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友柏:『我並不是在創新,而是在對症下藥。』姚仁祿:『試試能否因為我們的努力,減少棄犬,我們打算蘋果與蛇週年啓動…。對症下藥,開始積極籌備吧!』


蘋果與蛇 蔣友柏有了自己要照顧的小孩,家庭,與公司後,
生病,是一個不能選的選項。
幸運的是,意志力還算強,
身體上的痛苦到現在都還未阻止我
完成必須執行的責任。

你說,你現在的不適,
是一種修行,是一段業障。
這也是我面對任何
”不想,不願,不愛”的事所找的理由:
不想做,表示還不熟,
還不擅長,所以要多練習;
不願做,帶出了心中的幼稚,
所以要用成熟的心態接受;
不愛做,是過於自我的態度,
在一定的選擇後,已不是選項。

不過,社會上,還是有許多人,
專門把自己不想,不願,不愛的事,
經過一定的包裝,騙其他人背。
就如同選後(得到希望後),
就要面臨一長串的恐懼:

不想進美牛…
但在「國際經濟發展考量下」
可以委屈內需市場。

不願物價漲…
但在「長期發展」的宏觀上,
可以要求市場接受。

不愛貧富差距…
但在政治資源的疏通上,
可以安排執行上的時間差。

這些,不也是生病嗎?
 

蘋果與蛇 姚仁祿

病,不是實際存在的;
病,是健康有瑕疵的的狀態。
意思是,健康是「系統完善運轉的狀態」,
系統運轉失靈(不一定當機,但運轉不順暢)
的失調狀態,叫做「病」。

從這個角度看,
重要的,是維護系統設計的原意,
讓系統持續運作順暢;
要能夠這樣,就是要:
1)平時愛護;
2)定時維護;
3)瑕疵修護。

幾年前的新年期間,才一放假,
我的左肩就得了帶狀皰疹,
雖然疼痛不堪,
但是,想想,
就當做吃苦了苦吧,
忍痛到年初五才看醫師,
到元宵前夕,
雖然還有微痛,大致也算好了。

帶狀皰疹的病毒,
其實一直在體內,平時沒事,
為何選擇新年發作?
簡單說,就是年前太忙,
對身體基本的「平時愛護」
不只做得不好,還濫用,
所以免疫系統運作失靈,
病毒佔了一個位置,發起威風來了。
這就是為什麼,
我們前一陣子談的運動、睡眠,
都是重要的。

這麼看,國家系統、企業系統、
家庭系統、身體系統……
不外乎要謹記
「三護:平時維護、定時維護、瑕疵修護」。

我們的系統設計,
偏重於以選舉來確認系統走向;
選舉,雖可匯集眾人智慧,
但是,現代選舉,
卻也越來越以短期宣傳,
來影響民眾的投票意志;
這種趨勢,讓我們的國家系統,趨於短視,
對於需要長期「三護」的國家機器,
忽視了「平時維護、定時維護、瑕疵修護」的必要性,
所以,系統運作不順、
不調是一定的。

 

蘋果與蛇 蔣友柏


這讓我想到,
周五的時候與一個「商業協會」見面。
協會的秘書長好意的告訴我,
市場對我與橙果的意見是:

1 有價值,但會不會很貴?
2 付得起,但會不會被友柏貶低?
(她說因為董事長們都愛面子,
所以比較喜歡「溫和」一點的專業人士。)

這就好比一個病人,想要身體運轉的順,
卻不想用對的醫生和聽醫生的建議。
還是慣性的找轉角的家庭醫師,
想以交情換得自己想聽的話:
重症可用輕藥醫。

這也表示,多數的時候,
我並不是在創新,而是在對症下藥:
對症,就是觀察問題的原點;
下藥,就是安排機會的發生。

相對的,我在創新時,就是對藥下症:
對藥,搭配出不存在的新;
下症,設計出凸顯新的局。

過去,我們談過,
要為「狗」做一些事。
昨天,在走狗時,
又一隻「柯基犬」跟著我回家…
結果,在我有限的生活空間裡,
我無力負擔另一個生命。
所以,照舊的,把狗送去狗醫院,
檢查,洗澡,再找人認養…

這讓我感嘆,
光是「狗」一事,社會就病的不輕…
是否,把此事擴大,
開始一波「輕輕的」革命?

