c、產質 d、品質

(跳跳已經開始活蹦亂跳了, 所以10天內, 應可痊癒)

 

蘋果與蛇 姚仁祿

很好,我喜歡「品牌」、
「創意」與「設計」的四個子題。

既然,「品牌」以四個「品」為子題;
「設計」以二「質」+二「值」為子題;

我建議,創意以四個「意」為子題…。

例如:

觀察,改為「注意」;
觀察的核心,是專注。

高度,改為「心意」;
心的高度,與寬度同等重要。

體驗,改為「在意」;
體驗的關鍵,是對產品或服務的在意。

無心,改為「如意」;
無心,所以事事如意。

你說呢?

 

蘋果與蛇 蔣友柏

同意…
如此,
我就先為下週的品味開場,
也為這週的閒聊關場:
 
(我一直相信,要看就好好看,要玩就好好玩,
所以,這週末,你就放心看吧。)

品牌是一個生命體,
在品味/品格的縱軸與品行/品德的橫軸上不斷的變型。

品味,是美感;品格,是環境;
品性,是內容;品德,是高度。
四品是一個循環,一個互扣的四相。
硬要用其一規範品牌,只會加速品牌死亡﹍

祝, 休憩愉快。
 

蘋果與蛇 姚仁祿

確實,這次來日,很專注的觀察,
其實,台灣要發展觀光產業,
吃、住、買、玩的設計與規矩,都要覺醒,
才能生長出活的台灣品牌。

下週談囉。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