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友柏:「有一定的經驗,才能把墨守成規,轉換成守墨規成」。
姚仁祿:「充份掌握基本功,是“守墨”,展現新意,開創境界是“規成”」。


蘋果與蛇 蔣友柏有一位帶了兩年的小朋友用很醜的方式離開了。
理由是要找自己,
要學會誠實的面對自己。
他,是一個台大的好學生,
很會「讀書」,很習慣「上課」。

但一直,不適應壞學生的市場哲學。
一直,墨守成規的想要贏得a pat on the back。

他不了解的是:
「所有的外在,都是建構在內在外;
所有的內在,都是架構在韻底上。」
這,是好學生學不會的,
是好學校不會教的。

他們不敢提,有些事,
在不對的時間裡,不會了解:
「活的愈老,愈了解傳世文化的內涵;
做得愈多,愈知道行事原則的價值。」

有一定的經驗後,
才能把墨守成規,轉換成守墨規成。

 

蘋果與蛇 姚仁祿 有位朋友,曾經很傳神的形容我,
是「叛逆的乖小孩」。
他形容的沒錯,我的性格裡,
「叛逆」與「乖」是同時並存的….
看來似乎矛盾,其實沒有,是並存。

沒有乖,不能守老規矩;
沒有叛逆,不能創立新規矩。
畢卡索的藍色時代,展現了「乖」;
讓他對古典素描的老規矩,
能充分掌握,是「守墨」。

畢卡索的立體派時代,展現了「叛逆」,
讓他保有古典的基礎,卻脫下古典的外套,
開了新的藝術之門,是「規成」。

 

蘋果與蛇 蔣友柏絕了,
我也有個朋友形容我為:
「較聽話的叛逆小孩」。
但我不喜歡聽話所影射的感覺,
所以故意的放大性格裡的叛逆。

過去,我墨守的接受所有的「教導」:
吃飯不能講話,下雨不能撐傘,書要讀的好….
卻只學會了聽話,而不敢講話。
直到悟出:
所有的教導只是在引導良心,為正行鋪路,
進而以價值守墨(自己的誠實)。

過去,我成規的為了叛逆而叛逆,
自動的反對一切看不順眼、
不方便、與感覺不好的規矩。
卻只得到一場空,空的不知所措。
直到接受:所有的規矩只是在保護生活,
為自我鋪成,進而以無懼規成(誠實的自己)。

所以,如果有幸在地獄碰到畢卡索,
應該能聊上幾句。

 

蘋果與蛇 姚仁祿

沒有堅實的基本動作訓練(守墨),
在任何行業,都成不了氣候….
打籃球如此,交響樂隊如此,
木工如此,廚師如此,
教師如此,藝術家也不例外。

Steve Jobs這兩句話,
多少傳遞了這個意思:
1)It’s rare that you see an artist
in his 30s or 40s able to really
contribute something amazing.
2)It comes from saying no to 1,000 things
to make sure we don’t get on the wrong
track or try to do too much.

但是,沒有堅定的重新定義(規成),
完成任何事,也都只是普通而已….

Jobs這兩句話,也值得參考:
1)Innovation distinguishes between a leader and a follower.
2)Here’s to the crazy ones,the misfits,
the rebels,the troublemakers,
the round pegs in the square holes…
the ones who see things differently —
they’re not fond of rules…
You can quote them,disagree with them,
glorify or vilify them,
but the only thing you can’t do is ignore them
because they change things…
they push the human race forward,
and while some may see them as the crazy ones,
we see genius,
because the ones who are crazy enough
to think that they can change the world,
are the ones who do.

叛逆,不是壞事;沒有功夫,
卻想叛逆,也成不了事。

 

蘋果與蛇 蔣友柏


到現在,
還是有很多人質疑我的基本動作不夠紮實。
所以我不斷的寫作、寫提案、想概念、
學設計,吸收再吸收,磨鍊再磨鍊….。

也因為有這一些人,
所以我的叛逆愈來愈像一回事。
到現在,還看到很多檯面上的人,
連花工夫去了解事情的真相都不願意,
所以不斷的毒害”聽話的乖小孩”,
讓他們只習慣墨守成規,
也因為有這一些乖小孩,
所以我的特質才愈來愈有價值。

到現在,我自己都還質疑,
是不是過的了50歲的大關?
所以不斷的趕進度,
希望可以帶出一群知道自己價值、
會看事情本質、勇於質疑、擅於改念的同志們,
讓台灣的社會變的好玩些,
讓過去的固定式淘汰的快一點,
以守墨規成,推翻墨守成規。

 

蘋果與蛇 姚仁祿


去大愛電視服務時,
電視製作與經營,全然陌生。
然而,為了負起責任,
我依循著以下三句話,快速累積基本功:

前兩句,是 上人交代的話:
1)不要說你懂
(記得Steve Jobs在史丹佛演講的結語Stay hungry,
Stay foolish嗎?同樣意思)
2)用心就是專業。

後一句,是我多年的座右銘:
3)天道酬勤。

無論我們多有經驗,對基本功,
都應永遠的飢渴,都應永遠不懂….

因為,世界,變化快速。

 
蘋果與蛇 蔣友柏
體驗過太多次的翻臉不認人,
所以開始注重基本功。
至少,到絕路時,
還有一些可以提供價值的本事。

我的飢渴是為了保護自己,
我的不懂是為了進化自己。

因為,不止世界變化快速,
人心也一樣,我也一樣。

 
蘋果與蛇 姚仁祿


其實,「墨守成規」這句成語,
本來就是由「墨守」(出於:戰國策,齊策六)
及「成規」(出於:三國志,卷四四,蔣琬等傳)
兩句組合而成。

如果,能深入理解「墨守成規」成語的典故由來,
就更能理解為何:

跟隨品牌:「墨守。成規」
領導品牌:「守墨。規成」

守墨,就是服從傳統,乖順。
規成,就是突破新創,叛逆。

乖順與叛逆,是創新者一體兩面,
並非分開的特質。

 
蘋果與蛇 蔣友柏同意:
如果多一些人願意正視原點,
創新就會更有力;
如果多一些人願意接受原點,
創意就會更有利。

期望:
只願跟隨的,墨守成規的認命不怨天;
想要領導的,守墨規成的任命挑戰天。

自許:
命中的乖順可以叛逆些;
格裡的叛逆可以乖順些。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