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友柏即將啟動“柏”品牌,希望以simple為設計,honest為價值,
定義“柏”的商品,故事,與定價。姚仁祿:『所有的成功「品牌」,
都來自於心中期望與人「分享」的概念;成功的品牌,需要誠實。』


蘋果與蛇 蔣友柏
想了3年,決定,今年啟動「柏」。
一個環繞在自己價值上的品牌,
以時尚的方式表現希望與恐懼。
 
要的,是證明一些別人不敢投資的設計,
是可以用”新”的邏輯打出一片天。

求的,是把自己活的方法與喜好,
轉換為可以穿戴使用的商品。
想的,是用對的方式,
做對的設計,談對的合作,得對的果。

以2年耕耘,2年成長,2年擴張為短期目標,
做出我現在會用,兒子以後也會用的「柏」經典。
 

所有的成功「品牌」,蘋果與蛇 姚仁祿
都來自於心中期望與人「分享」的概念;

換言之,「分享」啓動在先,
「品牌」成就在後。

「柏」,將是你近年「人生哲學」、
「生活態度」與「美學品味」的分享;

當「柏」的哲學、態度與品味,
能引起共鳴,進而衍生感染的時候,
「柏」就成型為讓人喜愛的品牌了。

祝福。

 

蘋果與蛇 蔣友柏
我不想成為萬人迷,
這樣的生活太複雜;
柏也不會迷萬人,
這樣的品牌與我的價值不搭。

我是要分享,不過不是為了讓人喜歡,
而是讓人恍然大悟,或是咬牙切齒。

現在,唯一進入世界百大奢侈品牌的東方品牌,
只有「上下」。

也許因為是Hermes所投資管理的,
所以在既定「品牌」與「時尚」的西方,
馬上就得到了一席之地。

這讓我想到,
一個品牌在誕生時,直接切為兩塊:
授權(以審核設計的方式,利用別人的現有資源滾錢),
限量(以自產自銷的方式,確保所有細節的完美,讓品牌消費者感動)。

這樣,才能務實的,
擁有足夠的時間與空間養品牌。
 

很高興,知道在你心中,蘋果與蛇 姚仁祿
「柏」就像一棵樹,
值得,也需要慢慢的養成;

限量,而不是大量;
感動,而不是煽動。

不過,授權的部分,控制得住嗎?

 
蘋果與蛇 蔣友柏授權,沒有百分百的安全性。
只能從相較下,選最適合現在需求的。

但有規劃出一個零售方式,
減低「看不到」的錯誤發生的機會。

這,可能等見面後再聊。
不過,以我操盤的經驗,
一個品牌的故事與價值不在精采,而是誠實。

多數建商,用各種方式裝飾商品,
以華而不實抬高價錢;
多數企業,用各種方式降低成本,
以剝低抬高堆疊股價。

就如同你朋友說的,只有在房地產與股票,
才有足夠的量,讓富人放錢。
所以要減低貧富差距,只有讓景氣不好。

但在景氣不好時,
有逆向思考價值的「少數」人,還是活得很好。

因為,富人會需要他;
中小企業更需要他﹍
這,也就是柏的原點。

所以柏一開始就不是一個品牌,
而是一種價值與現象。
因此授權柏,但不是柏,簽約也沒用。

這,是我所看到的「誠實」。
 

成功的品牌,確實,需要誠實。蘋果與蛇 姚仁祿
試試打進「brand,honest」兩個字,

在Google搜尋,Google問我,
是不是要找「why is it important for a brand promise to be simple and honest」,
神奇吧?

就把「brand promise」=「simple and honest」,
當做我送給「柏」的賀禮;

希望,「柏」永遠走向「simple」,
永遠懷抱「honest」。

 
蘋果與蛇 蔣友柏
感謝,就以simple為設計,
honest為價值,定義柏的商品,
故事,與定價。

等下我也問問siri:
「brand, honest」的關係是什麼?
搞不好她的答案會是Apple﹍

Happy Chinese New Year。
 

祝福「柏」在龍年,紮實的亮相。蘋果與蛇 姚仁祿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