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曾經像是一張唯美的明信片;如今,卻有另一個面貌。
為了環保,瑞士人願意忍受蒼蠅在週遭飛來飛去。
姚仁祿與蔣友柏,分享您所不知道的“瑞士蠅”。


蘋果與蛇 姚仁祿我對瑞士,一直有兩個心情,
一是佩服、一是距離。
佩服,是因瑞士乾淨、清爽、進步;
距離,是因瑞士的美,
有點明信片式的虛幻;
幾十年前,首次遊訪瑞士,
更加深這個印象。

這幾天,再訪瑞士,
旅館房間裡、飯館裡、咖啡座裡都發現蒼蠅亂飛。
本來該覺得厭惡,但不知為何,
忽然間,這些飛揚的蒼蠅,
卻讓我覺得瑞士人性了許多。

 
蘋果與蛇 蔣友柏

我有一個本來有可能安排接班的小朋友也流浪到了瑞士,
本想找他回來幫忙一些房地產案,
但他竟然回答:
現在,生活品質是人生第一優先的價值。
似乎,瑞士是有讓人”重視”生活的本事。

可能因為是靠一雙沾滿血、汗、淚、與糞的手
打出天下,建立起家庭的,
對於這些唯美,不太了解。

 
蘋果與蛇 姚仁祿不是這樣,其實,我的觀察,
瑞士也是從「牧場的糞堆」與「農場的草堆」中勤勉奮鬥來的。

這次我在瑞士發現的「瑞士蠅」,
其實是許多家庭牧場養牛的結果。

也許,是近年環保的因素,
不能用殺蟲劑,所以蒼蠅多了。
不過,因為這樣,
反而讓我一改瑞士「明信片國」的印象。

 
蘋果與蛇 蔣友柏


這,就是你我的差別…
目前我的文化修養與耐性
還未到”大師”級,
所以只能以”煩人”來看世界。

如果是我在瑞士,可能還在為惱人的蒼蠅生氣…
我不會想到殺蟲劑的禁用,
或者是家庭牧場的存在,
而是會直覺性的聯想到聖經中的警訊,
城市中充滿著蒼蠅,
會不會是因為瑞士掩蓋了太多的”不正當”,
而重演在你的週遭?

 
蘋果與蛇 姚仁祿所以,你該來一趟。
我相信,
當你被阿爾卑斯山系的大山環繞,
你也許會同意,
蒼蠅只是生物的一部份。

 
蘋果與蛇 蔣友柏


雖然很多事可以用勤來補,
但心的成熟還是需要用年紀來換。
也許五年後,
我就有機會可以把小看成大。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