階級、制度…等這些分層的標準,是否有助於人類的發展?蘋果與蛇,姚仁祿與蔣友柏,倡言如何在體制內打破階級,或是瓦解不合理的制度。


蘋果與蛇 蔣友柏


階級是所有組織中必要的結構,
因為族群數量
一旦超過可「直接」溝通的界線,
生物就會為了自利而破壞大我結構。

雖然有人試著
用各種不同的「主義」破壞它,
但在人性還未改變前,
社會階級並不會消失,
所以一直以來,
我都是以挑戰者的心態,
在看這一個現實。

我相信,
如果大家的特權都是平等的,
社會,經濟,政治,就會停止進步。

當驢子頭前的carrot消失時,
動力也會停止。

 

蘋果與蛇 姚仁祿

嗯,理解。
我是這樣看待人類的組織的:
1)基本人權應該平等,
例如:求生存、受教育等﹍
不因為性別、膚色、族群、
年齡受到不平的對待。

2)管理上,不得不分階級,
而有待遇的不同;
那是因為面對問題時,
能力、興趣、性格、
知識不同的因素。

 
蘋果與蛇 蔣友柏
Humanity是應該要平等,
但人畢竟是人,
一旦認同了階級,再冠上人權,
就會發現,人權並不平等。
因為生存,教育,甚至是愛情,
都會因為階級的不同
而享有不同的資源選擇。

在多數的時候,
這一些”多出來”的選擇,
會讓平等的階級競爭變的不公平﹍
所以我常說:
要做自己,就先要有本事打入階級,
然後再打破階級,進而重整階級。

 

蘋果與蛇 姚仁祿


佩服你的坦白。
我是這麼看的:
古時候,人在低階,怎麼辦?


東方有人,靠讀書、考試,
進入官場圈(例如:蘇東坡);
西方有人,靠天分、創作,
進入教廷圈(例如:海頓、莫扎特)

蘇東坡全國會考被歐陽修選為第二名,
曾擔任禮部尚書(近教育部長,你說的打入階級),
後與王安石不合(你說的重整階級),
後任各地太守,雖頗有成績,
但因耿直得罪朝廷,
差點判死,後被流放。
莫扎特與雇主Colloredo大主教的關係,
也讓他日子難過。

從這些歷史老故事,我覺得,
不與制度打交道(拒絕進入制度),
永遠做個體制外的人,
雖然寂寞,大概最好。

 
蘋果與蛇 蔣友柏也許,這是一個方法,
但是,就只能顧自己
我也一再的提醒自己,
不要進入制度中,
但不免,會撲火,會不甘,

也許我只適合「打」制度,
而不適合與其交道。
如果”努力”在現世中有合理的回報,
那階級的金字塔就不會那麼的高。

要面對的是,頂端的人,
一定會用盡所有的資源保護自己的「後代」﹍
因此,避免「體制外」的人出頭,
變成「體制內」必須做的事。

所以,我不斷的告誡下一代,
要讓意志力夠強,
犧牲夠多,言行夠誠實,
才有機會建立自己的階級。

一但有了自己的階級,
就可以找到最好的寂寞。

 

蘋果與蛇 姚仁祿

顧好自己,才是高招;
如果,人人都能在
「制度性的階級」之外,顧好自己,
那我們不喜歡的制度、階級
就自然瓦解了。

 
蘋果與蛇 蔣友柏同意。
所以我會開始只顧自己,
自私的生活。
等到滿足後,
再想想要如何過顧一些身旁的人。

 

蘋果與蛇 姚仁祿


我可以充分理解。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