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化劑風暴,被塑化的是我們的健康?還是我們的腦?
恐懼的背面,也許還有更深的正面意義,白木顧問董事長蔣友柏與大小創意創辦人姚仁祿,談塑化劑風波,所引發的深刻思考。

蘋果與蛇 蔣友柏
負責食品相關的品牌,
所以這一次的塑毒也被掃到。
雖然業績掉了20%,目前也沒有驗出塑毒,

我還是建議客戶全面下架,
全部驗,全部改成天然的配方。

有趣的是,在送驗的過程中,
對於外國進口的原物料,
衛生局的檢驗規格明顯的是非常鬆的﹍

從此,我看到:

  1.  盲目的恐懼是很有效的行銷手法:
    我們不怕在雜亂的騎樓下被車撞,
    但卻擔心自己的性器官變小。
  2. 小島的兩套標準是改不了的鴕鳥心態:
    好像不論是教育,衛生,經濟,政治,媒體,
    或品牌的政策 都是模糊點的較容易過關。
    可能是中毒太久,所以沒有硬起來的本事﹍

 

一星期沒在辦公室遇見你了,蘋果與蛇 姚仁祿
最近不知是你忙?還是我忙?
還是我們各自忙成一團?

我沒有與塑化劑相關的事情需要忙,
塑化劑事件,倒是幫了我一個忙!

我們家的高二兒子自動停購店裡各種飲料,
幾年來,淨兒與我說了半天,沒用!

看來媒體說的,比家長說的,具有說服力。

一年前,不知他在電視、
網路還是報紙上,
看見喝可樂會破壞腦神經細胞,
就主動的停喝了,
我們只好將可樂,
整箱(他要求買的)送人。

我曾用各種證據告訴他,
一回家就是一罐可樂在手,
雖然感覺很帥,
對腸胃總是負擔,他照喝不誤;
但是,媒體上看到一次,他就洗腦了。

看來,媒體「塑化」人腦的力道,
還是強大。

蘋果與蛇 蔣友柏我想,大家都忙。
你所分享的現象,在我家也發生了。

在電視新聞的鼓吹下,
小孩子自動的停喝了調味乳,也不吃零食了。

過去,不論我如何苦口婆心的解釋調味乳並非牛奶,
與牛奶最多的連結就是標籤上有寫牛奶。

或者用圖像的方式告訴他們:
「零食其實就是一系列化學實驗下的產物」
都無法推翻他們心中的「廣告烙印」。

但這次的廣告式推「毒」,
卻讓他們自然的願意試試新的飲食習慣,
而不是在強壓下勉強自己做。

不過,我所擔心的是,
市場不知道如何評判需要「恐懼」的危機。
因為真正的危機往往是很平凡的: 流感,車禍,過勞…
反而我們會注意的都是不平凡的「低機率」新現象。

如果心壞一點,可以輕易的利用這種行為,
設計一個社會的走向。

沒多久前(五月二十二日),蘋果與蛇 姚仁祿
美國耶魯大學學生的畢業前夕,
Tom Hanks受邀演講,
部份內容拿來形容這個事件,恰當不過。

他說:”Fear has become the commodity that sells as certainly as sex….”
他又說:”Fear is cheap, fear is easy, fear gets attention….
It’s fast,it’s gossip and it’s just as glamorous, juicy and profitable.
Fear twists facts into fictions that become indistinguishable from ignorance.”

「恐懼變成易賣的商品」!
「恐懼使人無知」!
確實如此(其實,你也常這麼說)。

(Tom Hanks演講內容

蘋果與蛇 蔣友柏
Great words. Thank you for sharing.

這就是在驗證我所定義的創意是有機會的:
品牌:提供恐懼後的希望
設計:建立希望前的恐懼

所以,橙果操作恐懼,白木提供希望…
只是…還在抓中間的平衡

我的個性,喜歡提供希望,蘋果與蛇 姚仁祿
不喜歡訴諸恐懼;

雖然,我深知,
許多人不訴諸恐懼,是不會行動的。

所以,我從事建築設計為生。

蘋果與蛇 蔣友柏所以我只能當建築設計的producer而非designer。
我之所以提供恐懼,
是天性,也是使然,沒法改。
但也因為了解恐懼,
所以學會了”提供希望”。

Life is full of irony…..
(生活充滿諷刺)

我可以充分理解。蘋果與蛇 姚仁祿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