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攻地、建城,
卻能賴以耕地的養分是?

不再攻地、建城,
卻能賴以耕地的養分是?

四十多年前(1973),我曾花了二十幾年, 建立了一個以制度經營的 四十來人小公司(第一種領導), 我離開,十五年後, 公司還在,經營也可以。 我猜想,這是制度變成文化的好處。 後來的八年,我在大愛電視服務, 那是一個大型部落之下的中型部落(一百多人吧), 經營的方式,是攻地建城, 地的養分,是全球華人心裡期待的「真」, 城牆的磚塊,是「善」。 七年前,我建立了「大小」這個小部落, 三十人不到,不再攻地,不再建城, 賴以耕地的養分,是「美」。 人生要美,需要真, 也需要善,更需要勤。 只有平凡的真與善, 才有獨特的美。...
勒蘇拉

勒蘇拉

勒蘇拉是產在剛果的洛馬米長尾猴,被證實為新物種。 「蘋果與蛇」從這新物種,談到土地的氣味以及平凡的幸福。 這是今天看到的新聞。 對於一個對動物有著極高興趣與好奇的人來說, 這條新聞,遠比國界的爭吵, 世俗的沉淪,要來的有價值的多。 試想,剛果,一個被西方世界半虐待半開發的第三世界, 竟然還有這麼高雅,幽默的新發現。 那在台灣,一個被日本、中國、美國(現在還加上菲律賓) 以蘿蔔與棍子夾擊的小島,是不是也有機會, 發現,本來就有的不平凡。 或是說,找回本來就有的平凡﹍ 日本:現在的年輕人已經無法離開他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