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護動物,若只標榜統計數字,不容易引起共鳴,藉由藝術家杜韻飛鏡頭中,一張張可愛又無辜的照片,『蘋果與蛇』希望能以設計思維,喚起愛護動物的心念和實際的計畫,推動一場革命。


蘋果與蛇 姚仁祿昨天看報,
兩張照片,吸引了我﹍
滄桑、無奈,
充滿疑惑的眼神,
像極了人像,卻是狗的容顏;

不是普通的狗
(或者應該說,是太普通的狗),
普通到被遺棄,或走失,
沒人領養,準備安樂死的前一刻….

有位心軟的攝影師,
在他們被處死之前,通過鏡頭,
留下遺照,為他們說話,
沒有語言,只有眼神,
卻是我們完全聽得懂的話﹍
牠們問了,很簡單的一句話:
為了什麼?

不知你是否看過牠們的眼神?
如果牠們問我,為了什麼,要丟掉我?
我不知如何回答。
如果牠們問我,為了什麼,要殺死我?
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也許,我們只能替牠們,
多問一次,為了什麼?

蘋果與蛇 蔣友柏

我有看到﹍
但沒有多想﹍
因為每次多想,
都會悲傷,卻又無法做什麼。
我常問自己,
養這麼多生命幹什麼?
我也常問自己,
背負這麼多責任幹什麼?
每次也不敢多想,
因為只是徒增無奈與傷悲﹍

當沒有辦法給答案時,
又要如何問為了什麼?

蘋果與蛇 姚仁祿我是這麼看的:
1)你家裡養很多狗
(很久沒問你,現在幾條了?),
是緣,你與他們有與緣,
所以養牠們。
2)你背負很多責任,是因為,你善良;
與你有緣的小狗,你非常善待牠們,
單是每日兩次分批帶牠們走路,
持之以恆,就是讓我佩服的事。

我們的力量真是很小,
但是,我不認為,
我們真的一點辦法也沒有;
雖然,我不認識攝影家杜韻飛,
但是我相信,我們應該盡力,
將他認真拍攝的棄養狗遺照,
還有,我們對生命的看法,傳播出去﹍
這是他的facebook

因為,生命,不是統計數字;
愛護動物的人,以統計數字,
討論棄養狗的問題,
不容易引起共鳴。
(大家會輕易的,認為是社會問題,
甚至是政治問題,不是生命問題);
但是,以視覺藝術,
面對棄養狗的生命終結,
就有機會,使有緣的人,
心柔軟,不再僵硬;
畢卡索的反戰畫作「Guernica」,
在1937年巴黎世博會出現,就是好的例子。

也許,我們可以,
做得再多一些,你說呢?

蘋果與蛇 蔣友柏

1)我現在還是有9隻狗。
2)一天是走一次,但分成2批。
我有這麼多狗,
是因為沒想清楚,
所以是一種孽緣。

我養了這麼多狗,
卻遲遲沒有正確的責任感,
是一種偽善。

所以,我的小孩在大班的時候,
就必須學會遛狗,以分擔家事….
一種不正常的不公平。

我也是近幾年,
才有做到天氣好必走狗這一件事。
但前因,不是為了狗快樂,
而是減少我被唸的機會。
而後果,是體會到了狗的快樂,
而期望天天都是好天氣。

所以,我知道,
人要變,必需要有契機。
時間對了,很多事才會成﹍
利益傷了,很多錯才會變﹍

如果是我,在選舉年,
在一個得票率相當的選舉中,
我會善用網路的感染力,
讓動物的議題,成為政見。

生命,必需要有一定的價值,
才會被重視。

動物不是人,
所以沒有「投票」的價值。
因此其待遇雖普遍不仁,
但卻被默默的接受。

人不是動物,所以沒對「活著」存感激,
因此其智商雖凌駕物種,
但卻以己之利抉擇。

要做,就要來一場革命,
不管是茉莉花式,還是傳統式,
都要讓當權者痛,才有機會。

蘋果與蛇 姚仁祿我不理解,
棄養狗與當權者的關係是什麼?
我認為,棄養狗,
是「養了狗,卻隨意放棄者」的責任!
我贊成,在網路上,
推動一場革命(改變棄養狗的現況),
但是,革命的定義,
要清楚,這樣才能做設計。

我認為:
革命的目的有三:
一是、讓會棄養狗的人,
不敢隨便棄養狗。
二是、讓想要認養狗的人,
有一個方便愉快的方式,可以完成認養。
三是、讓養狗有煩惱的人,
能有個提供可信知識的地方。

你的看法呢?

蘋果與蛇 蔣友柏

人,都怕罰則。
如果animal rights可以提升至國際水平,
棄養行為就會減少。
這,要從當權者下手,
因為這是深及教育與法規的議題。

我曾說過:
如果狗可以投票,
生活品質就會有效提升。

一旦網路革命可以達到你所說的目的,
就是一場價值的革命,
這與”綠能”一樣,
會是一個評判人格的標竿。
要為人民服務的人,
就必須向此價值靠攏。

至於功能,我會加上:
1、 只讓適合養狗的人養適合的狗。
2、讓大眾知道,台灣的”可愛小狗“,
多數是用”不人道”的方式強迫性的來到世界。

而我的目的是:
1、讓養狗的困難度增加。
2、讓好好養狗變成一種身分。
3、讓隨便賣狗變成一個冷門的生意。

你覺得呢?

蘋果與蛇 姚仁祿臺灣不是沒有保護動物的法令,
而是不會好好執行。
不過,我對政府沒有信心,
減少狗被棄養,
還是要關心狗的人,自己來才行。

自己做出成績,
政府支持不支持,其實就無所謂了。

你補充的兩點網站功能,
都很好,我認同:
1)網站要讓想養狗的人,
找得到適合他(她)養的的狗,
2)網站要讓大家知道,買來的可愛狗,
多數是不人道環境下繁殖的﹍

還有,我覺得,應該要讓大家明白,
如何對待寵物,我最近,
就從國家地理頻道的「報告狗班長」學到很多。

除了這些,還有什麼該想的呢?

蘋果與蛇 蔣友柏

我也對政府沒信心,
但有時卻需要正斧
(legal justification)
以斷歪掉的公道。
如果把這次的討論當成一個案子的起頭,
我會:

1) 設計體驗:
讓有能力養狗與愛夠變成一種時尚的行為。
但這個時尚是以讓狗快樂為核心,而非人。
2) 體驗設計:
用網路收集願意好好養狗的ʺ大眾ʺ資料,
再以此為利基, 說服建商,
蓋一棟試驗性的”人狗”好宅。

有了面子商品與群聚燈塔,
這個革命就會有裡子。
裡子,就會是感染力的原點,
漣漪效應也會發生。

蘋果與蛇 姚仁祿
那就開始吧,
蘋果與蛇一週年時,
看看經過我們的努力,
我們可以推出什麼!

蘋果與蛇 蔣友柏


我會好好想想…
渡完假與你詳談。

蘋果與蛇 姚仁祿
期待!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