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與蛇”打算推動『好鳥宅』,它是靠觀察,得到結論;靠網路,找到客戶;沒有虛坪,像日本一樣。重新定義,像iPhone一樣。簡樸新穎,像許多沒有被破壞的心靈一樣…。這樣的構想,是否符合大家對於”好宅“的期望?


蘋果與蛇 蔣友柏


花了9個小時重新的組裝家中鸚哥的家。
做了兩個80x200x250的中型度假村,
好讓他們在天氣回溫的夏月中,
有新的感覺。

不管我在外或內身份為何,
在做鳥公寓時,
我就是一個觀察者,開發商,
建築師,承包商,與工頭…
做的腰痠背痛,
手也因為綁麻繩而起水泡,
但是,看到他們在新家上追逐跑跳,
就自然的開始構思下一次要做得更「適合」他們的快樂。

這,就是一個微型的「創意房地產」。
一個真正為使用者「快樂」為主要考量的設計。
捨棄巨額獲利,設計師的面子,與政府的法規,
讓生活的空間,回歸使用的自然。

或許,當建商與建築師願意花時間動手做「鳥公寓」時,
地產的型態就會改變。

 

蘋果與蛇 姚仁祿


棒極!你抓到精髓了。
見鳥,知人;
設計的核心,
是滿足使用者的需求;

鳥兒不會說話,
所以設計者只能觀察,不會有假的市場調查,
或者代銷專家胡言亂語,綁手綁腳;
所以,我們的地產構思,就是要:

1)靠觀察,得到結論;
2)靠網路,找到客戶;
3)沒有代銷,不是豪宅,
沒有暴利的合理住宅;
4)這樣,大家都會快樂吧?

 
蘋果與蛇 蔣友柏
大家快不快樂我不知道,
但多數的建商一定不會樂見。
因為,
這是在對他們的安逸宣戰。

這幾年來,我碰過各種不同的建商:
有小到只能靠都更騙地的,
有大到自己有壽險公司的,
有號稱地王/股王的,
也有只買賣地的…

在我碰到的人之中,
沒有一個想要提供好宅,
全都想要獲取暴利。

這幾年來,我碰過各種型態的代銷:
有每年次負責幾百億推案量的,
有自稱自己是房地產界裡唯一的真心烏鴉的,
有擺明了要騙人的…

在我接觸到的人之中,
沒有一個想要增加自己的實力,
全都想要攀壁而上。

這一些人的不快樂,
或許才能讓「大家」快樂?

 

蘋果與蛇 姚仁祿

其實,任何產業的典範轉移(paradigm shift),
都會讓既有在場上的人,
1)先覺得看不起;
2)再覺得不舒服;
3)最後發現不能呼吸。

手機產業,在iPhone出現前後,
不就是如此?
當年,Jobs 說,
他做手機,就是要重新定義這個市場,
不是要從市場調查的資料,
去改善手機而已。

我們要做,
也要重新定義台灣的地產才對;
希望,我們有能力。

 
蘋果與蛇 蔣友柏我的鳥,在家中,自由的飛。
雖然碰不到窗外的雲,
淋不到春天的雨,
但比起註定要飼養的同伴們,
快樂了許多。

而他們的「多一些」快樂,
卻是建構在我與家人「多很多」的麻煩上。
因為沒有人喜歡自找麻煩, 所以:

1) 會以貶低別人的態度
證明自己沒自找麻煩是對的;
2) 會覺得找麻煩的人的存在
是對自己的一種藐視;
3) 但在無法阻止麻煩找上門時,
會躲進自己的小房間中…

這, 就是政府與市場讓房地產
成為多數人的「痛苦商品」的原因:

1) 政府要開發,要稅收。
2) 仲介要平步登雲。
3) 建商要自私自足。
4) 代銷要創造過度需求。

我們在轉的,不只是地產,而是社會的心。
有的武器,只有心與腦…
所以,創意地產,
必須要能架構在心與腦的需求上…
這樣, 屠龍才有機會成功。

 

蘋果與蛇 姚仁祿


正要勝邪,
靠「屠龍刀」與「倚天劍」;
屠龍刀,是腦;
倚天劍,是心。

我想,現在地產最大的缺點(邪):
1)以太多不必要的材料作設計,
例如,全棟花崗岩貼面;
2)灌太多虛坪,買50坪只有30來坪可用;
3)古典歐式氾濫;
4)平面設計,與實際生活有距離;
5)土地價格亂喊,高到不行。

我們,躲開這些,
從生活實用性着手吧!

 
蘋果與蛇 蔣友柏對於你所點出的邪,我都有想法:
1) 裝飾一棟「豪華」的樓,
讓建商有掩飾事實的優勢,
讓不入流的建築師有一流的錯覺,
讓有錢沒地方花的人有俯視眾生的快感。

2) 虛坪本就是最大毛利來源。
政府又無聊的規定要有一定的公設比,
讓不好用與用不到的設施被轉換成「必要成本」
3) 古典與歐洲都是優越心裡的作用,
沒有文化蘊底。
4) 一旦把3D生活平面化,就住的不舒服。
但沒有多少設計師知道3D要如何設計…
因為老師也不了解。
5) 土地,在戰亂時不值錢,
在繁榮時,卻是彩劵。
地主,都預期,自己可以cash out。
但卻沒發現,只要壓制demand, 就很容易破功。

躲開這些不難…
應該可以讓市場上的「鳥公寓」,
進化成家中用心的鳥公寓。

 
蘋果與蛇 姚仁祿

那就以「好鳥宅」為名吧!
蘋果與蛇,構想中的「好鳥宅」…
沒有虛坪,像日本一樣…
重新定義,像iPhone一樣…
簡樸新穎,像許多沒有被破壞的心靈一樣…

 
蘋果與蛇 蔣友柏
你的聯想比我年輕多了
大小便書與好鳥宅…
有趣, 有力…


在繁忙的縫隙中,
找到了兩種新定義…
不好做, 但有意義…
thanks。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