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仁祿與蔣友柏,化身為“蘋果與蛇“,從顛覆的角度談人生。
愚人節獻上”愚人篇“。二位設計界名人,談論他們心中的”愚“與”痴“。


蘋果與蛇 蔣友柏好想做傻子….
讀書時,
老師要我們變聰明;
出社會時,
客戶希望我們變聰明。

但真的用教科書外的聰明握有一朵雲時,
就活的有點累。
越來越羨慕麻木的閒雲野鶴。

 

蘋果與蛇 姚仁祿

閒雲野鶴的日子,
就是知天命….
閒雲旅行,不會多想,
到那裡才會好玩,
只是順著風向,隨遇而安….

野鶴捕食,也不多想,
多捕幾條魚存著,直是順著水流,
吃飽就罷….

這樣的日子,人類不敢學,
因為,怕腦袋放空,就是愚人。
人類太聰明,弄不懂,
隨順因緣,樂天知命,
若愚大智也。

 

蘋果與蛇 蔣友柏

也許,人類不是太聰明,
而是太依賴慾望。
當錢多到不是錢,包多到當裝飾,
車多到變玩具…..
會願意放開慾望,試著模擬野鶴。

可能,野鶴並不安天命,而是不懂享樂;
閒雲並不隨風飄,而是往熱點靠….

好像,又被聰明變笨了
是否,用愚、蠢、笨、頓、癡、呆和傻過活,
反而能知命無慾?

 

蘋果與蛇 姚仁祿


我想是吧!
可是,愚, 蠢, 笨, 頓, 癡, 呆, 傻,
七個字太多,
建議用「拙」字思考。

拙,就是不用心機,
不懂算計,只靠「勤」字過日子。
何謂勤?日出而做,日落而息也。
常聽您說累,
我想是因為「勤而不拙」之故吧。
像您這樣的聰明人,該修拙功。

 

蘋果與蛇 蔣友柏


「您」這個字太沉重,
讓清爽的早晨多的一絲拘謹;
「聰明」這一頂帽子太學術,
讓隨意的回信多了一些思考。

心機和計算已是我的直覺動作,
勤與累是命運自然放在肩上的枷鎖。
現在,只是盡量不多想而已。

也許,愚是一種一廂情願,
但一旦真心全力的相信一廂情願,
就會讓不可能變成事實,
橙果與白木就是這樣出來的,
與你做朋友也是這樣出來的。

 

蘋果與蛇 姚仁祿


好吧,改稱你。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