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友柏:『對我來說,每次碰到這種狀況,都是一場革命。 只是,革的,是自己的命。我的戰略就是:不死,就會更強。 』姚仁祿:『能懂得自己的人,明智;能贏別人的人,有力量;能贏過自己的人,堅強;』雖然談”腦死“,卻又是一次刺激腦力的對話。


蘋果與蛇 蔣友柏

可能太多事了,
最近除了工作外,
常呈現腦死的態。
家裡衛生紙沒了,不知道;
小孩子的藥沒了,不知道。

寫報告到一半才發現,
蘋果與蛇還未對話…。
腦死,是一種專注,是一種防衛,
讓處理的效率增加,
讓未處理的事情變輕。
寫到這,又發現,
腦還未全死。

 

蘋果與蛇 姚仁祿

腦死?這還真難回應!
如果,像你說的,
發生這些事,
你就以為自己腦死,
那我多年前,就早已經死了。

這種狀態,只能說是,
需要你解決的事情太多,
你又行事積極,進行速度太快﹍
既多,又快,因此,
你再也無法關照全面,
只能專注局部;
看來,丟三落四,
其實,你不得不!

就好像,車開慢,
我們還有能力,邊聊天,
邊看風景,邊開車﹍
速度一快,你就沒辦法了,只能專注;
聊天、看風景都沒了。

這是我們這種
經營較好的小企業負責人的宿命,
也算是好命。
是宿命,因為,企業小,
為了經營得好,速度一定逐步加快
(慢了,就耗油,車開不動)﹍
是好命,因為,能保持快速,
表示,經營不錯。

何時,才能停下來?
只要用心經營,
我們就無法停下來,
除非,我們自己設計(或被命運設計),
一個停車的地方﹍

簡單說,你的腦,沒死;
你我只是經歷宿命的好命司機,
有幸飆著一部,自己打造的車﹍
在急速之中等待,
一個美麗或無奈的出現,
讓我們停下車來。

 
蘋果與蛇 蔣友柏
命好與壞要釘棺時才知道。
現在,只知道,
有的忙,
是一件好事。

每次在接小孩下課時
(學校,跆拳道,音樂課﹍),
都會觀察周遭的人。
多數,都是家長。
多數,都有時間,精力,
全心全意的陪伴自己的小孩。
每次,我都自問,
是否,做的不夠?
所以只能點水式的陪伴小孩?

可能,我很幸運,
可以在年輕時,有自己的小企業。
不過,這種幸運,
會不會在年老時,
讓我沒有自己的小家庭?

不忙,是不可能的。
事情就是多,就是要自己做。
不忙,是不敢想的。
生活要過得好,就要努力工作。

現在不再腦死,
而是在接受後,腦打結。

 

蘋果與蛇 姚仁祿


這個我不同意﹍
我認為,命好?命壞?
是一個人的心態決定的。
還好,我們的心態,都:

1)夠積極面對環境的挑戰,
不會怕;
2)不服輸,
永遠覺得還可以學習,還可以進步;
3)對高手從心底服氣,
不會不知天高地厚。

有這樣的心態,不是好命嗎?
我覺得真好命,我很慶幸,
自己能有積極、
求勝與佩服別人的勇氣。

你也是,腦袋打結,
是脫胎換骨必經之路,
像是蟬脫殼,像是蛇脫皮,
覺得自己什麼都不對﹍

這種脫殼的時候,
最適合在混亂中,
集中精神,專攻一處,
不要全面作戰。

拿破崙就是這樣輸的;
因此,我喜歡老子道德經三十三章,
與你分享: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
勝人者有力,自勝者強。
知足者富。強行者有志。
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壽。」

老子說:
能懂得別人的人,聰明;
能懂得自己的人,明智;
能贏別人的人,有力量;
能贏過自己的人,堅強;
能知足的人,富有;
能堅定去做的人,有志氣;
能不失本分的人,長久;
能不在其位,
還繼續影響的人,不死。

