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怪談

牛奶怪談

食安攙偽,有法可管;媒安攙偽,因為政府怕媒體,消費者信媒體, 就讓媒體,為所欲為了。突破這個媒體造假的「偽」,只有「真」⋯ 如何「以真破偽」,是我們打抱不平的考題。 不一定是因為有犯錯,而是樹大, 在風靜時, 是所有人仰望的避風港。 但在風狂時, 卻成為所有人都鄙視的過街鼠。 這,就是我人生的縮寫。 努力的架構自己的人生,就是希望, 家人,可以有機會, 在遠離人群的情況下,在展開的枝葉下, 風靜乘涼,風狂沉靜。 這週,商周牛奶的報導,讓我憶起了從前。 這週,商周回應: 劉佩修:「我覺得最近有點失焦, 研究方法不對或者是個黑心媒體,...
心秋落葉

心秋落葉

企業裡,要大家不要只以老習慣做事,不知進步, 領導人,不斷推陳出新,與時俱進,挑戰陌生領域, 是讓組織不要腐化呆滯,不再進步的唯一法門。 本來,預期在去日本前, 與你聊一下黃色小鴨的現象。 探討,生在台灣, 當政府缺乏「夢想」與「信任」時, 人民會把對「快樂」的期望, 轉移到任何可能的物件上。 但秋天的落葉, 偏要,飄過我的眼前。 讓本以壓抑的心, 在放鬆前,繃緊了弦。 9月,是編列預算的時候。 今年,我刻意的不多參與, 期望,能看到,在身旁久的人, 懂得規劃未來的邏輯比動作重要。 可惜,他們目前還不懂。...
虎騎虎

虎騎虎

蔣友柏:「客戶,用我,多數是為獵殺或保護,而我,隨著獵捕的等級升高,資源,獲利就越高。」姚仁祿:「在沒有市場的空地上,創造市場,是我心裡那股驅策的動能;我不肯在已經有路的市場上征戰,總是希望,能在主流市場的外圍,另起爐灶。」 蘋果與蛇,同中相異的創業之道。 這週, 不約而同的與一個一樣以微型創業走到今日的客戶, 找回了一樣的認知: 對我,沒有什麼比「心」重要。 組織,SOP,人事,獲利⋯ 都是技術面的問題。 原則,才是核心問題。 我,一個人開始, 也可以再次的一個人開始。 而且,下一次,本質的條件, 會遠比上一次實,...
文化行銷 畫蛇添足

文化行銷 畫蛇添足

蔣友柏:「文化,是 一種內涵。當這種內涵累積夠多的內容,就會產生感動。」姚仁祿:「文化,是一種生活形態的呈現,也需要「沒有行銷的行銷」,生活的呈現,如果受到外人歡迎,外人自然就會想來看看我們,或是想要學習我們。」 文化,是一種內涵。 當這種內涵累積夠多的內容, 就會產生感動, 就會因為國際市場的供需, 而開始外銷。 歷史上,除了宗教外,五大文明, 都是藉由這一種方式,與世界接軌。 但不可否認的,過去,多數的外銷, 都是因為文化內涵膨脹成為「帝國主義」, 而半強制性的,對外傾銷。 加上,過去,地球是冷的、鬆的、圓的,...
As what? As who?

As what? As who?

姚仁祿:「每個生命,都是自己寫的劇本故事所組成。每個動人的故事,都是心血寫成的劇本。」:蔣友柏:「我能編故事,是因為,相信,所以認真的讓它成真,所以,我活在我的故事中。」 記得,在一個女兒四歲的雨天裡, 在車窗邊,逛著中山北路。 不想讓車程太無聊, 不想讓塞車影響自己, 不想讓女兒太快長大, 我編了一個故事: 「車窗上的雨珠, 其實是一個個精靈, 滾著球,找朋友。 一旦找齊了朋友,就會往地上鑽, 完成幫忙植物成長的使命。」 之後,下雨天的車程, 轉換為一個秘密的遊樂園。 記得,在兒子四歲的颱風天, 我用一樣的邏輯, 把風吹動的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