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事件,華爾街事件,必然是長久累積的因,造成今日的果。
姚仁祿:『不如透過華爾街之鏡,看見,自己的貪婪與期待不勞而獲,審慎、堅定的改過…。』蔣友柏:『世間處處是鏡子,借鏡反省是第一步,破鏡尋我是第二步,補鏡求全是第三步。』


蘋果與蛇 蔣友柏


2008的金融風暴是華爾街消失,
政府幫忙買單;
現在的衰退是政府出問題,
卻沒人敢承擔。

希臘,一個文明的發源地,面臨破產。
其政府,只能面對必須承受的重,
而縮減人民的福利。
其居民,卻一味的要求繼續得到不合理的報酬,
不惜癱瘓整個國家。

美國,一個世界的指標,面臨重整。
NBA,一個代表美國的運動,
竟也可以用『薪資不公平』為訴求罷工。
讓被剝削者,連被剝削的權利都沒有。

台灣,一個在十字路口的品牌,面臨選舉,
只能,再次的希望用花博的誤打誤撞,
以世界設計展來哄抬面子。
只好,再次的保證軍公教農的利益,來變相買票。
只願,讓那該退的1%永遠不退﹍
讓已累積過多資產的人,繼續控制市場。

 

蘋果與蛇 姚仁祿


希臘,我只去過一次,
那是三十年前的往事了;
去了之後,我發誓不再去,
原因是機場人員,看著我的中華民國護照,
頭也不抬的,指著旁邊說:
「Taiwan passport? Wait here.」
這一等,要等到整班飛機處理完,
才開始辦理臺灣護照。
我去希臘,是對古希臘文明的憧憬與欽羨,
沒想到,古跡依舊在,人心已全非。

美國,去過多次,倒是去年夏天,
與家人去了紐約,原本預計停留九天,
慢慢參觀大大小小的博物館,
沒想到,紐約大概是對恐怖攻擊過度驚嚇,
進入博物館的安全管制,嚴格到令人厭惡的程度,
四天後,我們就提前回來了。

我提起這兩個故事,是有感而發;
當一個古文明國度,對待客人如此不文明,
必然有種不良的元素,逐漸發酵﹍
一個新文明國度,對待客人如此不文明,
也必然有種走向失敗的錯誤,正在醞釀。

 
蘋果與蛇 蔣友柏
一個是目中無人,
所以把別人的好意當應該的。
一個是自以為是,
所以把別人的惡意當必然的。

兩者,都是極端:
公家單位的目中無人,政府的自以為是﹍
私人集團的自以為是,員工的目中無人﹍
家族世襲的目中無人,家屬的自以為是﹍

這些都是世界上的不公。
但不公就是人生,不是嗎?

 

蘋果與蛇 姚仁祿


嗯,佩服你的歸納力!

你說,不公就是人生,
我的見解如後,與您分享:

1)世事,有果必有因,
只是我們的智慧有限,見果,卻不知其因,
所以覺得世界上,有許多不公的事。

2)世事,前因後果,都非單線發展,
通常經過生生世世,時間久遠,累積的因果,
阡陌交織,複雜到我們無法抽絲剝繭。

3)因此,遇見不公之事,不要想去理解為什麼,
而是把這些事當做鏡子,反躬自省,
小心自己的心態、行為,不要也是如此。
看到目中無人之人,自己小心,不要也是如此;
看到自以為是之人,自己小心,不要也是如此。

因此,華爾街也好,希臘也好,應該是我們的鏡子;
華爾街之亂,我們與其希望政府突然開竅懂得管理,
不如透過華爾街之鏡,看見,
自己的貪婪與期待不勞而獲,審慎、堅定的改過…。

希臘之亂,
我們與其期待人民理解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不如透過希臘之鏡,反省,
自己的透支與揮霍(不只金錢,包括對身體、親情與生命),
懂得珍惜與知足。

活在亂世,有緣修身養性,也是應該謝天。

 
蘋果與蛇 蔣友柏對我的家人來說,
我的歸納力是討人厭的。
是一種自以為是的壓力。
對我的客戶來說,
我的歸納力是具價值的。
是一種目中無人的自信。

我已慣性的接受了這種微妙,
所以不會太在意不公:

在與家人相處時,我盡量減少時間,
盡量不參加互動,盡可能的控制自己的本能反應。
不論他們如何用關心式的批評,
滿足自己的”大老”心態,聽過就盡量忘掉。

在與客戶交手時,盡量有效的評估情勢,
盡量減少不必要的活動,
盡量耐著性子解釋自己的直覺判斷。
不論他們如何用強壓式的要求,
滿足自己的「老大」心態,
多少可以用合約金額來安慰自己。

學會用上述的方式過生活,
就會發現:『到處都是鏡子』。
借鏡反省是第一步,破鏡尋我是第二步,
補鏡求全是第三步。

可惜的是,多數鏡中的世界都美於現實。
所以多數人接收到的不是”問題”,而是”忌妒”與”貪婪”。
瞭解了,就能在亂世中不亂;
接受了,就能在不平中心平。

 

蘋果與蛇 姚仁祿

很棒!
蔣講武功:
借鏡反省,破鏡尋我,補鏡求全…。
蔣講境界:亂世中不亂;不平中心平。
我是真的認為這一篇的歸納很棒。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