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面對「死亡」?

如何面對「死亡」?

談生死,我喜歡兩句: 一是、莎翁名句, 「To be or not to be,that is a question….」; 二是、中文諺語, 「生死由命,富貴在天」。 小學時候,祖父母輩往生, 總讓我對死亡,產生不小的疑慮與懼怕, 常因害怕,蓋著被子, 悶得渾身是汗,也不敢將手腳伸出來; 到了高中、大學, 反過來以不屑死亡,來逃避對死亡的懼怕; 出了社會,又害怕了起來, 常常思考死亡來臨時的種種情境, 知道躲不了,卻也不知如何面對。 四十後學佛,也有二十餘年光景了; 近年,逐漸不是害怕死亡,...
無常就是正常?

無常就是正常?

互相祝福吧,祝福大家都能平安, 雖然我們深知,因緣果報是必然, 也深知,世間無常是正常…. 平安就是福。 在臺灣,看我們自己,健康狀況算是良好, 家庭、事業也都順暢; 雖然,從媒體看,我們社會,似乎吵吵鬧鬧; 經濟,似乎一灘死水 (但,我一直認為,那只是媒體看, 我覺得,我們社會,不算高分,但也平安)﹍ 既然平安,所以,是「福」, 福,就是,我們可以過著尋常日子, 該努力,就努力, 該休息,就休息, 該放下,就放下, 該提起,就提起﹍ 家人、同仁、同胞,能照顧,就照顧, 照顧不了或無緣照顧, 也只能為之祈禱,隨緣隨分。...
彎腰

彎腰

新時代,做事業要像種田:彎腰插秧、步步後退,看見田間水中,映照天上有雲、有田、有陽光、有雨水⋯忘記二十世紀的大還要更大,體會二十一世紀的小才是大。 不知道為什麼, 越來越難生氣。 越來越常冷冷的看事, 靜靜的處理事。 雖然知道, 心中還是有一堆火, 卻開始學會引導熱度, 而不是處理熱度。   過去,對於不尊重、 不理智、不合理, 一定是用自己的牆去撞對方的牆。 和別人比厚、比硬、 比高、比力大。 每次都抱著牆破再補的決心, 爭自己應得的方寸。   現在,已經不介意方寸之爭。 反而用繞的、爬的。。。 避開之前會在意的無聊之牆。  ...
拿鞘 拿竅

拿鞘 拿竅

台灣的經濟前途,不會太受政治紛亂的影響,真正影響臺灣經濟的因素,不是政府的做為,而是,民間跟上世界變遷的能力。知識分子能做的,不是影響政治,而是以觀念影響,幫助民間。 只有在少數國家, 政治,可以被媒體 用娛樂新聞的角度來報導; 只有在少數國家, 政治,可以成為一種全民討論的飯後議題。 台灣對此的獨特喜好, 並不是因為比較民主或相對民主, 而是因為: 有抱負的政治家, 在龐大的老舊機器中, 只能為該被淘汰的人拿鞘; 有背景的第二代, 在世襲的家族資源下, 只需要拿竅的按表操課。 這,造成,台灣的共議制民主停步,...
不知珍惜

不知珍惜

蔣友柏:「或許,因為給太多,因為太幸運,所以,幼苗,反而不敢面對頭上的大石。」;姚仁祿:「“珍惜”是我們想教,卻無法教,只有在與失去相遇的時候,人們才學得會。」 在自己與朋友的小孩身上, 看到了不知珍惜。 自己小孩小, 不知珍惜得來不易的生活。 不知道比一般人多出來的選擇權, 要如何運用? 不知道比一般人多出來的享受權, 要如何珍惜? 不知道比一般人多出來的說不清楚的那些, 要如何尊重? 朋友小孩大, 不知珍惜得來不易的機會。 不知道比一般人多出來的選擇權, 要如何掌握? 不知道比一般人多出來的享受權, 要如何增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