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秋變葉

入秋變葉

蔣友柏:「陪孩子長大,重點在陪。」;姚仁祿:「陪著孩子成長,是大學習!」面對所有我們關心的人,我們不能替代,只能陪伴…. 這次去日本,很短,只有4天。 說休息,沒有休息到; 說放鬆,沒有放鬆到; 說看新,沒多新可看。 可是,體驗到了, 女兒,已經從女孩,轉換成女生了。 回想起第一次帶他們出國, 為的,是彌補在台灣, 因為與身俱來的不同, 所無法體驗的平凡: .不太能去看戲,因為只要我在,多數會被當戲看。 .不太能去遊玩,因為只要我在,多數會被看著玩。 …太多的不太能, 因為我,一位父親,...
景氣好壞,可以透過政府公布的數字來定義嗎?

景氣好壞,可以透過政府公布的數字來定義嗎?

台灣的問題,在產業結構的重組,而不是景氣。 如果,只顧景氣,不顧產業結構更新, 台灣就是停止在三十年前的產業規劃,沒有進步…. 然而,產業轉型,與其說是政府的責任, 不如說是企業家的機會, 因為,台灣的政府結構設計, 讓多數「能者」無法進入其中。 至於選舉,我還是認為, 人們最好不要要求政府承擔太多; 因為政府責任太多,組織就會變大,政府做為就要變多; 這樣,稅收就會變多, 監督稅收使用的人也要變多, 無形中,變成大政府。 邏輯上,我還是喜歡小政府的設計。 因為,一個答應你「出錢少,享受多」的旅行團,...
Last Xmas and the first Xmas

Last Xmas and the first Xmas

勇敢向 Will be 說再見,就是丟掉地圖;勇敢走向 Maybe,就是迎向不隨便的未來想像。靠 Will be 形成的未來,路,越走越窄,只有靠想像的 Maybe 創造的未來,才會寬闊。 我父親是12/22日辭世。 在把病床的床尾板拆了之後, 我就不再過聖誕節了。 記得,兒時,聖誕節是一個特別的節日。 不常出現的父親,一定會在家中,放上一個真的聖誕樹, 自己爬上爬下的佈置。 樹下,有著大大小小的禮物, 等著聖誕夜時,在蛋酒的甜味中, 被我們興奮的破壞。 這個記憶,是不可被侵犯的… 再次的過聖誕,是因為小孩長大了,...
第一顆蘋果的最後幾口

第一顆蘋果的最後幾口

慾望、希望、恐懼與設計的正向關係,是由三顆蘋果促成的:亞當的蘋果,牛頓的蘋果以及賈柏斯的蘋果;2014年的蘋果與蛇,要從第一顆講道理的蘋果,發展到第二顆說故事的蘋果,敬請期待。 我認為, 慾望、希望、恐懼 與設計的正向關係, 是由三顆蘋果促成的: .亞當的蘋果 讓人有了自我, 不再以神的規範為生活目的。 .牛頓的蘋果 讓人了解自然, 不再以神為框架而定位自己。 .蘋果的蘋果 讓人建立連結, 距離、價值、與階級的概念。 蘋果與蛇,寫了好一陣子, 用心的把我們的思考邏輯、 高度、與廣度刻畫了下來。...
美國神話

美國神話

對於陪伴青少年,應該尊重和關心,尊重的,不是他做錯的行為,而是尊重他是一個應該被尊重人;關心的,不是他受了傷,而是讓他不要覺得孤獨;因為被尊重的人,才能自愛;被關心的人,才能自信。 我認為, 這幾週,家門口, 隨時都會有記者群的出現。 為的,是訪問一位年少輕狂的青年。 對於面對自己犯的錯, 我認為是必須的人生經驗。 所以,不論如何,對於法院的判定, 我都會建議家人虛心接受。 但這次的混亂中, 有一點讓我一直不能釋懷: 那就是AIT對警方陳述, 因為我家與中國近代史的關係, 所以怕會有槍械留在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