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週,是蘋果與蛇,樂譜上的休止符,一段沒有思考的寂靜。
期待,休止符之後,另一段,不知會怎麼發展的樂章。


蘋果與蛇 蔣友柏


想想,我們真的有一點奇怪。
只因為了一段晨間的對話,
就決定開始「蘋果與蛇」。
也因為開始了「蘋果與蛇」,
所以每週,都動動腦,戳戳對方,
看看是否在互動中得到些新意。

這個過程,從試試看,轉換為認真做;
從認真想,進化為隨意談。
如果是不在我們週圍的人,或許會認為,
我們因為太閒了,所以有時間亂搞;
如果是在我們週圍的人,或許會期待,
我們把自己閒,自己用,而不要再動腦。
所以,在經過100多篇的姚言蔣語後,
我建議,放假去。

因為,我累了,
所以,下週開始,要放2週的假;
因為,你忙了,
所以,下週開始,要做2週的事;
因為,讀者累了,
所以,下週開始,會有2週的清靜;
因為,筆者累了,
所以,下週開始,會有2週的沉澱。

反正,這一件事,真的就是兩個人的事。
沒有商業,沒有利益,沒有考量。
所以,可以很有規矩,
也隨時可以沒有規矩。

蘋果與蛇 姚仁祿


你的建議很好,
像極了蘇東坡形容自己的文章。
他說:「大略如行雲流水,初無定質,
但行於所當行,常止於所不可不止。」

你的建議,也讓蘋果與蛇,
「行乎不得不行,止乎不得不止」,
我家的入口,就掛著這幅對聯,
每日進出家門,總會如此提點自己。

我喜歡蘋果與蛇,因為,每個星期,
兩顆不同的忙碌腦袋,
用力擠出週末時間,專注的對談⋯
像是球友,每週切磋球技,
既玩耍,又比賽,很是享受。

所以,要是讓你在度假時,
還要在世界的另一角,放心不下,
就違背玩耍的初衷了。

用隋朝大儒王通的話,與你共勉,他說:
「大智知止,小智唯謀,智有窮而道無盡哉」⋯

作曲家,用休止符的哲學,是:
「Time is the measure of actual sound
as well as of the opposite,its omission。」

下週,是蘋果與蛇,樂譜上的休止符,
一段,寧靜的樂音,
一段沒有思考的寂靜。

蘋果與蛇 蔣友柏感謝你對我任性玩耍的容忍:
回來時,會帶著已放鬆的任性,
把你委託的戰役打好;
回來時,會帶著已回復的韌性,
把平常生活中的平凡做好;

回來時,會帶著充滿誠實心意的禮物,
與你分享這次的玩;
回來時,會帶著充滿跳框新意的思維,
與你繼續週末互耍。

蘋果與蛇 姚仁祿


祝福!旅途歡喜。
聆聽,休止符的無聲 ⋯
期待,休止符之後,另一段,
不知會怎麼發展的樂章。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