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友柏:「一旦時間是你的朋友,品牌就會快速茁壯。」
姚仁祿:「客戶要深刻的體會到,真正的好東西,客人絕對願意等。」
當「等」是可以被利用與設計時,品牌溝通的機會就會增加。
最後,有可能成為最有價值的廣告溝通媒介。


蘋果與蛇 蔣友柏女兒這週因為腸病毒而在家休息。
被感染的原因與學校處理的方式,
讓我對於台灣的教育體系,再次的失望。

因為,它剝奪的我知與選擇(兩樣民主價值)的權利,
只因為校方疏忽(怕事)與家長自私。

在上一週,五月的第一週,
就已經有小孩確定感染腸病毒。
不過,同班家長都未被知會。
在詢問下,因為目前沒有個案的通報系統,所以老師疏忽了。

在這週,有兩位小朋友確定得到腸病毒,
不過,在家長代表,教務主任,
與校長的共同協議下,還是暫不停課。
(1、2年級以下,同週同班有兩個病例就要停課)
原來,4個人,
就可以決定小孩在學校所暴露的風險值有多少。

我了解,很多家長沒有太多的公德心。
畢竟生活都很辛苦了,
能多花一分鐘賺錢,就多一分鐘的機會。
所以,就算小孩得病,
也無法,也不願,帶回家自己顧。
這是一個經濟與政治的by product。

我了解,學校是公務單位,
一個命令,一個動作。
畢竟決定權與指導權都在上面的學者手上,
能少一事,就少一事。
所以,沒有頒佈的規矩與方式,就不方便執行。
這一個一個腐敗與老態的by product。

但這卻讓我的的下一代,越來越偏離正向價值。
最後,連安定社會的公德心,都會蕩然無存。
既可悲,又感慨。
 

蘋果與蛇 姚仁祿

喔,怪不得,
昨天沒看到你在辦公室。

學校遇事,無法當機立斷,
與政府遇事,無法當機立斷,是如出一轍的。

老子道德經七十一章:
「知 不 知 ,尚 矣 ;不 知 知,病 也 。
聖 人 不 病 ,以 其 病 病 。
夫 唯 病 病 ,是 以 不 病 。」

意思是,有病假裝沒病,是真病;
病,承認有病,就不會真病。

無法當機立斷,原因都是顧忌太多;
顧忌太多,起因都是怕事;
人一怕事,簡單的是非,
就因此複雜起來。

現在,這種因為怕事,所以不問是非的風格,
已經變成台灣公部門辦事的風氣了。

這類事,我們最近,已經談太多了,
主要是人才的膽識不足吧?!

 

蘋果與蛇 蔣友柏

我不想再談台灣的公部門,
因為講再多,也不會有突破點。

會提腸病毒一事,
是因為,藉此悟出知與選擇的相對關係。

一種非學術邏輯可以解決的問題:
我今天之所以會不爽,
是因為”不知道”風險已存在,
也”無法自行選擇”是否要承受此風險。

如果,一開始,就知道班上已有腸病毒,
就算是一則短訊,我就不會因為不能控制而不安,
進而延續不安至不爽。

把這個邏輯擴大:
最近,很多客戶都想要解決「等」這個問題﹍
以本位的思維,能想到的,
就是買更好的機器,縮短「等」的時間。
但,直覺不斷的告訴我,這是錯的方法。

要解決「等」,
就要讓「等」的人有「控制權」。
要有「控制權」,就要提供基本的「知」。

如果清楚的知道要「等」多久,
隨時有提醒裝置,「 等」就不會那麼難受。

再加上一直在操作的感官/體驗設計,
「等」會變得更不需要解決。
只要急劇的提升「等」的品質,
「等」就不會是「等」﹍

例如:在號碼單的背面引一段新書的內容,
在等待區播放具吸引力的內容,
甚至是請很美與很帥的店員﹍
都可以有效的讓消費者願意「等」。

一旦時間是你的朋友,品牌就會快速茁壯。
 

蘋果與蛇 姚仁祿

讓「時間」是你的朋友,
確實,是「品牌」成功的關鍵。
有位企業家朋友,告訴我,
他有錢也買不到Hermes柏金包,
只好花時間「等」,

這種不服氣,卻也要心甘情願「等」的感受,
讓他悟出成功「品牌」的讓人「等」的做法,
其實是「品牌」的「飢渴行銷」策略。

因此,回到你說的「知」與「選擇」的相對關係,
我的見解是:
在這個大家都講究快速的時代,
讓客人,「知道」要等,
而且,生產的產品或服務,
品質好到客人「選擇」心甘情願的「等」,
絕對是成就「大品牌」的關鍵。

Hermes的柏金包之外,
賈柏斯,讓客人心甘情願排長龍,
就是經營時間的「知」,與,讓客人「等」,
兩者結合的「選擇」﹍

我們熟知的鼎泰豐,不也是如此?

