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氣好壞,可以透過政府公布的數字來定義嗎?

景氣好壞,可以透過政府公布的數字來定義嗎?

台灣的問題,在產業結構的重組,而不是景氣。 如果,只顧景氣,不顧產業結構更新, 台灣就是停止在三十年前的產業規劃,沒有進步…. 然而,產業轉型,與其說是政府的責任, 不如說是企業家的機會, 因為,台灣的政府結構設計, 讓多數「能者」無法進入其中。 至於選舉,我還是認為, 人們最好不要要求政府承擔太多; 因為政府責任太多,組織就會變大,政府做為就要變多; 這樣,稅收就會變多, 監督稅收使用的人也要變多, 無形中,變成大政府。 邏輯上,我還是喜歡小政府的設計。 因為,一個答應你「出錢少,享受多」的旅行團,...
別人,為什麼定位你是有價值的?

別人,為什麼定位你是有價值的?

能存在,都是因為, 擁有旁人難以取代的價值…. 我常鼓勵同仁, 要做為對別人而言,有價值的人; 其實,無論是企業、政府、非營利機構、 宗教團體、個人, 能存在,都是因為,對服務的對象, 存在著,旁人難以取代的價值。 企業能存在, 是,因為滿足了消費者的需求; 政府能存在, 是,因為滿足了人民的需求; 非營利機構能存在, 是,因為滿足了企業與政府的不足; 宗教團體能存在, 是,因為安頓了人們心靈的罣礙、缺憾與恐懼; 個人能存在, 是,因為滿足了機構或個人的需求﹍ 換句話說, 價值,與品牌的概念相似,...
演講後的社會

演講後的社會

蔣友柏:「沒有一定的權、勢、錢的前提下,沒有人會願意長期的支持單純的好意。」 姚仁祿:「社會企業,很難在人類社會成功,因為大部份人類是自私的,以至於社會企業的設計,非常困難。而革命型社會企業,是自己有感的部分,各自掙扎,總有一個掙扎,因緣俱足,推翻了1.0企業。」 上一次的公開演講, 效果有點「過強」。 讓很多朋友叫好與擔心, 也讓很多只聽到 「片段轉述」的陌生人批評。 因為如此,我答應了你, 短期內不再做「公開的演講」。 以免讓「好意」 因為個性與演出而失真。 但那次,對政府,我所談的, 是重視小我的原因。 是在告訴政務官,...
感性力

感性力

理性與感性,是企業與品牌必要的雙翼,白木顧問董事長蔣友柏及大小創意創辦人姚仁祿,談品牌的“感性力”。 感性,是一個與身俱來的本質。 但隨著社會化, 這個主宰情感連結的本質, 漸被淡化。 很多台灣的大公司在談品牌, 做品牌,打品牌, 都只是在買「數字」, 而不是創造感動。 這個行為, 也只是單純的財務槓桿操作。 感慨,是多年執行經驗下的反省, 原來對於感性的尊重是強求不來的。 當一個企業,尤其是主事者, 自我感覺太好時, 新世界永遠都有一窗之隔。 對你, 用智慧引導客戶到窗邊開窗是創意; 對我, 用佈局迫使客戶到屋外是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