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奈良公園的鹿,陸羽的茶經,再到碳成鑽石,蔣友柏與姚仁祿對談融合的平衡與人心的焠鍊。


蘋果與蛇 蔣友柏


幾年前,去了東大寺,
除了驚訝日本古工法的執著,
也看到了未成家前,
其它成員所見。

但除了讚嘆之外,
對於在城市中閒晃的野生鹿群,
產生了濃厚興趣。

似乎,經過刻意的設計後,
人的非自然生活空間,
可以與極自然的其他物種融合在一起。

如果,不是在扮演牧鹿人時,
被一頭熱情的公鹿用力的輕吻了腰間,
我應該會投資很長的時間,
體驗”融合”的平衡。

如今,看著已要退去的傷痕,
後悔因為一點小傷而忽略了交流。

 

蘋果與蛇 姚仁祿


奈良的日本古建築,
不止深植著中國盛唐的工藝基因,
基本就是唐式建築。

東大寺建於西元733年,
那一年,陸羽出生,
也是唐玄宗在位的時期,
日本來唐留學生,許多是僧人。

我對那個時代,
有許多的嚮往,
甚至可以說是鄉愁…。
所以,在奈良漫步時,
總是依依不捨。

可惜,木建築容易毀於火災,
現在的東大寺金堂(世界最大木構造),
是1709年再建的。

我喜歡你說的人與動物「融合」,
相互不怕,才有機會「融合」;
奈良東大寺的鹿園的鹿,
就像威尼斯聖馬可廣場的鴿子,
不怕人是出名的…。

2006年春,
我與淨兒在園中漫步,
鹿兒把頭伸進淨兒的提袋,
倒是讓她又驚又喜。

 
蘋果與蛇 蔣友柏謝謝分享。
如果細細的連結,其實,
設計就是寫出一種融合的formula。
只是像所有實驗一樣,
過程是充滿驚險的。

再加上許多的component
都是掌控在別人手上,
所以更需要有「不怕」的精神
所以就如同您教導的,
以膽大與心細做創意的兩條腿
(重點是雙手的靈活度與腦的成熟度也要夠)
以空想,有可能,
陸羽是起始了一種融合,
而大火,
只是完成了陸羽開始的不怕。

 

蘋果與蛇 姚仁祿

有意思!
陸羽茶經,有十章;
我喜歡第五章「茶之煮」,
談到的「火」與「水」。
關於煮茶生火,
他說:「其火,用炭,次用勁薪…
膏木、敗器,不用之。」
這樣的道理,
運用在「用人」的哲學,也很好;

意思是,用人:
1)要用像炭一樣,
經過焠鍊的人才;
2)實在沒有炭可用,
就用新的木材(新人);
3)絕對不要用有油的木材
(太有經驗,卻已沾染太多氣息的人);
4)也絕對不要用敗器,
壞掉長蟲的木料(陳腐之人)

經過「高溫」焠鍊的炭型人才,
就是你說的「融合」。

 
蘋果與蛇 蔣友柏
深刻的體驗到,
只有承受萬箭後,
才能無懼,也才看得到融合。
畢竟,設計是一種production。

要的不是單一的美感,
而是多元的掌控與配合。
要用對的「料」,
才能有適時適場的茶。

最近進來了幾個新的「炭人」,
因為有家庭的壓力,
加上心中的理想還未死,
表現的出乎意料的「適合」。

但也走了幾個舊的「炭人」,
多數是想要重生為勁薪,
所以選擇出外遊蕩………
可能,燒炭的藝術在於「意願」與「意志」。

一杯好茶,
靠的是正確的使用「意智」。
因為,多數的人,
都只想跳過炭的階段,
直接轉換成鑽石。
造成,弄髒手的意願不高,
承受壓力的意志不足,
破局解惑的意智也不夠。
成就的只是一地故步自封的「創意」。
融合,應從弄髒自己開始…

 

蘋果與蛇 姚仁祿

我們從「奈良鹿」的無懼,
談到「陸羽」的煮茶木料,
實在始料未及;
因緣不可思議,
大概就是如此。

你說:「多數的人,
都只想跳過炭的階段,
直接轉換成鑽石。」
這樣的人,應該多讀物理;
鑽石,又稱為「純碳」,
是極大壓力下,才有機會形成。

 
蘋果與蛇 蔣友柏因為有買,所以知道,
壓力是鑽石成型的必要因素。
但碳的本質,溫度,時間,
到出土後的奴役、切工、 品牌,
都是成為一顆經典鑽石的必需條件。

又有多少人願意接受
花錢買的婚戒只是一塊碳?
又有多少貴婦可以無懼的對先生說:
『我要投資七,八,個零在「純碳」上』?
我認為,願意無懼的接受真實與表達真相,
才能促成融合。

這也是蘋果與蛇的的由來,
白木怡言的初始。
促成融合,
應從確定本質開始。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