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攻地、建城,
卻能賴以耕地的養分是?

不再攻地、建城,
卻能賴以耕地的養分是?

四十多年前(1973),我曾花了二十幾年, 建立了一個以制度經營的 四十來人小公司(第一種領導), 我離開,十五年後, 公司還在,經營也可以。 我猜想,這是制度變成文化的好處。 後來的八年,我在大愛電視服務, 那是一個大型部落之下的中型部落(一百多人吧), 經營的方式,是攻地建城, 地的養分,是全球華人心裡期待的「真」, 城牆的磚塊,是「善」。 七年前,我建立了「大小」這個小部落, 三十人不到,不再攻地,不再建城, 賴以耕地的養分,是「美」。 人生要美,需要真, 也需要善,更需要勤。 只有平凡的真與善, 才有獨特的美。...
金字塔

金字塔

階級、制度…等這些分層的標準,是否有助於人類的發展?蘋果與蛇,姚仁祿與蔣友柏,倡言如何在體制內打破階級,或是瓦解不合理的制度。 階級是所有組織中必要的結構, 因為族群數量 一旦超過可「直接」溝通的界線, 生物就會為了自利而破壞大我結構。 雖然有人試著 用各種不同的「主義」破壞它, 但在人性還未改變前, 社會階級並不會消失, 所以一直以來, 我都是以挑戰者的心態, 在看這一個現實。 我相信, 如果大家的特權都是平等的, 社會,經濟,政治,就會停止進步。 當驢子頭前的carrot消失時, 動力也會停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