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仁祿:「我認為”實“與”直“是人生沿途最值得回憶的路」。
”蘋果“與”蛇“從地下室的曲折,談到人生的”實“與”直“


蘋果與蛇 蔣友柏


一從日本回來,
就面臨了一個很少碰到的挑戰:走樓梯
起因是,我大樓的電表在B1,
但B1的產權不知為何,被賣掉了。

而收購的屋主,強硬的表明:
「就算被告,也不讓任何人,
經過他家,修理公共利益。」
所以,4天中,我走了157層樓。

而這96小時中,
所謂的管委會,找了議員、里長、
台電、消防局、警察…卻沒有任何動作。
因為大家都不敢擔責任,大家都怕事。
每一次的開會,
也都只是浪費時間在同仇敵愾上,
而沒有面對此事無法兩全的事實。

但有趣的是,當我把
『不處理此事,
住戶可以對管委會做出的「合法」動作』
「嚴重」的對管委會解釋後,
6小時後,這個問題就消失了。

樓梯,依舊恢復成逃難時才會用到的「公設」;
電梯,讓小孩出門的意願再次的「高漲」。
所以,在”氣”到時,
用適當的恐懼,是可以重燃希望的。

 

蘋果與蛇 姚仁祿

這就是為什麼,
宗教設計出「天堂」與「地獄」的概念。
天堂的概念,
讓我們「期待」美好,願意行好….
地獄的概念,
讓我們「恐懼」報復,不敢作惡….
現代行銷,也是這樣,
期待變成好身材,恐懼變成大胖子,
不也是如此?

所以,真正的道德者,
在力行「眾善奉行,諸惡莫作」時,
是不應該本著「期待」美好,
與「恐懼」報復的心理的。

 
蘋果與蛇 蔣友柏
這也就是多年前開始
對大眾解釋的「設計本質」。
設計:希望前的恐懼,用的工具是設計、體驗。
品牌:恐懼後的希望,用的方式是體驗、設計。

只是像你所講,
做多的,看多了,傷多了,得多了,
反而心平了。

當心平了,
反而更會拿捏恐懼與希望。
只是越騙越誠實,越做越直接。

 

蘋果與蛇 姚仁祿


認識你這些年,
你確實進步許多。
佩服你,
越走越實,越做越直。

也許,個性使然,
我一直認為「實與直」
雖然不會最平坦,
卻是人生沿途,風景最美,
也最值得回憶的路。

 
蘋果與蛇 蔣友柏
我雖然還不知道自己是誰?
還看不到蓋棺定論,
但我已知道,
想要留下一些勇敢的故事。

「實」與「直」絕對不是一條好走的路,
但卻是一條有感染力的小道。
可惜的是, 還沒有足夠的本,
讓平台上的有心人,
有執行「實」與「直」的決心。

 

蘋果與蛇 姚仁祿

要有感染力,應記得:
大江,總要東去;
浪,總會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雖然,我行事喜歡蘇東坡的詞:
「亂石崩雲,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

然而,做人,我喜歡他的另一段:
「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蘋果與蛇 蔣友柏
就如以往,
我的道行還未到位,
所以我行事是以Steve Jobs的:
Why join the navy when you can be a pirate? 為準;

而做人則是用Robert William的:
God gave man two brains,
but only enough blood to operate one at a time為戒。

不過,在還未上位時想到退位,
是一件必須要做好的功課。

 
蘋果與蛇 姚仁祿

嗯,你的結語好。
上台演戲,
記得「導演」隨時會請你下台,
如何即時演好下台的身段,
不拖拉壞戲,是許多人學不會的。

我們在人生、事業的旅途中,
心,要活在當下,
才不會:
1)對美好的事,有過度的期待,
2)對厭惡的事,有過度的恐懼;
但是,總要深深理解「有因必有果」,
「有始必有終」。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