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媒體,大眾,如果沒有膽、心、智,如何面對與解決民眾健康相關的議題?蘋果與蛇與您分享健康議題所延伸的深層思考。


蘋果與蛇 蔣友柏

大家都知道我抽菸。
雖然不是一個好習慣,
但也不是一種壞習慣。
但在health conscious崛起後,
抽菸的人,
不斷的被剝奪基本的權利。
因為二手菸會讓周遭的人有健康風險,
所以,只能在特定的地點,
付出高額的稅金,
忍受白眼的目光,
才能享受尼古丁。

對此,我沒有意見。
這是一個趨勢,
也是政府的權利。
這一個權力甚至擴大到了奢侈稅。
讓對社會健康有威脅的消費行為,
也被限制。
所以,對於其他類似的商品
不需要被相同的條件規範,
我有一些看法。

速食,對人身體的傷害不比煙少。
因為速食每年健保要付出的代價也不少。
但為什麼速食不需被相同的「條件」規範?

便利商店所提供的餐點對人的健康不好,
泡沫紅茶店的飲品對人體不好﹍
但都不需要被規範﹍

這種不平等的規範,
看起來又與政商利益相關。
如是如此,對人民,
社會的健康造成威脅的政府,
是否要被人民抽「健康捐」?

蘋果與蛇 姚仁祿

有意思的題目﹍
抽煙、戒煙,
我是有經驗的。
我大學開始抽煙,
三十年前(大約三十歲)戒煙;

戒煙前,
每天兩包半,算是煙槍了。
但是,我戒煙,
只花了一天,就戒掉了。

你說,
既然公權力要禁止在公共場所抽煙,
或抽煙要多抽稅,
那麼,
為何殘害健康的食物
(例如速食),
傷害身心健康的行為
(例如,政府的不當行為),
不也一起禁止,
一起抽稅?

聰明如你,當然知道,
這是完全不相干的事
(我猜想,你是被什麼事氣到了,發牢騷)。

你說公共場所禁止抽煙,
是政府的權力,我覺得不如說,
那是,保護不抽煙人,
不受二手煙妨礙健康的公權力。

至於,吃有害健康的食物、飲料,
那是個人自己吃,
除了生病使用健保資源外,
沒有妨礙週邊人的健康。

因此,禁止二手煙影響旁人,
我覺得,是對的。
至於,個人要不要戒煙,
那就是個人的事了。

蘋果與蛇 蔣友柏其實我不是在發牢騷,
而是想做出一些連結:
首先,我認同:
1、二手菸是要約束的。
因為會傷害到不抽菸的別人。
我也不會在我小孩子旁邊抽菸。

2、健康捐是可行的。
因為抽菸本就會對身體造成較多的傷害。
因此會有較多的社會成本需要被cover。

3、菸對身體的傷害是要被突顯的。
也需要提高年輕人
(還不知道自己要什麼的人)
拿到菸的進入門檻。

以這一些為基礎,我反問:

1、速食,對一個人的影響很大,
會導致肥胖,不專心,暴躁﹍
對週遭的人會有負面的影響。
這種不愉快,似乎和二手菸類似。

2、健康捐的概念是針對
「刻意對身體造成傷害的行為課稅」。
因為個體的意願必須被尊重,
但社會的權益也要兼顧。
所以速食,
是一種「刻意傷害」自己的行為,
所以應以同樣的邏輯對待。

3、速食的「缺點」到現在,
都沒有大肆的被宣導。
對於還不知道什麼是對自己好,
還不了解什麼是自己要的幼稚心靈來說,
速食與菸不是有著相同的危險嗎?

這一些反問,
剛好可以投射在最近的瘦肉精事件上:

1、用藥是要被約束的。
但要約束別人時,是否應先檢視,
自己的邏輯有沒有盲點?

2、如果與政治脫鉤,
瘦肉精有這麼可怕嗎?

