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我是否也在敢與不敢中掙扎?

那時,我是否也在敢與不敢中掙扎?

突然,傷感起來⋯ 我們,都很努力的經營人生, 向山上爬,越過一個又一個的山峰, 雖然辛苦,卻也有成就感; 我想,我們共同的失望, 應該是,每次到了山峰, 回頭望,跟上來的人,不多, 為什麼? 許多年的經驗,讓我理解, 跟不上來的,有兩種特質: 一是,不用心; 二是,不勤勞。 用心,就要動腦, 坦白說,相當費神的,很累人, 因此,懶散的人,做不到; 勤勞,就要動手, 坦白說,非常簡單的,不費力, 但是,懶散的人,也做不到。 所以,歸根究柢, 落後的人,多數,緣自「懶散」; 懶得,為自己,建立一個舞台, 甚至,懶得夢想一個舞台,...
無常就是正常?

無常就是正常?

互相祝福吧,祝福大家都能平安, 雖然我們深知,因緣果報是必然, 也深知,世間無常是正常…. 平安就是福。 在臺灣,看我們自己,健康狀況算是良好, 家庭、事業也都順暢; 雖然,從媒體看,我們社會,似乎吵吵鬧鬧; 經濟,似乎一灘死水 (但,我一直認為,那只是媒體看, 我覺得,我們社會,不算高分,但也平安)﹍ 既然平安,所以,是「福」, 福,就是,我們可以過著尋常日子, 該努力,就努力, 該休息,就休息, 該放下,就放下, 該提起,就提起﹍ 家人、同仁、同胞,能照顧,就照顧, 照顧不了或無緣照顧, 也只能為之祈禱,隨緣隨分。...
回首

回首

蔣友柏:「蘋果與蛇開放這個對談,是期望,用我們的熱情與認真,為一些想要改變的腦袋,做一些seeding的動作。」姚仁祿:「我們散播的種子,應該更多元,讓每一塊土地,都可以找到適合的種子;再怎麼荒蕪的土地,也有對的養分,供它生長。」 過去兩年, 大環境雖然不好, 但公司,風平浪靜。 這,讓許多和我一起拼命的戰將, 忘了挑戰的重要性。 都以事不關己,躲避; 都以無法施力,逃避。 這,讓許多與我一起搏命的新血, 忘了挑戰的可能性。 都以慣性難改,躲避; 都以無能為力,逃避。 我一直在等,在想,在觀察⋯ 直到,我深刻的感覺到,...
人心惶惶

人心惶惶

姚仁祿:「懂了無常,當我們遇見喜愛(例如財富),就會感謝而不沉溺;當我們遇見討厭(例如病痛),就會接受而不抱怨。」蔣友柏:「也許,多一些有覺悟的人,人心就不會荒,或慌。」 之前,世界很忙: 金價滑雪,台灣高鐵的虛驚, 日本北海道的地震,美國Boston的爆炸, 議員的毒襲,MIT的槍擊﹍ 台灣也很忙: 離婚肥皂劇化,核四鬧劇化,毒殺合理化﹍ 讓人心惶惶。 金價滑雪時,我與一位Aunty分享, 我們賺的錢,是要花的,而不是要投資的。 因為,有些遊戲,是有錢人玩才會贏的。 台灣高鐵虛驚公佈後, 我心想,何時,...
時間

時間

姚仁祿:『這輩子,路長路短,我們決定不了;但是,路寬路窄,是我們可以決定的….』蔣友柏:『我會試著把終點定義成一個進行式。但不是以”劇”為印象,而是以”捨”為追求』。 曾經看過一部電影, 是以時間的多寡 定義社會的階級、富貴。 有時間的富人, 慢慢的做事,慢慢的活; 沒時間的窮人, 快快的做事,快快的活。 想想,自己很像窮人, 時間永遠不夠用。 又想想,有了很多時間卻沒事做, 有時間等於沒時間。 又再想一次,發現, 現在拼到沒時間 是希望以後可以換到自己的時間。 時間,一種最奢侈的享受, 不知何時,才會在生命中平衡?...