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的進步能力,常引起世人注目的眼光,蘋果與蛇,姚仁祿與蔣友柏,從韓國的國際機場設計規模,談到台灣的設計環境。


蘋果與蛇 姚仁祿六年前,到長春出差,
路過首爾的仁川機場,
心理有點鬱悶,
因為比起仁川,
我們的國際機場設計,實在不靈。

三年前,受邀在首爾發表「創意與世界」的演講,
到桃園機場搭機,
看見一航站外觀,正在努力改裝,
部分內裝,也已經完成。

就像松山機場的更新一樣,
我看得見政府很努力,
想把機場的設計弄好,
但是總覺得可惜,也許是制度的關係,
政府負責的設計案,都是規模很大,
但是,除了極少數例外,
通常完成後的設計及施工水準,
都不是台灣最好的。

到了首爾,
看見沿路標示寫著
「Seoul UNESCO city of design」
意思是「首爾,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設計之都」,
內心也有許多遺憾。

全球都市在賽跑,
民間有力量,政府制度用不了,
可惜。

 
蘋果與蛇 蔣友柏

你真是一個好人﹍
我在忙的時候,都選擇拒絕受邀﹍
以設計來說(非建築設計),
年台灣要辦「世界級」的設計展。
國際團體都會共襄盛舉。

看起來,會辦很大,
會很像花博,會很沒記憶點,
會變成大官與大商的握手會,
會變成提拔弱勢設計的政見發表會﹍。

這就是一群自我意識「太好」的人,
坐在駕駛座的結果。
好玩的是,他們雖然開著車到處晃,
卻永遠是去看比台北爛的地方,
而不是有心提升城市的設計到國際等級。

不過,也要公平的說:雖然民間有力量,
但是當公司大到有政治時,
做法就會與政府相同。
因而結果也會相同。

 
蘋果與蛇 姚仁祿在首爾的第一天,有兩個發現:
其一、韓國的的KTO
(觀光公社,相當於我們的交通部觀光局),
屬文化及觀光部管轄。
其二、CEO是位德國人,韓語非常流利。

我佩服兩點:
其一、政府的組織設計現代化:
二十一世紀,觀光與文創,
顯然已是經濟發展的關鍵產業;
韓國政府的組織設計,將觀光隸屬文化部,
比起臺灣,按照老觀念隸屬交通部,
在人才規格的定義與招聘,就會出現不同。

其二、觀光部門的首長,起用外國人,
這個不簡單,需要膽識。

全球都市腦力賽跑,
臺灣許多腦力,
大概都被自己的制度,排除在外了。

 
蘋果與蛇 蔣友柏

這兩點倒是有趣﹍
以我看來,
台灣用制度排擠腦力之所以成功,
是因為政府用福利把參與公家的人,
變成一個利益共同體。

最近才知道:
1、公教人員加薪,用的是文創基金。
所以很多朋友的案子,
突然間縮水,或是消失了﹍。

2、圓山飯店的福利這麼好,
難怪沒有競爭力。
當全世界都市都在比腦力時,
台灣還在比「輩份」,排「發言權」,
評估鐵飯碗中的骨頭離發黴還有多久。

 
蘋果與蛇 姚仁祿不過,話說回來,
既然制度不靈,有志氣的創意人,
應該立定志向,自己設法存活,
不靠政府補助,
不參加政府主辦的標案才是。

 
蘋果與蛇 蔣友柏

是沒錯。
但是沒有生意的創意人是很難抗拒綁標的。
看到公家機關與公營公司的績效差
卻還不斷的有預算,
心中難免會不平。

只是,參與標案的人多會忘記:
『價格標讓創意沒有價值』
『資格標讓創意沒有空間』 得標後,
才會發現路很難走﹍
所以,國營單位,得標者,
都一直是那幾家「攀關係」的公司。

事實上,在不健全,
沒創意,又無腦的制度下,
很難養成有志氣的創意者。

長期下來,新的一代,都以為,
創意就是喊一喊,畫一畫,再掛上文創的名,
吃政府豆腐(或被政府吃豆腐)。

 
蘋果與蛇 姚仁祿
悲哀啊!
不過,有個好現象該提,
桃園機場移民局的服務,變得很好。
有效率、有禮貌,該誇獎。
 
蘋果與蛇 蔣友柏

我也發覺了﹍
我覺得是變年輕了﹍。

這幾次的「出入關」體驗,
真的有被歡迎回家的感覺。
而不是被迫接受審問的悲情。
不過,這一種軟體更會襯托出硬體的老舊。

這讓我想起,
有一家世界級的建築師事務所
有問過我對於航空城二期標案的看法。
我的回答很簡單:
1、不要指望用設計得標。
2、不要指望好設計會被欣賞。
3、錢要在「非選舉年」才好收。
4、若非必要,不要來標。

 
蘋果與蛇 姚仁祿同感!
不過,換個角度想,
如果移民局,都可以短期進步那麼多;
那麼,也許其他單位,
也有機會,短期有感進步!

 
蘋果與蛇 蔣友柏


期待!
下次回家時,有感進步!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