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英國暴動談起,
蔣友柏:「這是看不到未來,又被寵壞的人民,開始幼稚的耍性子。」姚仁祿:「我悲觀的認為,民主制度,固然公平,卻也走向不斷開支票的死胡同。」


蘋果與蛇 蔣友柏


最近的暴動,起因很簡單:
看不到未來,想發洩,卻又沒有方法。
所以,就靠互相dare的基本遊戲,
開始破壞不是自己努力而來的資產﹍

如果這事件發生在未進步國家,
或者是進步中國家,
似乎還有歷史性的合理。
但發生在英國,就有點讓人不解。
只能說,過去的帝國,
已經沒有開支票的能力。
而被寵壞的人民,開始幼稚的耍性子。
難道,享受只能無限上綱,
而不能回歸原點?

 

蘋果與蛇 姚仁祿

我很悲觀的認為:
1)以投票為基礎的民主制度,
固然有公平的好處,
卻似乎走入死胡同;
2)為了選上,候選人,
只好不斷開支票;
3)為了連任,當政的人,
只好不斷政策買票;
4)為了當選,在野的人,
只好不斷反對;
5)人民食髓知味,不斷索討,
明知無限上綱死路一條,
卻也殺雞取卵。

看來,全球問題的緊密與複雜的連接度,
投票式的民主制度,
是應該思考如何脫困了。

 
蘋果與蛇 蔣友柏你所定義的「悲觀」,
我倒是比較「樂觀」看待:
1)投票的概念是讓大家「參與」」決策。
但卻沒有解決,
當全都是「不適當」的選項時,
要如何讓不想要投票的「投票者」解套;
2)所以重點是在投票率。
如果投票率不到50%,
那為何「投票方」可以用
「未投票視為放棄」的獨裁理由,
來強迫「不想」投票者接受管理;
3)如同您所說的,在人性的考量下,
以投票為基礎的民主制度,
一開始就是一個死胡同。
只是現在擠在裡面的人已過多,
所以逼的不是翻牆、破牆、鑽洞、
就是走回頭路。

我很樂觀的認為,
下一階段的反省與跳脫就要到了。
對於一個在搏機會的「生意人」,
這是一個難得的亂世。

 

蘋果與蛇 姚仁祿

我同意,崩壞之後,
會有全新的時代﹍
就像,歐洲中世紀黑暗時代之後,
出現燦爛的文藝復興;
就像,春秋戰國之後,
出現強大的秦漢;
或像,南北朝之後,
出現盛世的隋唐。

下個階段的世界,
當然將在慢慢崩解的場景中出現;
但是,歐洲的中世紀,
中國的春秋戰國與南北朝,
都是綿延多年的亂局,民不聊生。

不過,話說回來,
歐洲沒有中世紀陳腐1000年的黑暗,做為養分,
也無從孕育文藝復興400年的燦爛。

 
蘋果與蛇 蔣友柏自己立業後我學到的第一件事,
就是創業或創世者的耐心要與一般人不一樣。
等待與判斷對的時間,
是決定成敗的關鍵。

之所以會崩壞,
是因為以酸葡萄的心態在看事情。
我也曾經悲天過,
看著一群不用做事就可以開好車、
住好房、重玩樂的同輩與晚輩們,
心中只有不平與怨恨。
多少夜,為了「她爸給她一個基金管」,
或「他媽送了他一棟帝寶」,而無法入眠。

但學會看清後,發現,
在他們的父母還在時,
這一些人,永遠都是光鮮亮麗的人偶,
得到了金字塔頂端的物質,
卻失去了最該有的自己。
當父母不在時,因為後天缺乏實戰經驗,
所以還是被「其它的」老人家所左右。
因此,心就平了﹍

這不就是投票式民主所造成的現象?
當票與勢力可以「繼承時」,
民主的定義早就被推翻。

當大眾支票不兌現時可用「少數利益」換取當選時,
投票本就只是形而上的包裝。
當民不聊生的報導價值比不上名人的外遇時,
黑暗已經遍佈。

所以,我不擔心時間的長短,
只擔心輪子還未開始轉動。

 

蘋果與蛇 姚仁祿

任何稍懂機械的人,都知道,
失靈的輪子,繼續滾動,非常耗能;
我的觀察,投票為基礎的民主制度,
就是失靈的輪子。
耗能,卻沒有做功。

倫敦的街頭暴動,
目前政府以逮捕,
做為該有的收場反應,
但是,只處理「果」,
不處理「因」,是不行的。
但是,處理「因」,時間太長,
通常,具有投票權的「主人」,
沒有這個耐性。

這就是,輪子失靈,空轉沒用。

 
蘋果與蛇 蔣友柏所以,這次的標題,
不應該是英國人心,
而是因果人心。
至於失靈的輪子只有在平地時,
耗能的問題才會易見。

現在,車子已到陡坡旁邊,
所以,有沒有輪子會越來越不重要。
一旦駛進懸崖,有投票權的主人,
與要票的「政」人,
都只能無力的等車毀,
再讓未亡人在新的平地上建車。

很多時候, 只能用破壞式的方法處理因。
因為一旦人都是「主人」時,
就非常耗能又無功。

 
蘋果與蛇 姚仁祿

所以,兩千五百多年前的大智者,
成佛後的悉達多太子,
想起眾生,既憐惜,又無奈的說:
「眾生剛強難度」。

意思是說:
本來清淨的人心,由於慾望的污染,
變得腦袋硬邦邦,很難說服;
就算說服了,都還要繼續錯下去,
實在很難「說之以理」。

也許,你們這一代的努力,
應該將重點放在無私的「愛」;
我相信,「無私之愛」的力量,
廣大無邊。

網路世界,傳播「無私之愛」,
也許,有機會。

 
蘋果與蛇 蔣友柏我只能答應,
當我的慾望可以得到滿足時,
我會開始實驗無私的愛。
現在,只能有無私的「對談」,
分享有價值的經驗與邏輯。

因為,我的目標是行的正,
而非「政」的行。

 
蘋果與蛇 姚仁祿

慾望,適可而止,就好;
服務,隨順因緣,才是。
時代,在考驗我們,
也許,小小的無私,
我們也可以創造時代。

 
蘋果與蛇 蔣友柏受教了。

對我,慾望本就已有上限。
生意,也開始隨緣而做。
所以,會做出適當的調整。

至少,在亂世中,
要保有適當的身段,
以無私成仁為設計目標。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