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怪談

牛奶怪談

食安攙偽,有法可管;媒安攙偽,因為政府怕媒體,消費者信媒體, 就讓媒體,為所欲為了。突破這個媒體造假的「偽」,只有「真」⋯ 如何「以真破偽」,是我們打抱不平的考題。 不一定是因為有犯錯,而是樹大, 在風靜時, 是所有人仰望的避風港。 但在風狂時, 卻成為所有人都鄙視的過街鼠。 這,就是我人生的縮寫。 努力的架構自己的人生,就是希望, 家人,可以有機會, 在遠離人群的情況下,在展開的枝葉下, 風靜乘涼,風狂沉靜。 這週,商周牛奶的報導,讓我憶起了從前。 這週,商周回應: 劉佩修:「我覺得最近有點失焦, 研究方法不對或者是個黑心媒體,...
拿鞘 拿竅

拿鞘 拿竅

台灣的經濟前途,不會太受政治紛亂的影響,真正影響臺灣經濟的因素,不是政府的做為,而是,民間跟上世界變遷的能力。知識分子能做的,不是影響政治,而是以觀念影響,幫助民間。 只有在少數國家, 政治,可以被媒體 用娛樂新聞的角度來報導; 只有在少數國家, 政治,可以成為一種全民討論的飯後議題。 台灣對此的獨特喜好, 並不是因為比較民主或相對民主, 而是因為: 有抱負的政治家, 在龐大的老舊機器中, 只能為該被淘汰的人拿鞘; 有背景的第二代, 在世襲的家族資源下, 只需要拿竅的按表操課。 這,造成,台灣的共議制民主停步,...
不知珍惜

不知珍惜

蔣友柏:「或許,因為給太多,因為太幸運,所以,幼苗,反而不敢面對頭上的大石。」;姚仁祿:「“珍惜”是我們想教,卻無法教,只有在與失去相遇的時候,人們才學得會。」 在自己與朋友的小孩身上, 看到了不知珍惜。 自己小孩小, 不知珍惜得來不易的生活。 不知道比一般人多出來的選擇權, 要如何運用? 不知道比一般人多出來的享受權, 要如何珍惜? 不知道比一般人多出來的說不清楚的那些, 要如何尊重? 朋友小孩大, 不知珍惜得來不易的機會。 不知道比一般人多出來的選擇權, 要如何掌握? 不知道比一般人多出來的享受權, 要如何增值?...
自己是問題

自己是問題

好奇是一種「感覺」,可以讓人喜歡思考、敢思考、敢面對不安。好奇,是神聖的,可以,減緩老化⋯⋯。先要「有勇氣」,保持童年的「好奇心」,就能隨著年齡,增強「觀察力」。 問過很多問題。 想過很多答案。 結果發現, 要先知道自己是一個問題, 才能問對問題。 當知道自己的問題是什麼的時候, 就知道: 何時,何處,會眼盲,心盲。 因此,再問問題的時候, 就自然會問出, 最直接可以幫助自己 找到核心答案的問題。 讀過很多人。 看過很多冷暖。 結果發現,要先同理自身, 才了解該問什麼問題。 當自己可以從別人的眼中看世界時,...
最難的邏輯

最難的邏輯

無論什麼「師」,要市場接受,有三大條件:知識力、執行力、溝通力。三者合起來,可以稱為「執行知識的溝通能力」,少有人會。 我的人生,算是豐富的。 更有趣的,是它還在持續的豐富中。 在這一些上下激動, 左右徘徊的拉扯中, 體會到的, 最難控制的邏輯, 就是,把複雜變簡單, 把簡單變複雜。 我父親在過世前,曾經告誡過我: 一旦,把複雜的事情變得更複雜,就會無解; 一旦,把簡單的事情變得複雜,就會好解。 這,一直印在我心中。 也慢慢發現, 這是一個很實在的經驗談。 哲學,談的是簡單, 是一種意識,是一段概念。 硬是要去白話邏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