3、如果不是有目的性的大肆宣導,
而是有深度的報導,會不會發現,
原來,台灣用的藥,
有些遠比瘦肉精危險。

我是被氣到,
我氣每次有「政治」議題,
電視上就只剩下膚淺的謊言可以看。

蘋果與蛇 姚仁祿


台灣本地用的抗生素與農藥,
確實過多。

因此,如果沒有政治操作的價值,
當然就沒有這次瘦肉精的爭吵!

我們的政府,比較沒膽;
我們的媒體,比較沒心;
我們的大眾,比較沒智。

沒膽,就不敢決心拼命向前;
沒心,就不願努力面對真實;
沒智,就無法靜心細細分析。

這樣的組合,
如何真正面對,速食的害處?
如何認真面對,抗生素與農藥的濫用?

蘋果與蛇 蔣友柏
我沒有管理國家的格局。
也沒有領導社會的野心,
所以只能分享,
我對於我家兩小的膽心智:

膽:我不斷的告訴他們,
與別人不一樣不是一件錯的事。
有時還是一件好事。
被人家笑,被批評,
就做到人家沒話說。

心:做事要用心。
想想,這樣做,
會不會造成別人的問題。
試著,讓自己不愉快的事情,
不要因為偷懶,或自私,
而發生在別人身上。

智:瘦肉精的目的,是把脂肪變成肉。
所以吃和牛,就沒有瘦肉精。
不過,市面上還有很多的「毒藥」是避不掉的。
所以,要吃得健康,
就要連毒都要吃。

也許就是因為期望的格局小,
所以能做到管理「大格局」的
權威人士所做不到的?

蘋果與蛇 姚仁祿

我很佩服,
你對孩子投入的心力;
孩子有膽,因為父母有愛;
孩子有心,因為父母用心;
孩子有智,因為父母無欲。

無欲,孩子才看得見全貌,
看見全貌,才有智。

蘋果與蛇 蔣友柏
又回到一貫的結論:
無求無欲因而得智得膽。

健康,就是膽、心、智並存。
捐,就是無求無欲。
只要反覆的用這種標準檢驗,
抽菸,速食,瘦肉精﹍
都不再是威脅。

可惜,檯面上,
媒體前的大小人物,都有求,
所以只能靠不公平,
不完善的「規定」,
來控制大眾的無知恐懼。

蘋果與蛇 姚仁祿


我想了又想,也許,「健康捐」,
不是解決大眾對健康不用心的「路」;
為什麼「健康捐」,也許,
不會讓大家開始少吃不健康的食物、飲料?

因為,三十年前,
我一夕戒掉煙,有兩個理由,
都不是因為錢:

理由一、
我不想讓短短的煙,
利用煙癮,控制我,
所以我宣布戒煙,
以怕丟臉,強迫自己,
不去買煙;

理由二、
戒煙前,我在衛生紙上,
噴了一口煙,看著染成褐色的紙,
想像著我的褐色的肺﹍

也許,健康捐,
只能讓政府稅收變多,
並不會讓人走向健康﹍
也許,微電影、電玩,
反而會做得到?

蘋果與蛇 蔣友柏
我還在做公家機關的品牌顧問時,
曾經有過一個「瘋」想法:
因為董氏基金會盯任何有「菸」的傳媒,
所以我建議以菸商的角度拍公益廣告。

訴求很簡單:
想要長壽,就不要抽菸﹍
壽,由戒菸開始﹍
但最後,公務員,還是沒膽﹍
以當時的法律見解,
微電影,電玩,
只要有菸,都會被告﹍

我的結論是,
健康捐,不管是初衷還是結果,
其實一點都不健康。
因為,當把人的好壞藉由抽菸,
速食,瘦肉精來分門時,
欲望,使命,就會主導決定與行為。
有欲,就會不公;
不公,就會不健康。

可能只有時間到了(也許已經太晚),
人才會自然的找健康。

蘋果與蛇 姚仁祿


嗯,說得好﹍
也許,除非是幸運的人,
否則,想起照顧健康時,
都是要來不及的時候了!

蘋果與蛇 蔣友柏
以此推定,
你我,都有一些幸運。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