 
蘋果與蛇 蔣友柏我不怕命,好與壞都已碰過。
在好命時,
經歷過最壞的恐懼;
在壞命時,
體驗過最好的希望。

所謂的釘棺而評,
是指過程中,不要多想。

我的腦袋打結是因為現在負責的,
大多數是別人的錢,
品牌,與資源。
因與我本身無關,
所以必須想更多,做更細﹍
截至剛才,這週已解決了:
讓年輕人喝茶,
以小企業行銷台灣文化,
讓香精行動化,
眼鏡幫的感染力,
最頂級的眼鏡通路定義,
橙果的微電影,
環保低價的旅館備品設計﹍
沒有一個是軟柿子。

截至剛才,這些問題,
都還是要自己想,自己做﹍
沒有一天是輕鬆過,
所以,
腦裡堆了太多的「left over ideas」,
齒輪運轉不順,就打結了。

每次碰到這個問題,
我的解法,是全面作戰。
一次,全來,
就像解決電腦的問題一樣,
一次,全upgrade。
過程會痛苦些,
但成長會是立即的。
因為,時間,
一直是我所沒有的奢侈。

 

蘋果與蛇 姚仁祿

我聽得懂,
但,我還是建議,
減少全面作戰的壓力;
凡事,積極,
是,面對挑戰,必要的態度;

但是,戰略,卻是,
面對挑戰,必要的思考…。
也許,個性使然,
我喜歡,墊高城牆,
讓人無法進攻,
在城外耗很久,只好投降;
但是,我,很不喜歡,
打開城門,攻擊作戰;
所以,我都是,
積極佈局防守,等對方自敗;
很少大舉進攻,全面開戰。

 
蘋果與蛇 蔣友柏我想,
你誤解了我全面作戰的意思。
對我,一個懶惰的人,
任何要多花精力的事,
都是能避則避。

我只願提投資我的精氣神,
在我關心或信任我的人身上。
所以,大舉進攻,
只會發生在「無計可施」的狀態下。

我翻新的意思,
有點像是自己的專業戰略:
很多時候,
機器因為太久沒有update和upgrade,
已經過時。
很多老闆,
不願意投資自己的錢
在fine tone已可以運做的機器上。
很多家庭,
不習慣長期的以捨營運家中的事物。
所以,當碰到結時,都期望,
加一套軟體,換一顆硬碟,
一切就會照舊。
但這種做法的成效有限。

對我來說,
每次碰到這種狀況,都是一場革命。
只是,革的,是自己的命。
我的戰略就是:
不死,就會更強。
難的,是控制”自殺”所造成的傷害,
不要讓距離近的人,
遭到池魚之殃。

 

蘋果與蛇 姚仁祿

你說,大舉進攻,
只會發生在無計可施的狀態下﹍
還是容我多講幾句:
我的經驗(也許是習慣),
無計可施,陷入困境時,
我就單點深入突破,
絕對不敢大舉進攻﹍

山羊座,屬牛,又是O型,
讓我遇見困境,
固執的想要突破;
但是,山羊座的性格,
卻又讓我選擇突破的方法時,
只肯保守,不肯冒險﹍

也許,我們的不同在此。
你衝,我守。
你只進不退,我邊退邊進(繞路)。

是不是這樣?

 
蘋果與蛇 蔣友柏也不全是﹍
我的大舉,
多數是奇襲,游擊。
以陣對陣,
又累,又不好玩。

所以,不一定是單點,
也不一定不是單點。
唯一可預計的,
就是當我退時,
會比進還要可怕。

我剛也在想,
一隻矛,一堵盾,
竟然可以互敬互競。
這,實是難得的機會。

 

蘋果與蛇 姚仁祿

哈,奇襲,
很有你的風格。
這個,我就不會﹍
我只會堆積足夠的軍糧(專業知識)
讓別人無法進攻。

看來,我們的腦,
都沒死。

 
蘋果與蛇 蔣友柏我是初生之犢不怕虎﹍
不值一談。
奇襲,
就是因為還沒有足夠的時間堆積軍糧﹍
我都是靠朋友助糧(專業知識),
才活到現在的。

看來,一談到腦死,
腦就不想死了﹍

 

蘋果與蛇 姚仁祿


我們的每週一談,
對腦,是很好的運動。

謝謝。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