更進一步,我想,知識經濟時代:
1)生產者,要「知」快,
設計,製造,鋪貨都要快…。

2)生產者,也要「知」慢,
讓客人在最飢渴的時間點,
剛好等到心愛的東西(產品或服務)…

因此,你的客戶,要深刻的體會到,
真正的好東西,客人絕對願意等,
而且,雖然不耐,卻等得心甘情願!

生產好東西,
才是產品或服務賣不賣的關鍵。

 

蘋果與蛇 蔣友柏

你所探討的,並不是我悟的點:

  1.  你的企業家朋友所經歷的,我稱之:犯賤效應。
    因為當你可以控制生活中多數的事情時,
    反而會對不能如願控制的人事物產生極高的興趣。
    這就好像在遲暮之年,突然又體驗到初戀的心動。

    你會為了已失去與買不到而放棄自己的「控制」,
    讓自己成為感性的弱勢。
  2. 品質與技術已經從過去的品牌必須條件,
    晉級為現在的品牌必要條件。這是最基本的。
    如果連這種決心都沒有,還只是想用騙術包裝以換取短利,
    不是太小看市場,就是對自己過於自負。

我所體會到的,是一種新的思考策略:

  1. 「等」,之所以難熬,是因為:
    a.當沒有控制權的時候,人會緊張,會慣性的負面思考。
    b.當沒有超過預期的體驗時,
    人會慣性的以之前的經驗來規範「等」=「無聊」=「浪費時間」。
  2. 但每天,我們都會體驗「等」。只是,還沒有人利用「等」:
    a.如果,在等飛機時,可以有個簡單的圖表,
    隨時告訴我飛機準備的進度,
    我想,「等」的體驗就會提升。
    b.進一步,如果在等的時候有新的iPad可以使用,
    我想,我會感覺不到等。
    跳一大步,如果再等的時候,
    有美麗的空姐與帥氣的空少與客戶聊天,
    我想,多數人會願意多等一下。
    c.到極致,如果請到十大名模在等的時候走秀,
    我想,多數人會覺得「等」太短了。
  3. 用這個邏輯,可以在不提升硬體投資的狀況下,
    讓一個品牌的體驗,急遽增值。

當「等」是可以被利用與設計時,品牌溝通的機會就會增加。
也可以把這個當作一個平台來思考,
最後,有可能成為最有價值的廣告溝通媒介。
 

蘋果與蛇 姚仁祿

如何利用「等」?你的思考是:
a,報告進度….
b,試用新品….
c,俊男美女….
d,Event….

這四個構想,有些修車廠,
應該已經在做(a)了…..

網路訂貨,
例如Amazon也已經不斷告訴你,貨到了哪裡….

去年,我替客戶,
從英國訂了一部十九世紀古董鋼琴,
幾個月的整修期,
工廠一直利用Youtube將整修試音的狀況回報….

至於b,c,d,都是很好的idea,
有沒人用過,我就不知道了;

我特別喜歡b….

我認為「等待時間」將會是一個新的銷售平台,
等火車,等飛機,或者是上下班時,等候交通阻塞?

這些等候時間的商機,
目前,大概被Apple store搶了不少。

 
蘋果與蛇 蔣友柏
似乎,這次的邏輯,有點難解釋。

容我再試一次:
如果,要improve App store的等待體驗,可以:

  1. 報告進度。(現在已經在做了)
  2. 在等待時,pop up一篇新上的top seller content。
    讓我自動的利用等待的時間(現有資源的互相利用)
  3. 等待超過5分鐘時,pop up 一段賈柏斯的內部演講。

這些「設計」,會讓我願意花錢,買在App store等的時間。
也會讓我增加造訪的次數。

所以,我的結論與你一樣,「等」,
在經過設計後,會是一個有潛力的銷售平台;
但,我想要做的,是設計出賣「等」的策略。
這,會從提供設計過的控制與體驗開始。
 

你今天談的,蘋果與蛇 姚仁祿
確實是我沒有想過的觀點!

不過,聽來很對,
「等」,絕對會是新的商機….

 
蘋果與蛇 蔣友柏
Great…
似乎,一場病, 一段不爽,
又讓我看到一個新的設計挑戰。
 
有時,真不知自己是已經瘋了,還是快瘋了….。
我會好好設計一下「等」。
 

蘋果與蛇 姚仁祿

好的設計人,
總是活在「瘋」與「不瘋」的邊界!

祝福!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