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的火車失事,與『十年樹木、百年樹人』之間的哲理,是如何闡述?姚仁祿與蔣友柏在蘋果與蛇的對談中,對此有深刻的想法。


蘋果與蛇 姚仁祿大陸的火車失事,
讓我想起「十年樹木、百年樹人」這句老話。
世界進步飛快,大家忙著競賽追趕,
國家、企業都一樣,
往往忘記領先容易,維持難。

領先,可以借腦袋,
大陸近年,在建築與工程的飛躍進步,
大致循著「借腦袋」的路徑發展;
藉由外來腦力的支撐,硬體建設,
進步飛快,是可能的。
然而,讓領先的硬體,繼續維持局面,
借腦袋,就不靈了;
硬體之後,需要靠「換腦袋」才能繼續維持。

換腦袋的關鍵概念,
就是理解「十年樹木、百年樹人」;
樹木,是硬體建設,
十年光陰,可以看見林木成蔭….
樹人,是軟體建設,
百年(三、四代人),
才能感受真正的變化….

 
蘋果與蛇 蔣友柏

週三時,為一個大陸的龍頭通路演講。
我的第一個point就是:
「沒有所謂的傳統產業」。
所謂的傳產,不過是一票老又不想退、
不想改的先民,所創造的「藉口」。

而正在擔心會被「打」的時候,
對方的總裁 (79歲,第一次見面)卻說:
「我知道自己已老,所以退出經營。
而剩下的老兄弟,不想換腦袋,就砍了腦袋。」

這,就是我所欣賞的農夫。
重視種子,呵護過程,承受無常,
但在有成時,接受換腦袋是必要的。
因為新興可用資源換,
但新心卻只能長期養成。

 
蘋果與蛇 姚仁祿但是,「決心」換腦袋,
與「有能力」換腦袋,是兩回事。
換腦袋,是知識+心態,
共同置換的工程;
換「知識」,
屬於樹木的領域,簡單一些….
換「心態」,
屬於樹人的領域,複雜得多,
也需要長時間(你說的長期養成)….

你說得對,組織的領導人,必須是農夫;
好農夫,不會揠苗助長,
也不會為了收成表面好看,打藥美容。

我擔心的,是家長、教育界、企業界與政府,
對於打藥美容式的「十月樹人」比較感興趣,
對於長期養成的「百年樹人」,
大家是毫無興趣的。

 
蘋果與蛇 蔣友柏

你所擔心的,
在普遍的狀態下,是必然的。
家長看的是成績;教育看的是考績;
企業看的是業績;政府看的是奇蹟。
這些,都是面子為主的打藥美容。

有一個朋友告訴過我:
企業家要認知:
種100顆種子,只會有50顆發芽,
25顆長大,15棵開花,5顆結果,
1顆甜﹍
但過程卻是要持續性的,
除草、施肥、灌溉﹍
一樣重覆無聊的動作,
才有可能創造出偶然的甜果。

如果用我常觀察的品牌現象來看,
看現在台灣的「大」品牌,
要的也只不過是面子。

試想,當ʺ董事ʺ就能年領進1億時,
只要顧好面子就好了。
就算為了ʺ美容ʺ品牌形象而「自願」降低至5000萬,
還是在用”打藥”的方式,
讓大眾買單自己的私利。

試想,當ʺ信徒ʺ就能買到贖罪的門票時,
爭的,就是「位子」。
因為位子越高,所換到的面子就越大。

這一些,就是現在的十月樹林。
要養成百年樹人,在我這代,
就必須讓手髒一點,先清個場。

 
蘋果與蛇 姚仁祿

還是不禁要說,
你的「面子說」,
確實說得很實在;
許多人爭面子,搶裡子,
卻忘了只有長果子才實在。

負責的農人,
只能努力,讓樹上「長果子」,
「面子」是長不出來的。

 
蘋果與蛇 蔣友柏

我自己就是在”面子說”的環境中長大的。
所以對此,天線比較敏感。
也因為自己曾經是”面子說”的信徒,
所以知道其中的奧妙。

而這一些打藥美白的速成面子,
一度讓我看不起農夫。

所以我說,30歲前,我都還未活過。
現在,清楚的知道,我不是農夫的料。
我擅長的是開墾、探險,
所以要與農夫配合才能發揮最大的效應。
了解自己,認知弱點,就有可能”退”,
讓之前開始的樹木,
在別人的手中,成為樹人。

 
蘋果與蛇 姚仁祿這就是我佩服你的原因!
每天播下一顆種籽,
也許我們自己沒有能力,照顧全部;
然而,久而久之,自己播種的種籽,
在別人手中,就會成為一片片的樹林….

為百年樹人,努力吧。
 
蘋果與蛇 蔣友柏


佩服兩字有點嚇到我了…

我是很期待,
有一天,可以從遠方賞林。

<原文貼於2011/8/01 時值大陸溫州動車事故>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