 

蘋果與蛇 姚仁祿

創意,就是對症下藥,
我喜歡這個邏輯。
我們都愛狗、
養狗也為牠們負起責任,
你尤其。

我自從多年前,同時養了九條,
成長後,或是在自家園子,
被毒蛇咬死,或是老了,
慢慢一條一條往去…。
我能做的,也只是誠心助念而已,
送走最後一條之後,原來決心不再養狗;
只是,因緣總是與我們的想像不同,
先是你送我一條KiKi,
再來太太想多養幾條,陪伴KiKi。
現在家裡三條,任由牠們搗蛋,
與看著牠們可愛之間,
知道自己與狗,緣份未了,
日子這麼過,也是幸福。

我們在「棄犬遺照」那次的對談,
談到可以發起一波革命,
試試能否因為我們的努力,減少棄犬,
我們打算蘋果與蛇週年啓動…。

對症下藥,
我們開始積極籌備吧!

 

蘋果與蛇 蔣友柏

以我的角度,創意要可以持續,
要可以感染大眾,
就必須與商業行為結合。
商業,就是在別人認為不可能的
「市場」中獲利,並活的好。

所以,要對症,首先要讓大家知道,
狗是一個有”極大”商業利益的市場。

至於下藥,
你我口中的「聰明方法」,
往往是別人心中的偏方。
那何不,從本行下手?

對外,
你擅長的是建築,但其實是創意。
對外,
我擅長的是行銷,但其實是設計。

最合理的藥方,
就是用「創意」開發新型態的房地產。
以透明的價格,
讓市場有機會合理的買到好宅…
不論是人狗宅,人貓宅…
反正只做創意宅。

讓台灣錢第二多的市場,
開始質變,輕輕的,
把狗的利益放在檯面上。

 

蘋果與蛇 姚仁祿

讓,想養狗,
又能負責任的人:
1)有合理的方式,找到合適的狗;
2)讓人與狗,
都有合適的居住與娛樂地方;

讓,只想玩狗,
卻不能負責任的人:
1)能夠找狗玩,不能讓他養,也不需要養;

讓,隨便養了,
又胡亂拋棄的人:
1)讓他的臉,沒地方放。

第一點,第二點,
也許我們努力點,都容易,
但是第三點,
我還真不知道,民間力量怎麼弄?

不過,也許,這就是挑戰!

 
蘋果與蛇 蔣友柏 第三點,有點像「性病」。
不需要點破,
只要讓人懷疑,就會沒有面子。
最直接的,就是讓小孩子認為,
隨便養又隨便丟的人,
是「可以被公開指責」的。

而小朋友之所以可怕,
是因為童言無忌,又不可控制。
小朋友,現在,
就等於網路,等於狗仔…

所以,當1與2得到市場的注目後,
3就是必會自然發生。
在適當的燈光下,
本來不在意的小疤,
也會在視覺上變成不容忽視的大峽谷。

因此,挑戰在於,如何滾動1?
 

蘋果與蛇 姚仁祿

嗯,滾動,
當然從網路開始…
像你說的,
先創「利」,
就有能力創「義」。

如果我們做得好:
地產是利;助狗是義;
網路,是通往「利」與「義」的道路。
我們的路見不平,
是滾動車輪的引擎…

 
蘋果與蛇 蔣友柏現有的路不平,
因為貪,因為怕,
多數的人都從上往下挖。
我們的路不難,因為小,因為輕,
所以可以從下往上長。

看樣子,要多安排見面聊天,
打造一台引擎,要一些努力。

明天見。
 

蘋果與蛇 姚仁祿


希望睡眠中,
得到一些想法,晚安。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