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怪談

牛奶怪談

食安攙偽,有法可管;媒安攙偽,因為政府怕媒體,消費者信媒體, 就讓媒體,為所欲為了。突破這個媒體造假的「偽」,只有「真」⋯ 如何「以真破偽」,是我們打抱不平的考題。 不一定是因為有犯錯,而是樹大, 在風靜時, 是所有人仰望的避風港。 但在風狂時, 卻成為所有人都鄙視的過街鼠。 這,就是我人生的縮寫。 努力的架構自己的人生,就是希望, 家人,可以有機會, 在遠離人群的情況下,在展開的枝葉下, 風靜乘涼,風狂沉靜。 這週,商周牛奶的報導,讓我憶起了從前。 這週,商周回應: 劉佩修:「我覺得最近有點失焦, 研究方法不對或者是個黑心媒體,...
文化流氓

文化流氓

「媒體識讀」還是「媒體是毒」?姚仁祿:「媒體傳播知識,要「仁」,批判時局,要「義」,如果媒體傳播知識,盡是垃圾,就是「不仁」,批判時局,盡是私心,就是「不義」。」蔣友柏:「只要不懶,網路,就是自己的媒體。掌控自己的資訊來源,就不會擔心亂吃毒,或只能吃毒了。」 我曾經用這一個phrase(文化流氓)批評過起訴我的檢察官。 那時,似乎,沒有錯; 那時,似乎,太衝動。 但回過頭來想,似乎,這一個詞, 表現出了目前社會上所充斥的無奈。 有文化證書的人,通常都有滿肚墨水。 一旦有權有利後,肚中的墨水就會慢慢的染到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